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看书摘合集(6)

时间: 2014-03-19 / 分类: 学习心得 / 浏览次数: 7,428 / 34个评论 发表评论

最近实在是把路易斯给忙坏了,忙着出差、忙着搬家,忙着对付无耻的房东,工作上最近也是各种事情不断地来侵扰,不得安心,博客更新最近也无法做到及时。平日里的工作已经很忙了,偏偏有些人有些事非要忙中添乱,比如所谓群众路线——我一群众,管我鸟事。

最近看书不多,实在是没有心思静下心来好好看几行文字,所以就连多看阅读的书友圈读书会都已经好几期没有参加了,按理说,这不是我的风格。好在之前勉强还看过几本书,整理一下笔记来个滥竽充数吧。

徐志摩《巴黎的鳞爪》书摘

咳巴黎!到过巴黎的一定不会再稀罕天堂;尝过巴黎的,老实说,连地狱都不想去了。整个的巴黎就像是一床野鸭绒的垫褥,衬得你通体舒泰,硬骨头都给熏酥了的——有时许太热一些。

不拘束你,不责备你,不督饬你,不窘你,不恼你,不揉你。它搂着你,可不缚住你:是一条温存的臂膀,不是根绳子。

浮动在上一层的许是光明,是欢畅,是快乐,是甜蜜,是和谐;但沉淀在底里阳光照不到的才是人事经验的本质:说重一点是悲哀,说轻一点是惆怅:谁不愿意永远在轻快的流波里漾着,可得留神了你往深处去时的!
注: 不是所有心事都能暴露在阳光下

放宽一点说,人生只是个机缘巧合;别瞧日常生活河水似的流得平顺,它那里面多的是潜流,多的是漩涡——轮着的时候谁躲得了给卷了进去?

你说我穷相,不错,我真是穷,饭都吃不出,衣都穿不全,可是模特儿——我怎么也省不了。这对人体美的欣赏在我已经成了一种生理的要求,必要的奢侈,不可摆脱的嗜好;我宁可少吃俭穿,省下几个法郎来多雇几个模特儿。你简直可以说我是着了迷,成了病,发了疯,爱说什么就什么,我都承认——我就不能一天没有一个精光的女人耽在我的面前供养,安慰,喂饱我的“眼淫”。

风息是温驯的,而且往往因为他是从繁花的山林里吹度过来他带来一股幽远的淡香,连着一息滋润的水汽,摩挲着你的颜面,轻绕着你的肩腰,就这单纯的呼吸已是无穷的愉快

这样的玩顶好是不要约伴,我竟想严格的取缔,只许你独身;因为有了伴多少总得叫你分心,尤其是年轻的女伴,那是最危险最专制不过的旅伴,你应得躲避她像你躲避青草里一条美丽的花蛇!

朋友们,我们多长一岁年纪往往只是加重我们头上的枷,加紧我们脚胫上的链,我们见小孩子在草里在沙堆里在浅水里打滚作乐,或是看见小猫追他自己的尾巴,何尝没有羡慕的时候,但我们的枷,我们的链永远是制定我们行动的上司!

想来现在的学者们太忙了,寻饭吃的、做官的,当革命领袖的,谁都不得闲,谁都不愿闲,结果当然没有人来关心什么纯粹教育(不含任何动机的学问)或是人格教育。这是个可憾的现象。

“单独”是一个耐寻味的现象。我有时想它是任何发见的第一个条件。你要发见你的朋友的“真”,你得有与他单独的机会。你要发见你自己的真,你得给你自己一个单独的机会。你要发见一个地方(地方一样有灵性),你也得有单独玩的机会。

但一个人要写他最心爱的对象,不论是人是地,是多么使他为难的一个工作?你怕,你怕描坏了它,你怕说过分了恼了它,你怕说太谨慎了辜负了它。

这河身的两岸都是四季常青最葱翠的草坪。从校友居的楼上望去,对岸草场上,不论早晚,永远有十数匹黄牛与白马,胫蹄没在恣蔓的草丛中,纵容的在咬嚼,星星的黄花在风中动荡,应和着它们尾鬃的扫拂。

天上星斗的消息,地下泥土里的消息,空中风吹的消息,都不关我们的事。忙着哪,这样那样事情多着,谁耐烦管星星的移转,花草的消长,风云的变幻?同时我们抱怨我们的生活、苦痛、烦闷、拘束、枯燥,谁肯承认做人是快乐?谁不多少间咒诅人生?

