多看书摘合集(3)

时间: 2013-10-31 / 分类: 学习心得 / 浏览次数: 5,587 / 22个评论 发表评论

十月的最后一天了。时光总在感叹中不停歇的往前流走,与其徒有感叹,不如安安静静、开开心心的生活。

最近又看了一些书,不过 Louis 看书向来是驳杂,不择种类、也不看评价,拿到之后就开始读,尤其是多看阅读平台每天的限免书,更是我读书大部分的来源。尤其是在网友们的鞭策下,多看对待限免书的态度也认真起来,限免书也不想刚开始时候那么敷衍潦草。

高桥敷《丑陋的日本人》书摘

是的,民族国家的自我反思,仅仅用”丑陋”来定义是远远不够的。这个语词过于情感化,还只是一种浅表的借喻。它可以成为通俗读物,却不能成为支撑文化人类学的内在核心。民族性解剖需要更深的切入,从肌肤、肌肉、骨骼直逼内脏,不仅如此,它还应当注入更多的分析理性和学术智慧。但超越”丑陋”的唯一道路,绝不是打碎镜子以逃避镜像里的自我,而是要在反省和批判中获取自我完善的能力。

其实,这种看法纯属误解。由于我在日本社会中长大,而这又是一个只重视学位、不重视专业学历的社会,误解的产生并不奇怪。后来我才知道,不只是布罗基先生,在许多国家里,教育部长从来都是由学者担任,而建设部长则非建筑专家莫属。在日本的官场上,”算计”与”派系”是比学识更管用的武器。因此,类似医生出任法务大臣,选个女性当科学厅长等怪事,似乎是日本特有的闹剧。

说起来,深受世界上首屈一指的严寒酷暑和人们深恶痛绝的煤烟、废气的折磨,稍有不慎就会失去工作,被人们相互之间冷漠的竞争弄得身心交瘁的日本人,简直就是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另外一个物种的人类。

在日本人看来,只有日本才是”神国”,其他人都是些”妖怪”、”野蛮人”。世界上有无数个圆锥形的火山,可是,日本人边走边给它们一一取名道:”秘鲁富士山”、”智利富士山”……

当向人类可能的极限发起挑战时,作为同一团队或者同一国家的骨肉同胞,给予友好的声援,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同样,被声援者为了使支持者高兴而竭尽全力、顽强拼搏,无疑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日本人自己没有什么擅长的项目,却总喜欢对别人说三道四、百般指责。如果是本国运动员,即使他们违反了规则,也要报以掌声;而如果是其他国家的运动员,即使取得了好成绩,也要怒气冲天地喝倒彩。麦克阿瑟称这样的人为”十二岁的儿童”,并非没有道理。

看吧,库斯科的繁华,纳斯加之花所盛开的印加文明。难道那不是与尼罗河文明、底格里斯、幼发拉底河文明、印度河和恒河文明,以及在黄河沿岸兴起的中国文明,可以相提并论的古代世界五大文明之一吗?

古老文明的历史,纵然已经沉睡了五千年之久,我们坚信,她总有一天会复苏振兴。新兴的阿拉伯酋长国如此,奉行不结盟外交政策的印度如此,与美、苏两大势力相抗衡的中国也如此。啊,理应’如此’的还有哪个民族呢–那是一个忘却了古老的文化、丢弃了崭新的机遇,昨天在沉睡,明天还将沉睡的民族!

日本人的处世方法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深谋远虑”。也就是说,他们谢绝自己想得到的东西,言不由衷地做出自谦的姿态,其目的是为了今后能够获得更大、更多的好处。

在那里,日本所推崇的”光干不说”,被视为是低效率;故意兜圈子,则被看成是心地不良、不诚恳的行为。在西方人看来,日本人的”不,我什么也不会……”之类的谦逊之辞,并非都是客套。总之,在这个世界上,对日本人评价良好的并不多。

