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看阅读·书摘合集(36)

时间: 2017-06-19 / 分类: 学习心得 / 浏览次数: 1,183 / 7个评论 发表评论

老是在说自己现在看书有多么多么的多,可是并没有让大家看到我是不是真的读书了。其实,说实话,who care?

本期书单还是给大家分享6本书。4本小说, 都是大路货,也不介绍了。还有两本是关于跑步的书,希恩的《跑步圣经》出版几十年一直是在跑步届的神坛上熠熠生辉,但这并不是一本告诉你怎么跑步的书,而是告诉你为什么要跑步,是关于跑步的哲学;而《跑步,该怎么跑》顾名思义,才是告诉你怎么跑步是正确的,是美国奥林匹克国家队教练尼古拉斯·罗曼诺夫博士25年经验之作,是“姿势跑步法”的奠基之作。

再来汇报一下当年的读书进度:纸书最近基本上没有动,一直都在看电子书;多看阅读在看的是林语堂《苏东坡传》和《丝绸之路》;当当读书参加了全民秒度计划,在看几本文史哲类的书,比如密尔《代议制政府》、胡兰成《山河岁月》、《托克维尔回忆录》、柏拉图《理想国》还有陈丹青《荒废集》。微信读书在零零碎碎看乔斯坦·贾德《纸牌的秘密》,百度阅读则在看《清明上河图密码3》。

本期书单

伊斯坦布尔假期(【法】马克·李维)

无声告白(【美】伍绮诗)

岛上书店(【美】加布瑞埃拉·泽文)

瓶中美人(【美】西尔维娅·普拉斯)

跑步圣经(【美】希恩)

跑步,该怎么跑(【美】尼可拉斯·罗曼诺夫)

《伊斯坦布尔假期》书摘

“睡吧,我的美人,”她轻声说道,“我是个坏姑娘,我妒忌了呢,但是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爱你如爱我的姐妹。我明天下班了再来看你。你会很快好起来的。”

“穿着高跟鞋沿着石板上坡路走,这简直可以与满清十大酷刑相媲美了。”
注: 满清十大酷刑?

“如果我爱上了一个像她这样的女子,”他举起酒杯接着说道,“我能向她做出的唯一的爱的证明,就是离开她,远远地离开,即使是要我去到世界的尽头。”

我一个孤独的人,一个固执的单身汉,有自己古怪的脾气和秉性。我害怕声音,而她则喜欢热闹。我讨厌拥挤,但她就住在我家对面。更何况即使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情感也会被时间湮灭,变得一文不值。不,请相信我,在一个爱情故事里,必须得趁早抽身,不然就太晚了;而对我来说呢,‘免得太晚’就意味着不要开始。

因为我见过我母亲的痛苦,所以我知道对于男人而言,爱一个女人就意味着采摘她的美,将它置于温室,细心呵护……直至时间令它褪色,男人再动身去采撷其他的心灵。所以我曾立誓,若是有朝一日,我爱上一个女子,真的爱上了她,我就会好好珍惜它,绝不将它摘下。

你看上去是那么幸福,我也是,在一次旅行快结束的时候,我们还能要求的比这更多吗?我发现你是一个迷人的姑娘,能成为你的朋友,我与有荣焉,至少我希望我已经是你的朋友了。朋友,是的,对我而言,你就是我的朋友,这次和你一同在伊斯坦布尔度过的日子将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之一。
注: 不知道我有一天能不能坦然面对

你也许永远都不会明白,它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但是不管怎么说,我们在伊斯坦布尔散步的那最后一个晚上,你终于是我的朋友了。就像歌里唱的一样,你轻轻地拂过我的灵魂,你改变了我,你让我忽然产生了爱人与被爱的渴望,我怎么能够原谅你呢?

世上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人们相爱,不管我们已经多大了,我们仍是有相爱的权利的,不是吗?

你问我为什么?你大概想象不出,对于一个接受过我这样教育的男人来说,这就意味着我发现了自己那时已经疯狂地爱上你了。在我一生中,我从未像害怕你那样,害怕过某个人。我越是爱你,就越害怕我会重蹈我父亲的覆辙。为了不伤害我爱的女人,我可以付出一切代价。

《无声告白》书摘

所以在1957年秋天,当那个蜜黄色头发的美丽女孩玛丽琳隔着办公桌亲他、投入他的怀抱并且上了他的床之后,詹姆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始终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两人在他白色涂料粉刷的单间小公寓一起度过第一个下午后,他惊叹不已地发现,他们的身体是如此的相配。她的鼻尖恰好可以埋在他锁骨之间的小坑里,她颧骨的曲线与他脖颈侧面的线条完全契合,仿佛一个模子里压铸出来的两个半球。

在愤怒的眩晕中,玛丽琳无心注意自己的措辞。在詹姆斯听来,妻子的话就像子弹一样打进他的胸膛。叩头——他仿佛看到一群头戴尖顶帽、留着大辫子的苦力趴在地上。唯唯诺诺,奴性十足。他一直怀疑别人都是这么看他的——斯坦利·休伊特、那些警察、杂货店的收银女孩。但他没想到这个“别人”还包括玛丽琳。