从大自然,我们取得我们的生命;从大自然,我们应分取得我们继续的资养。那一株婆娑的大木没有盘错的根柢深入在无尽藏的地里?我们是永远不能独立的。有幸福是永远不离母亲抚育的孩子,有健康是永远接近自然的人们。

曾经有多少个清晨我独自冒着冷去薄霜铺地的林子里闲步——为听鸟语,为盼朝阳,为寻泥土里渐次苏醒的花草,为体会最微细最神妙的春信。阿,那是新来的画眉在那边凋不尽的青枝上试它的新声!阿,这是第一朵小雪球花挣出了半冻的地面!阿,这不是新来的潮润沾上了寂寞的柳条?

带一卷书,走十里路,选一块清静地,看天,听鸟,读书,倦了时,和身在草绵绵处寻梦去——你能想像更适情更适性的消遣吗?

瀑布像是疯癫的恋人,在荆棘丛中跳跃,从巉岩上滚坠,在磊石间震碎,激起无量数的珠子,圆的、长的、乳白色的、透明的,阳光斜落在急流的中腰,幻成五彩的虹纹。

Yet, though I cannot be beloved,
Still let me love!

人生原是与苦俱来的;我们来做人的名分不是咒诅人生因为它给我们苦痛,我们正应在苦痛中学习,修养,觉悟,在苦痛中发现我们内蕴的宝藏,在苦痛中领会人生的真际。

我翻着那一堆旧书,爬在琴上拼出一个个的音符。这些流动的乐音,谐调的细流,灌溉着我的童心,像雨水漫入泥土似的淹了进去。莫察德与贝德花芬的快乐与苦痛,想望的幻梦,渐渐的变成了我的肉的肉,我的骨的骨。我是它们,它们是我。

我们是儒教国,这是逃不了的事实。儒教给我们的品性里有永远可珍的两点,一是知耻,一是有节,两样是连着来的。极端是往往碰头的,因此在一个最无耻的时代里往往挺生出一个两个最知耻的个人,例如宋末有文天祥,明末有黄梨洲一流人。

单只从为给这班人当头一个教训看法,什么形式的捣乱在上帝跟前都取得了许可。他们那颟顸的漆黑的心窝里从没有过一丝思想的光亮,他们每晚只是从自私的里床翻身到自利的外床,再从自利的外床翻回到自私的里床!

王国维《人间词话》书摘

有有我之境,有无我之境。“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有我之境也;“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寒波澹澹起,白鸟悠悠下”,无我之境也。

词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故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是后主为人君所短处,亦即为词人所长处。

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

词之雅正,在神不在貌。永叔、少游虽作艳语,终有品格。方之美成,便有淑女与倡伎之别。

白石写景之作,如“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数峰清苦,商略黄昏雨”,“高树晚蝉,说西风消息”,虽格韵高绝,然如雾里看花,终隔一层。梅溪、梦窗诸家写景之病,皆在一隔字。北宋风流,渡江遂绝,抑真有运会存乎其间耶?

东坡之词旷,稼轩之词豪。无二人之胸襟而学其词,犹东施之效捧心也。

纳兰容若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此由初入中原,未染汉人风气,故能真切如此。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四言敝而有《楚辞》,《楚辞》敝而有五言,五言敝而有七言,古诗敝而有律绝,律绝敝而有词。盖文体通行既久,染指遂多,自成习套。豪杰之士,亦难于其中自出新意,故遁而作他体,以自解脱,一切文体所以始盛终衰者,皆由于此。故谓文学后不如前,余未敢信。但就一体论,则此说固无以易也。

大家之作,其言情也必沁人心脾,其写景也必豁人耳目,其词脱口而出,无矫揉妆束之态。以其所见者真,所知者深也。

诗人对宇宙人生,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
注: 人生也当如此

齐如山《通识课堂·齐如山聊京剧》书摘

所谓通识教育(general education),就是要让一个国家的年轻人能有一个共同的知识体系、文化背景。希望通过阅读通识课堂的电子书,能为更多的朋友培养更广泛的兴趣,树立更大的人生格局。