欧洲的少男少女们听到英雄罗宾汉的冒险故事和佐罗的英勇行为时,就会激动得心里扑通扑通地直跳。他们从小就深受这些为了正义和自由而奋起反抗的英雄们的熏陶,深知人们之间的相互协作与团结的重要性。可是,我们日本人从小就把出身贫穷、向往天下权力的太閤秀吉的事迹,作为自己人生的理想而加以教化。在太閤秀吉的故事里,他时而穿着草鞋,卑躬屈膝;时而大发雷霆,把寺院里的佛像统统打碎……是鼓吹霸权主义的范本。

据说,一天,在某个小车站的站台上,很难得地聚集了六七十人,大家正围成个圆圈,伸长脖子看着什么。原来被他们团团围住的是一对抱着孩子正说着话的外国夫妇,夫人无意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立即引起”轰”的一阵大笑;怀里的孩子喊了声”妈妈”,众人竟然又是一片骚动。
注: 这不是鲁迅笔下的中国吗

长期以来,在日本人眼里,外国人都是性淫乱、性变态。以上事实告诉我们,情况恰恰相反。那些道貌岸然的日本人,正是地地道道的性变态者。他们那种不健康的、抑郁的性心理和猥亵的性行为,正是来源于他们”性污秽”的观念。

过去,日本人那种家族式的共同劳动、共同休息的”亲友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这些,失去的恰恰是它的优点。现在,工作场所与家庭的分离,导致了以前可以帮助大人干活的孩子们,要把成人之前的大部分时间消磨在学校和单间居室里,失去了与家庭成员以及朋友们接触交往的机会,难挨的寂寞、剧烈的竞争、严厉的管教以及不可逾越的条条框框……久而久之,使得孩子们失去了生活的情趣,而把日积月累的压抑转化成了连续不断的越轨之举和作践行为。

事后,s君对我说:在向公司的日本同事请教难题时,他们往往是瞄一眼,转身便走,还说”没见过这么难的日语”。我深深地同情他们的遭遇,我们何尝没有品尝过类似这样看不懂母语的尴尬?

戴尔·卡耐基《你对了,世界就对了》书摘

我们的不快乐,并非源于我们所学的知识,而是源于那些我们根本没机会学到的东西。

如今回想当年,那些令我纠结不已的问题,不过只有一项,就是我从不愿去寻找烦恼的根结所在,并勇敢地面对它们。

请记住这一点:今天就是你昨天所担心的明天。再问问自己,你怎么知道自己今天所担心的事,明天一定会发生呢?

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人存在,当我们遇到不快乐的时候,总是很自然地选择把过错怪到别人的身上。但是,如果爱因斯坦都承认自己99%的时间都是错的,那么我们至少有80%的时间是错的吧。

拿破仑说:“我是自己最大的敌人,也是自己不幸命运的根源。”

方舟子《我们为什么不长尾巴》书摘

绿光萤火虫却偏偏不会自己生产这种毒素,其雌虫在捕食了黄光萤火虫雄虫之后,黄光萤火虫雄虫体内的毒素就转移到了绿光萤火虫雌虫的身上,再传给绿光萤火虫的卵和幼虫。所以,绿光萤火虫雌虫设计捕食黄光萤火虫雄虫的主要原因,是为了巧取化学武器武装自己。

他写道:“可以很安全地预测在马达加斯加存在这样的蛾;访问那个岛屿的博物学家应该抱着和天文学家寻找海王星一样的信心去寻找它,我斗胆预测他们将会同样成功!”

纽约的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曾举办《达尔文:其生平和时代》的展览,最后一个展品就是成功地证明了自然选择学说的预测能力的彗星兰和天蛾的标本。我虽然早就知道达尔文的这个著名预测,但是在看到有着如此细长的喙的天蛾标本时,还是感到了“惊骇”,不能不感叹进化之奇妙。

我们不要嘲笑这些舞虻买椟还珠式的愚蠢。在现代社会,礼物不也正越来越失去其原先具有的实用价值,变成了代表爱情、友谊的象征?也许有一天,我们也会进化到只需要给爱人送一个精美的空盒子就能讨得其欢心,像气球舞虻一样。
注: 可能吗?

我们还知道不同亚种的蜜蜂使用不同的方言。例如,德国亚种摇摆一次表示50米,意大利亚种则表示20米。这种方言也是天生的。让德国蜜蜂幼虫在意大利蜜蜂的蜂巢中出生、长大,它仍然讲“德语”,由此会导致蜂巢中的语言混乱。

断头的雄螳螂能完成交配,这是已被实验证实的,因为控制交配的神经不在头部,而在腹部,而且,由于某些神经抑制中枢位于头部,头被吃掉反而还有助于增强雄性的性能力呢。雄螳螂不死,真是天理难容了。

他们发现,那些处于高度饥饿状态(已被饿了5~11天)的雌螳螂一见雄螳螂就扑上去抓来吃,根本无心交媾。处于中度饥饿状态(饿了3~5天)的雌螳螂会进行交媾,但在交媾过程中或在交媾之后,会试图吃掉配偶。而那些没有饿着肚子的雌螳螂则并不想吃配偶。

1988年的一项研究表明,那些吃掉了配偶的雌螳螂,其后代数目比没有吃掉配偶的要多20%。里斯克和戴维斯也承认,欧洲螳螂发生的吃夫现象可能比其他螳螂远为普遍,是它们给螳螂带来恶名。

生物现象有时的确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古怪。但是从自然选择的角度看,却不奇怪。正是在自然选择的作用下,性和死如此奇妙地结合在一起。

平均来说,一个人的皮肤上生存着大约1万亿个细菌,而且种类繁多。

每个人的一生中皮肤上生存的细菌种类和数量相对固定,不管你如何讲卫生、勤洗澡也不能改变这种状况。我们一天要脱落约1000万块死皮,其中约10%含有活细菌。每个人都是细菌播种机,走到哪就将其传播到哪。不过,健康人皮肤上的这些细菌一般来说是无害的,甚至是有益的,它们通过与有害的细菌竞争营养,保护了皮肤的健康。

人身上的细菌数量是人体细胞的数目的十倍。光是在消化道里,就至少生存着500种、50万亿个细菌,合起来重达1.5千克。一个健康的人每天排出的粪便中,细菌占了三分之一的重量,包括75种1亿个细菌。这些细菌的大量存在对人体是有益的,它们抑制了从体外跑进来的有害细菌的繁殖,而且它们还帮助消化碳水化合物,并为人体制造维生素。大肠里的细菌能够制造维生素K2,并被人体吸收、利用。

几乎所有的人都感染了人类疱疹病毒6型。这种病毒在感染人体细胞后,会让自己的遗传物质结合到细胞染色体中,变成染色体的一部分,随着染色体复制、细胞分裂而一代代地传给新的细胞。有的甚至能遗传给子女。还有许多其他病毒具有类似的能力。事实上,人体基因组大约有十二分之一是病毒序列,是我们的祖先在感染了病毒之后遗留给我们的“化石”。

如果你在森林中看到一棵大树倒下,无需为此伤感。一棵大树的倒下,不仅仅是一个旧生命的结束,更是无数新生命的开端。而这,不过是原始森林的一个小小奇观。

在北美洲,至少有20种,可能多达40种大、中型古哺乳动物的灭绝与美洲原住民的捕杀有关。那种美洲原住民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的说法仅仅是一种幻想。麝牛退缩到人迹罕至的极地地带幸存了下来。

在研究人类与其他动物的关系时,我们仍然习惯于站在人类的立场上,而不是其他动物的立场上。所谓生物分类不能做到完全客观,而或多或少有些主观,就是人类中心主义的一个借口。甚至古德曼也还没有完全摆脱人类中心主义:他把人类与黑猩猩共同的那个属称为人属而不是黑猩猩属,把人类与猿共同的那个科称为人科而不是猿科。如果我们能够设身处地地站在黑猩猩的立场上看,那么把黑猩猩和人类视为同一个属的兄弟物种,恐怕就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从生物学的角度看,人类可以说是第三种黑猩猩。

现存类人猿只有亚洲猩猩、大猩猩、黑猩猩和矮小种黑猩猩四个物种,都濒临灭绝。灭绝的原因除了其生存环境遭到破坏外,偷猎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在非洲某些地方,吃猿肉成为招徕游客的一个卖点。我们也许应该把吃猿肉视为吃人肉,并以谋杀罪起诉偷猎者。