通识教育重在“育”而非“教”,因为通识教育没有专业的硬性划分,它提供的选择是多样化的。每个人通过多样化的选择,得到了自由的、顺其自然的成长,可以说,通识教育是一种人文教育,它超越功利性与实用性,志在培养人们的独立人格与独立思考,这些是通识教育的意义所在,亦是通识教育的终极追求。

黄三跟着又说:“咳,齐先生!唱戏这个玩意儿,细汉子不干,粗汉子干不了哇。”他这话很令人感慨。

中国剧的一切组织,完全艺术化。大致与希腊古剧相同,以歌为重,较写实派的戏剧,实在高得多。场上的布置,剧中人站立坐落的地方,以及一切举止动作,都有一定的组织,不得任意!可是不但不呆板,却是非常之自然,而且是艺术化的自然。

何以必要说是京剧成功呢?这有两种理由:一是目下西洋电影,有些地方是模仿京剧的,而不是模仿梅兰芳的;二是自此之后,西洋研究京剧的人,已经很多,而没有研究梅兰芳的,是足可以证明是京剧成功。

国剧,即京剧。1931年齐如山和梅兰芳等人,以改进旧剧为宗旨,成立了国剧学会。后来国剧学会一度中断工作。1936年在山东省主席韩复渠的资助下,国剧学会恢复正常工作,主要是征购、整理与国剧相关的物品。以下便是国剧学会这一时期收藏的宝贝。
注: 韩复榘绝不是等闲之人,老蒋历史上对他的污蔑实在是用心险恶!

研究历史掌故,自然也很好,可惜多是听到一点事情,便要信之不疑,永不愿再改,这种情形,确是研究学问的一个大障碍。他们所看到的,无非是《扬州画舫录》《燕兰小谱》等这些书,他们所听到的,无非是戏界人员所谈。

周汝昌《谁知脂砚是湘云》书摘

后来,有一位知名的文史家周振甫先生撰文揭明:这首诗是一首“政治诗”,内涵是不可明言的历史惨剧。这一解释给了我很大启示,其真正内容是雍正夺位后,用残酷的手段把他的政敌和“危险分子”一个一个都铲除罄尽,这还不算,还把这些人的家眷女口也加以苦治。

这类遭难冤死的青年男女,官书史册是不敢明文记载的,其数量之大超出我们的想象,而且难以统计;这就是说,“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是清代那个时期特有的一种政治局面和社会气氛。

我们读曹雪芹的《红楼梦》,除了欣赏他的引人入胜的笔墨文章,还要懂得“书外有史”“文外有事”“言外有意”“弦外有音”。宋贤论诗有两句名言:“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要知道,雪芹的小说其笔法之高超美妙,全在擅长运用这种诗笔。

李煦家本族墓地在京西房山县,规模甚大。李氏族人为数已多,当地百姓直称为织造府家。因此,护官符中特用阿房宫的典故,这“房”字似与房山县的“房”不无艺术联想,此其一。房山又是金代陵墓之所在,所以,明末清初大学者顾炎武即称房山曰“金陵”。此金陵似又与“金陵十二钗”之“金陵”不无微妙的艺术关系,此其二。其三,阿房宫三百里这个“里”,恐怕也就与李姓的那个“李”正是谐音妙用。总之,雪芹笔下其手法之变幻百端、奇趣横生,皆与一般庸常之作大大不同。
注: 曹雪芹小朋友真是机智的小淘气!
(曹雪芹:是机智不是淘气哦)

宝玉的剖白中特别强调了一个“亲不间疏”,这话表面看来就是指宝钗是姨表亲,黛玉是姑表亲,亲疏不同,这还待烦言吗?然而,若真懂得雪芹笔法的读者不难体会在言外之意、弦外之音、空谷传声之际,有意无意伏下的一笔,刚刚到来的史大姑娘才是不可以亲间疏,与他自幼感情最为深厚的一个表妹,如果谁要是忘掉了这一点,恕我直言,就等于没有读懂《红楼梦》。你看宝玉一听“史大姑娘来了”一句,“抬身就走”,你认为这四个字是寻常之笔墨吗?