谢里夫实验已经证明了,在一群人同时目击一个现象之后,在议论时会互相影响,不知不觉地修正自己原有的看法,最后会形成一种共识,也就是说,即使是诚实的人,甚至是一群诚实的人的一致描述,也不一定可靠。

事实上,一个人的“正常”体重的确基本上是由遗传决定的。一个人的胖瘦当然和饮食习惯、食欲有关,但是遗传因素既会影响到饮食习惯、食欲,也会使相同的饮食出现不同的后果。

中国原来的葵指的是葵菜,也有向日性,唐宋诗人曾反复吟咏,如杜诗:“葵藿倾太阳,物性固莫夺。”(藿的意思是豆叶)梅尧臣《葵花》诗:“此心生不背朝阳,肯信众草能翳之。”刘克庄诗《葵》:“生长古墙阴,园荒草木深。可曾沾雨露,不改向阳心。”可见自古以来“葵”就与“向阳”紧密联系在一起。我怀疑向日葵的名称由刚传入时的“丈菊”、“西番菊”而改叫“向日葵”、“西番葵”,即与其向日性有关,以致现在说的“葵花”变成专指向日葵,甚至使某些注家误以为唐宋诗人所说的葵花也指向日葵了。

在科学问题上,仅有探索、怀疑精神是不够的。当然,一些辞书、科普文章不严谨的甚至错误的说法也要负一定的责任,应该做出相应的修改。

那么盲鼹鼠的眼睛为什么没有完全消失,这么一对藏在皮肤底下的小眼睛有什么用呢?由于里面还有视蛋白,还能感受到白天和黑夜的不同——即使是在皮肤底下,也还是能感光的,就像你闭上了眼睛,也还能感到是光明还是黑暗,所以有的人开着灯睡不着觉。

的“梅花”并非梅花,甚至不是花,而是三叶草。在西方历史上,三叶草是一种很有象征意义的植物,据说第一叶代表希望,第二叶代表信心,第三叶代表爱情,而如果你找到了四叶的三叶草,就会交上好运,找到了幸福。

为什么花瓣数目不是随机分布的?3,5,8,13,21,34,55,89……这些数目有什么特殊吗?

发现了没有?以上分数的分子、分母都是相邻的斐波纳契数。原来相邻两个斐波纳契数的比近似等于φ,数目越大,则越接近,当无穷大时,其比就等于φ。斐波纳契数与黄金数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植物喜爱斐波纳契数,实际上是喜爱黄金数。这是为什么呢?莫非冥冥之中有什么安排,是上帝想让世界充满了美与和谐?

批评达尔文犯了如此这般的错误,以显得自己比达尔文高明,这在现在几乎成了时髦。这类批评大都基于对达尔文进化论的一知半解或有意歪曲,有的甚至连达尔文的代表作都未必通读过就信口开河,只不过暴露了批评者本人的低劣,不足挂齿。用现在的科学知识来衡量,写于一百多年前的达尔文著作虽然总体上仍然是正确的,但是在细节上不可避免地充满了事实和理论错误。我们没有必要对之津津乐道。

“南极为什么没有熊?”并非一个无聊的问题,而是一个很严肃的进化生物学问题,当年达尔文就是通过问类似这样的问题——为什么地球上许多地方有类似的环境却没有生活着同样的物种——而得出了生物必定是进化而来的结论。这个问题的答案在今天看来其实并不复杂。

啄木是啄木鸟最主要的活动之一,它啄木的次数一天可达12000次,频率达到每秒20次,每次撞击的减速力达到重力的1200倍,这相当于以每小时25千米的速度撞墙。如果我们人类像啄木鸟那么干的话,毫无疑问将会导致脑震荡、脑损伤、视网膜出血和视网膜脱落等一系列致命后果,啄木鸟又是如何避免的呢?

在精子生成过程中,绝大多数的线粒体都被去除了,只保留极少数的线粒体提供精子运动的能量。在受精时,精子细胞核进入卵子,与卵子细胞核融合,而精子中残余的线粒体则被挡在外头,不进入卵子。因此,下一代的细胞核基因,一半来自精子,一半来自卵子,但线粒体基因则全部来自卵子。也就是说,线粒体基因属于母系遗传。如果一位母亲没有生下女儿,那么她的线粒体基因就失传了。

孔德死于1857年。如果他晚死几年,见到星星的奥秘正在被揭开,将会作何感想呢?哲学家往往是非常自信的“智者”,但是很遗憾,他们对科学研究所划定的界限,几乎没有不被以后的科学进展证明是错误的。

一旦知道地球的历史极为古老,而且物种会灭绝,进化论也就呼之欲出了,而这一切都是由于认定了化石的生物起源。正当欧洲发生这场思想革命的时候,中国学者还丝毫也不怀疑化石是龙骨,而且是上品神药。

费舍尔太空笔中国市场上也买得到(叫“飞梭太空笔”),许多百货大楼、礼品店均有销售,与会专家竟然没有一个人见过、听说过?

是的,科学家也是人,人性的弱点都会具备,有小人,也有圣人,当然更多的是凡人。科学家并不是道德家,只要在科学研究时是诚实的、符合学术规范的,就都是个合格的科学家。

《科学》杂志的死者略传中称古尔德是极少数可以不脸红地被称为“文艺复兴人物”的科学知识分子之一,这指的是他文理双全,博学多才,为百科全书式的真正大师。值得注意的是,20世纪另两位百科全书式的大生物学家贝尔纳(J. D. Bernal,1901—1971)和荷尔登(J. S. B. Haldane,又译为霍尔丹,1892—1964)也都是马克思主义者。这

常人能够欣赏绘画和诗歌之美,却难以理解数学之美。徐迟曾用了一连串的比喻赞叹陈景润论文之美:“何等动人的一页又一页篇章!这些是人类思维的花朵。这些是空谷幽兰、高寒杜鹃、老林中的人参、冰山上的雪莲、绝顶上的灵芝、抽象思维的牡丹。”

美国是西方国家中原教旨基督教势力最强大的一个,然而调查表明,美国杰出的科学家中不相信神的存在的人占了绝大多数,而且在20世纪的三次调查中这个比例是逐步上升的:1914年,美国著名心理学家詹穆斯·H. 路巴(James H. Leuba)调查发现,400名美国大科学家中,接近70%的人不信神;20年后,路巴重复了调查,发现这个数字上升到了85%;1998年,英国著名科学杂志《自然》公布了对美国科学院院士的调查结果,发现以科学院院士为代表的杰出科学家几乎都不信神,信神的比例只有大约7%。

直到1988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才一锤定音:进化论是科学,神创论是宗教,根据美国宪法规定的政教分离的原则,公共学校只能教进化论,不准教神创论。

正如美国科学院编写的进化论教学指南所指出的,进化的发生是一个事实,进化论是最强有力的、最受支持的科学理论之一。就连天主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在1996年也承认:“新的知识已经引导我们认识到进化论不仅仅是一个假说。”

原教旨基督徒再次改变策略,把神创论改成“智能设计论”。为了避免传教之嫌,小心翼翼地避免直接提到“上帝”,含糊其辞地称之为“高级智能”,并用大量的科学术语打扮自己,至少在表面上看来像是一种科学理论。他们自己也知道,这种小把戏骗不了科学界人士,而热衷于向并无专业识别能力的普通公众推销,鼓动他们向教育当局施加压力。约三分之一的美国人为原教旨基督徒,约一半的美国人不接受进化论,因此,“智能设计论”在美国民间不愁没有市场。特别是在保守的南方和中部,这场草根运动搞得轰轰烈烈,而且也颇为成功。

英语原来有一句用以帮助记住太阳系九大行星次序的话:“我的非常有教养的母亲刚刚给我们吃了9个比萨饼。”(“My Very Educated Mother Just Served Us Nine Pizzas.”这9个单词的第一个字母分别是9颗大行星的缩写)现在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建议将这句话改成:“我的非常有教养的母亲刚刚给我们吃了玉米片。”(“My Very Educated Mother Just Served Us Nachos.”)