一方面,他把湘云用特笔引入场中,同时又用一种特笔把她分于局外,换言之,在钗、黛、湘三人有时聚在一起看似同列之人,却分得很明白:钗、黛是一个格局,湘云是又一个格局,两者并非真的混在一起。

他对湘云的评语是最大的、最高的仁厚心胸品格,不同于那些猥猥琐琐、蝇营狗苟之辈,她之不把私情总萦绕在心上,也就是她从来不对别人存有猜、忌、醋、妒之心,这就是真正的英雄阔大,霁月光风。

家缉堂兄曾有个意思,他说:“如甲戌本第八回标题诗云:古鼎新烹凤髓香,那堪翠斝贮琼浆。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他用‘绮縠’二字描写富门闺媛,‘畸笏’两字,很可能是暗谐“绮縠”的音。”我觉得这一解也颇见心思。总之,畸笏即是脂砚,即似“湘云”,颇觉合理。

大凡雪芹开始用自创的字法句法,就有人不许他自铸伟词,定要乱改,把伟词拉向一般化的庸言常语。悲夫!

在春天,湘云是海棠。诗社是海棠的主题。花名酒筹也是“只恐夜深花睡去”,实东坡海棠诗句也。至于宝玉自题怡红院的“蕉棠两植”,诗是“红妆夜未眠”,亦是暗用东坡那首“海棠”诗:“故烧高烛照红妆”。又曾特写园中那株“女儿棠”:“丝垂翠缕,葩吐丹砂”,而湘云的丫鬟正名唤“翠缕”。笔墨之细,隐义之妙,堪称奇绝!

回目中,“白雪红梅”与“脂粉香娃”紧联,表示此“香”(湘)娃是雪中寒梅而红妆不改。

还应提醒:在“割腥啖<图>”一回,也是湘云为主角,特以“脂粉香娃”赞美之。而正是在此情景中,新来的李婶娘口中响亮地发出了一句惊人的话,道是:“那位挂玉的哥儿和带麒麟的姐儿”!

看看个人的牌副儿,立即发现其寓意之深,运思之妙,令人叫绝。众所注目:宝钗其母薛姨妈均为全绿色;黛玉与贾母均为绿中有一红;刘姥姥是红中有一绿;而得到满红的,只有湘云一人!

湘云不独工诗,而且词社是她的倡立。此社,她的开篇是《如梦令》,而李易安词集的首篇恰恰就是那咏海棠的名作《如梦令》——“绿肥红瘦”!是“巧合”吗?

黛玉的“咏菊”之后紧跟着宝钗的“画菊”,妙甚妙甚。因为人都知道黛只懂诗,而钗则晓画,她为画题字,讲出了一大篇画理、画具、画法……。

黛玉作“问菊”已奇;又有探春认上了“簪菊”一题,尤奇中出奇。黛问:“一样开花为底迟?”可知湘云是末后“开花”,是在“春风桃李未淹留”之后,这已明确无疑——至于黛玉自己,根本就没有“开花”这一格局,她是“芙蓉生在秋江上,莫向东风怨未开”,这也最是清楚不过了。湘云之“开”迟,自然内情尚在后半部书方才透露根由,黛玉之问,虽非自叹,却也正合乎她的心情口吻。她根本也谈不到“偕谁隐”的问题,这就是湘黛有合有分的妙谛了。

科头,谓披散头发——古人男亦留发,必须梳束整肃,若有披散,最为不敬之状态,故狂士(或疯癫)方敢如此。

骊龙有珠,灵龟负宝,世间无价,纸上腾光!

那么,从根本看看“绛珠”是怎么回事吧。多年前我就指出:此二字的来历出自雪芹祖父曹楝亭的一句诗:“瑛盘托出绛宫珠”,这是咏樱桃的名字。原来,此典出自《酉阳杂俎》,说汉武帝宫中,五月进樱桃荐新之时,是用瑛盘盛着,瑛乃红色之玉,故果与盘一时成为同色之美谈。

《红楼梦》全书的核心之核心是一座怡红院,而怡红之名又由何而来?不消多说,它是“怡红快绿”这个匾额的简称,“怡红快绿”是元妃从宝玉自题的“红香绿玉”而加以变化的。那么,非常显明的是宝玉所“怡”的那个“红”实际乃是“红香”,红香者代表的是“蕉棠两植”的那个“棠”,这个简单的道理是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分明而无须横生争执的了。

一百零八是个象征数,也是个吉祥数,它是九乘十二的总和,这里面包含着中华文化的一个奥妙:九是代表阳数的最大,十二是代表阴数的最大,九乘十二的意义象征着阴阳的交汇这一层大道理,这是抽象的理论。

《红楼梦》是以每九回为一大段落,全书分为十二个大段落,这十二也仍然是暗喻金陵十二钗相互切合照应,这种结构法则就打破了每十回为一段落的陈旧古老模式。
注: 何时能够真相大白啊!!!

《红楼梦》内隐有曹李两家的历史真实,这是曹李两家被雍正皇帝迫害以后家遭巨变所致。曹雪芹立志写书,把李家原型写入书中时改为史姓,湘云即是李家后代。没有共同的命运——“悲欢离合、炎凉荣辱”这些亲身经历、感受,就不可能会有一写书、一批书的志同道合、心意相通之合作。所以,此书当时名称一定是《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从灵魂的、精神的层面来说,它是曹雪芹和脂砚斋的共同作品。

泰国红学家张硕人先生早就说过:很多人都用的周汝昌的研究成果及学术观点反而要大批周汝昌先生。

Terrence Ryan《布道之道》书摘

本书的目标是使你能够说服自己的同事采用新工具和新技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你不必像政客一样在办公室里玩阴谋诡计。当然,我可不是说不需要讲策略,只不过用不着那么邪恶罢了。

所谓怀疑者,基本上就是你的同事,他们没有使用你希望他们使用的工具或技术。至于为什么不用,有些人属于不知情,有些人属于不在乎,而有些人则是知道但拒绝使用。

程序员是喜欢拿语言来给自己贴标签的:“我是Java程序员。”或者说:“我是一个.NET程序员。”要让一个Java程序员使用Ruby,可远远不是光让他们花时间那么简单,还涉及他们对自己的重新定位问题,哪怕只是调整一点点。如果是让他们切换OS平台,那麻烦恐怕就更大得不得了了。
注: 事实就是如此,恐怕还很难以改变!

当你发现了解决方案,为之兴奋莫名之时,往往就会忽略一点,即你的目的是要解决问题。而且你还忘了大多数问题都不止有一个解决方案。结果,你专心致志地推行自己的解决方案,而这个解决方案可能并不适合要解决的特定问题。尽管你推荐的工具确实也是解决问题的一个途径,但从团队的技术氛围、能力组合以及组织策略这几方面综合来看,很可能还有更好的方案可供选择。

列出替代方案反而有助于证明你的观点更有吸引力。开列清单本身就说明你研究过了,也精心准备过了,绝非随随便便地碰上一个算一个。总之,能够让你的听众们感觉眼前一亮。

把孤陋寡闻型的人转变为其他怀疑者模式的人极其容易。所要做的,无非就是告诉他们这种技术——唰地一下,他们就不再孤陋寡闻了。说说坏消息吧:他们很可能会皈依别的怀疑者模式,而不是被你说服。

随波逐流型的人之所以随波逐流,因为他们的身份是追随者,而不是领导者。对于一个组织来说,保持领导者与追随者之间关系的平衡至关重要。

最关键的是,我们这个小组需要能够集成到Eclipse的工具。我个人认为针对Eclipse的Git工具还没有出现。一两年以后也许会有,但我们对解决方案的需求是迫在眉睫的。因此,Subversion对我们现在而言就是一个合适的解决方案。

聪明固然重要,但比真正聪明更重要的,则是让人觉得聪明。

管理者抗拒专业技术的一个最大的原因,就是他们不理解这些技术。这话可能有点不好听,但实际上他们就是不理解。懂技术不属于他们的职责范围。即使是那些有程序员背景的管理者,只要他们不再做开发工作了,他们就可能会纳闷为什么你会需要那些他们从来用不上的东西。
注: 太到位了

要对付不可理喻型的人,关键不在于转变他们的想法,而在于运用各种工具和技巧将他们的反对意见公之于众,同时设法扭转他们的说法。但是不要搞错了,你不是要尽力说服他们,而是要尽力包容他们。

所以,不要告诉人家他们现在的这个选择“不对”。不要就好像人家误入歧途一样跟人家谈话。事实上,如果不是特别必要,就别提人家的当前状况。那谈什么呢?谈你的工具如何管用,如何高效。