冥王星及其周围的天体都位于海王星之外,所以国际天文学联合会的决议还提到冥王星将作为一个新的分类——外海王星天体(trans-Neptunian objects)的原型。不巧的是,在英文中,“trans-”作为前缀除了“在……之外”的意思,更常见的意思是“穿过”。美联社的记者显然误读了这个决议,把“冥王星轨道穿越海王星轨道”作为冥王星被降级的原因加以报道,美联社的错误又被其他国家——包括中国——的媒体所沿用。

正当好时《钱来来理财记》书摘

穷就是穷,穷一点也不光荣,穷人的日子是苦的。每家的困难十分有九分多是因缺钱引起的。我从小的日子过得很富裕,那是很美好的事,也见过很美的东西。每个家庭都应该想办法过上这样的日子。

一真,一切真。相信什么就会拥有什么。

人还是那个人,身上穿的还是那身衣服,同与不同,只是思想发生了一丝变化,在外人看来竟判若两人了。

从穷到富,从死到生的过程中,每一步都被这样那样的困难填满了,机会恰恰潜伏在困难中。每一次借着自己的力量把机会找出来的人会变得更强大。

比如系鞋带我会教给他们怎么系,但从不帮他们系。一次也不帮。我从没有批评过小孩,比如他写英语‘tree’这个单词时把r写成了f我也不管,因为他认为树就应该写成‘tfee’,这个f很像棵树,这说明他很有创造力,我们很重视孩子的创造力,不会轻易指责他们。

巴叔比较喜欢玩桥牌。他说,股市好比四个人玩牌,如果你看不清谁是傻瓜,那你就是那个傻瓜,赶快离场吧。

真正的财富是拥有富人的思维方式,而不是有多少钱。有钱但并不是富人的例子就太多了。

历史上的今天

2014年:如何使Windows 8/8.1看起来像Windows 7/XP[译文225](55条评论)

2012年:看电影008(76条评论)

2011年:3款Google Analytics之外的开源网站分析工具[译文180](30条评论)

2009年:祝贺射手播放器正式发布3.1英文版并支持多语言界面(83条评论)

2009年:使用Google文件(Google Docs)发布博客文章(85条评论)

2009年:大话垂直搜索之数码电子产品点评网站——点评狂(50条评论)

2009年:软件分享の我的那些开机运行程序(130条评论)

2008年:Ubuntu 8.10 (Intrepid Ibex) 正式版发布下载(0条评论)

2008年:《末日先锋(The Vanguard)》(0条评论)

2008年:《地心历险记3D(Journey to the Center of the Earth 3D)》(0条评论)

2007年:重阳登高(0条评论)

22个评论

  1. tiandi
    2013/10/31 12:26:21

    我离这个读书境界太远了。

  2. 小蜜蜂
    2013/10/31 12:33:16

    其实静下心来看看书蛮好的~不过就是静不下心呀。。。

  3. 海棠秋客
    2013/10/31 15:25:36

    很有文采的人儿们,膜拜

  4. 菠萝
    2013/10/31 22:23:50

    已经定了计划,以后多看书,你这里及时雨啊。。。

  5. 天长地久
    2013/10/31 22:25:25

    你是读书的好孩子

  6. 郑永
    2013/10/31 23:37:59

    最近看书很少。

  7. Louis Han
    2013/11/01 06:55:22

    @天长地久, 读书的不一定是好孩子

  8. 90后PM
    2013/11/01 15:15:35

    只要读书就好,你都读了多少个小时了?

  9. ipcjs
    2013/11/01 21:46:39

    看了半天,觉得怪怪的,每段之间根本没有逻辑关系嘛!
    仔细一看标题。。原来是“书摘”~~~

    • Louis Han
      2013/11/05 13:32:58

      @ipcjs, 如果是整本的电子书可就不是一篇博客放得开的

  10. lovee
    2013/11/10 23:46:17

    在这个世界上,对日本人评价良好的并不多

    其实这个世界上对日本的评价已经比天朝要高很多了_(:з」∠)_

  11. 短歌行
    2013/11/18 01:21:10

    前几三看了高晓松的说日本,对日本有了些初步的了解。这个国家真是另类哦。。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

您的邮箱 *

您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