命令别人去做什么事很难成功。因为他们会维护自己的立场。即便是随波逐流型的人,也是希望能得到领导,而不是被别人强制。

怎么确定自己是不是认真地听了呢?用自己的话把他们的回答复述一遍,问:“我理解得对吗?”你可能会觉得这么问显得自己在装腔作势或者傻乎乎地,但是一定要克制自己,过这一关。然后,他们就会对你的认真倾听表示肯定。多做几次,你就会觉得习以为常。

说你的工具比竞争对手更好是更好的策略。而说你的解决方案会让追随者的日子过得更好,工作效率更高,但又不作出担保,则是推销的最高境界。

FUD,代表Fear(害怕)、Uncertainty(不确定性)和Doubt(怀疑)。尽管这个短语是20世纪70年代中期才被发明的,但这个概念可谓源远流长,大概可以追溯到一个原始人向另一个原始人卖石头,“以防那些大怪物再回来”。

建立信任之所以可行,是因为人们都不喜欢被操纵。甚至,人们都不希望感觉到自己被别人操纵了。

这里所谓的“桥”是一种过渡性的工具或技术,不是你心目中最终的解决方案,但也不是现在使用的。搭这座桥的目的在于,先使用一段时间过渡性技术,待大家适应以后,再转换到最终的解决方案。

为什么强调大家都先宣传别人呢?因为人们很少愿意听别人自吹自擂,而更愿意听到你谈到他人的成功。我们对那些厚脸皮的自我夸耀已经麻木不仁,不愿理会了。

《多看阅读新年特刊·回家》书摘

因为重庆的路多为盘山而建,所以这里基本上看不到自行车。在我童年的记忆中,自行车是一种高级的娱乐工具,而非交通工具。

我也是离开故乡来到城市的人群中的一员。城市繁华,故乡冷清,但我在繁华中总是觉得孤独,而在冷清中才能找回安宁。

一年终了,回到故乡,是我们获得安宁的最好机会。看看这个呼啸前行的世界,每个人都在忙。忙着生,忙着死,忙着追名逐利,忙着油盐柴米。

有人说,不出国,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爱国,如此,不离家,也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想家。很多人都免不了背井求学,离乡打工,古道西风中对家的想念,就如万家灯火间的炊烟,丝丝缕缕,不绝于心。

没有人把城市当作家园。家园是一个安详的所在,需要精心维护,同时也安放你的身心。城市仅仅作为一个奋斗的战场,一个博取名利的江湖,当然也是寄生虫游弋的海洋。获取,是人们对城市的态度,城市也能够满足人们的获取愿望。在这样的约定中,旧城市相继消失,新生的是更加符合人们需要的欲望之都。
注: 城市!城市!

相较于“农村”、“农民”而言,“乡村”则有着更多诗意与温情。它装载乡音、乡土、乡情以及古朴的生活、恒久的价值和传统。日月星辰,田园牧歌,山明水秀,归去来兮。乡村既是游子的出发地,也是长系于心的家园。

“回家!”影片《爱国者》、《角斗士》里的孤胆英雄,舍命相搏是为了回家;犹太人“出埃及”是为了回家;奥德赛跨越千山万水是为了回家;梭罗在瓦尔登湖畔盖一个木屋是为了回家;于右任“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家乡”是为了回家;中国人大包小包挤春运是为了回家;甚至,你对未来怀有某种乡愁,也是为了回家。

城市中的挣扎与拼争,一方面刺激,另一方面麻木着自己的感觉,似乎是好几年的时间,没有想过家乡,自己都以为,身为一只风筝,线终于离开了母亲的手,开始被自己掌握。

在这样一个过程中,从一开始我仿佛就被一种奇怪的东西击中了,是埋得很深的一种乡愁,于是不能自已,竟在一口酒没喝的情况下号啕大哭。

乡音变得越来越淡,年少时的家乡玩伴偶有相聚,共同的话语变得越来越少,烟抽得越来越多,酒下得更快,昏醉后的分手,也就变得容易。

我的火车记忆开始于绿皮车厢时代,虽然没有蒸汽火车的转弯、鸣笛和密布的浓烟那般诗情画意,但同样充满了韵律感,拥挤、吵闹、热浪翻涌,甚至脏乱不堪,但却相当的酷乐。

车厢挤得像满满一盒火柴,可是乘客的四肢却无法像火柴那么排得平整,而是交肱叠股,摩肩错臂,互补着虚实。

美国火车经常误点,真是恶名昭彰。我在美国下决心学开汽车,完全是给老爷火车激出来的。火车误点,或是半途停下来等到地老天荒,甚至为了说不清楚的深奥原因向后倒开,都是最不浪漫的事。
注: 哈,总比春运有意思

有柴火灶的年代,才有袅袅升起的炊烟,有了炊烟的天空,才有随风飘散的诗和扑鼻的菜饭之香。

按照北京的老规矩,过农历的新年(春节),差不多在腊月的初旬就开头了。“腊七腊八,冻死寒鸦”,这是一年里最冷的时候。可是,到了严冬,不久便是春天,所以人们并不因为寒冷而减少过年与迎春的热情。

乡村从古代开始,就是国家政权之外的自然自由空间,国家政权到县就终止了。县以下的乡村是亘古不变的民间。

历史上的今天

2013年:入手华为荣耀四核 爱享纯真版 2GB RAM版(白色)(105条评论)

2009年:两个清理RSS供稿的在线服务[译文19](0条评论)

2009年:一个P2P点播直播开源项目:P2PCenter(0条评论)

2008年:《暗黑物质:黄金罗盘(The Golden Compass)》(0条评论)

2008年:《投名状(The Warlords)》与《集结号(Assembly)》(0条评论)

2008年:《宇宙与人》(0条评论)

2007年:[收集]实用网址和软件(0条评论)

2007年:法国国会转换操作系统 选定Ubuntu Linux(0条评论)

34个评论

  1. 神父
    2014/03/19 10:01:02

    群众路线,呵呵

  2. 木篱笆
    2014/03/19 12:32:35

    你是D员?

  3. Allan
    2014/03/19 12:47:00

    我还是喜欢散文类的小说

    • Louis Han
      2014/03/20 23:41:50

      散文类的小说?什么概念?

  4. Allan
    2014/03/19 12:51:23

    慢慢学习,公务员,哈哈 我看见有朋友学习这个 郁闷不?

    • Louis Han
      2014/03/20 23:43:35

      习惯就好了,反正每年都要搞点事儿

  5. 廖俊媛
    2014/03/19 13:06:49

    谢谢你对我的支持

  6. 且听风吟
    2014/03/19 13:29:08

    被前两本书给镇住了。。。

  7. 黎叔
    2014/03/19 14:06:17

    看党的书,良民啊

  8. kindle之家
    2014/03/19 16:01:49

    喜欢看王国维的人间词话

    • Louis Han
      2014/03/20 23:38:46

      我看的是个精简版,有机会应该看看全版

  9. 草根站长
    2014/03/19 16:31:58

    哈哈,群众性路线,现在搞得风风火火啊

  10. 草根站长
    2014/03/19 16:32:46

    博主可否换个友链啊? 草根站长www.vprol.com | BR=1,PR=3,KZ<3
    换的话联系我QQ105797233

    • Louis Han
      2014/03/20 23:40:44

      我的友链可是不固定在首页的啊

  11. 婉秋
    2014/03/19 21:08:04

    看来觉悟很高……

  12. 顶顶洞人
    2014/03/20 11:07:45

    这年头读书的人不多了啊。。 支持你,我最近也在看摄影的书

    • Louis Han
      2014/03/20 23:53:00

      摄影的书我之前看过不少了,不过经验一点都没攒下来,白看了

  13. 动漫那点事
    2014/03/20 13:16:50

    这些书好像一个没看过,有空去看看了,看来

    • Louis Han
      2014/03/20 23:53:45

      可以从一些自己比较感兴趣的书入手啊

  14. aunsen
    2014/03/20 13:25:57

    都被互联网惯坏了,习惯了图片太长的文字好多人是看不下去了,最近在看沈从文的边城,哈哈,好老的书

    • Louis Han
      2014/03/20 23:56:20

      沈从文的书已经不能算老了,那些四大名著之类的大部头才叫老呢

  15. 旅行者
    2014/03/20 20:57:45

    你看的是电子书呢,还是纸质书,看书这么快

    • Louis Han
      2014/03/21 00:06:39

      我看的是电子书,偶尔也会看纸书,毕竟电子书比较便宜

  16. Simnovo
    2014/03/21 13:48:53

    党的好干部,人民的好同志。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

您的邮箱 *

您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