他想起今天早晨自己多次练习过的那套说辞,他醒来的时候,这些话就在嘴边,他要对路易莎说:“这是个错误。我爱我的妻子。这件事不能再继续了。”然而,等路易莎打开门,从他嘴里跑出来的却是:“求求你。”路易莎温柔地、慷慨地、奇迹般地张开了双臂。

一个月来,内斯第一次暂时忘记了他的母亲。在上面——高度八十五英里、九十英里、九十五英里,计数器上显示——地球上的一切都会隐去,包括那些离家出走的母亲、不爱你的父亲和嘲笑你的小孩——所有东西都会收缩成针尖大小,然后完全消失。在上面,除却星辰之外,别无他物。

现在,每天早晨他都会拿起公事包,像平时上课一样,开车去学校。在办公室,他会无意识地对着桌上的全家福发呆,照片上的莉迪亚——还不到十五岁——看着他,好像随时都能跳出相框,把其他人甩在身后。到了下午,他会不由自主地去路易莎的公寓,投入她的两臂之间,然后是两腿之间,在那里,他的大脑会陷入一片幸福的空白。

“你最好知道,”他说,“我的暑期课程非常繁重,还要开好几个会。”想起当天下午的事情,他的脸红了——路易莎跪在他的椅子前面,慢慢拉开他的裤链——而脸红让他愤怒。

他没有等着她过来拥抱自己——仿佛把他当成一个犹豫迟疑的小孩——或者哄着他进入卧室,而是直接把她推到客厅的地板上,拉开他的裤子拉链,掀起她的裙子,把她直接拽到自己身上。路易莎呻吟着弓起了脊背,詹姆斯胡乱解开她衬衫的纽扣,把它扔到一边,脱下她的胸罩,握住她又圆又沉的乳房。她在他身上蠕动的时候,他注视着她的脸,看到她的黑发垂下来,落到嘴里,她棕色的眼睛闭着,呼吸随着身体的动作加快。他想,这就是他应该爱上的那种女人,一个长得像这样的女人,和他相像的女人。

他深吸一口气,更加坚定地踩下油门。他终于说出来了,那原本是他最害怕说出来的话,恐怕也是她最想听到的:假装你从来没遇见我,这一切都没发生过。他已经纠正了她人生中最大的错误。

等到明天,玛丽琳就会忘记这一刻:莉迪亚的叫喊,她嘶哑的声调。它将永远消失在她对莉迪亚的记忆中,因为,对逝去的心爱之人的记忆,会自动变得平顺和简单,它会把各种复杂纠结的成分当成丑陋的鳞片一样甩掉。

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很多东西要修补。但是现在,他想到的只有怀里的女儿。他已经忘记像这样抱着小孩——或者抱任何人——的感觉。他们的重量沉进你的身体,他们本能地抓着你,对你完全信任,他抱了汉娜很长时间才放手。

《岛上书店》书摘

记住,玛雅:我们在二十岁有共鸣的东西到了四十岁的时候不一定能产生共鸣,反之亦然。书本如此,生活亦如此。

伊斯梅吻了一下他的脸。A. J. 觉得她跟妮可很像又很不像。有时,她们俩像的那些方面(脸、身材)让他很难忍受;有时,她们俩不像的方面(头脑、心)又让他很难忍受。“你还需要帮助的话就告诉我。”伊斯梅说。

四月份是《我是海明威的巴黎妻子》,六月份是《可靠的妻子》,八月份是《美国妻子》,九月份是《时间旅行者的妻子》。十二月时,他找不到书名中有“妻子”的好书,她们就读《美声》。

A. J. 看着穿粉红色礼服的玛雅,心里隐约沸腾着一种熟悉的、略微有点让他难以忍受的欢欣感。他想大笑,想一拳砸在墙上。他觉得自己醉了,或者至少是喝了太多汽水。精神失常了。一开始他觉得这是快乐,而后才知道这就是爱。要命的爱,他想。

有时,顾客和店员都走后,她觉得世界上只有她和A. J. 两个人。任何别的人都不如他那样真实,别人只是不同季节所穿的不同鞋子,仅此而已。A. J. 不用站在椅子上就能够摸到墙纸,能够边讲电话边操作收款机,能够把重重的一箱箱书举过头顶,能够使用长得让她难以相信的单词,他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谁能跟A. J. 费克里相比?

“我只能说……我只能说我们会找到解决办法的,我发誓。当我读一本书时,我想让你也同时读。我想知道阿米莉娅对这本书有什么看法。我想让你成为我的。我可以向你保证有书、有交流,还有我的全心全意,艾米。”

“因为从心底害怕自己不值得被爱,我们独来独往,”那一段是这样的,“然而就是因为独来独往,才让我们以为自己不值得被爱。有一天,你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你会驱车上路。有一天,你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你会遇到他(她)。你会被爱,因为你今生第一次真正不再孤单。你会选择不再孤单下去。”

在坐着的地方,他能闻到薄煎饼的香味,他想象得出她在楼下做煎饼。她很可能系着一条白色围裙,穿了件丝质睡衣;或者只穿着围裙,别的什么都没穿。那可真让人兴奋。也许他们可以再做一次爱,不是在厨房的餐桌上。无论在电影里多么有情色味道,在厨房的餐桌上做爱还是不舒服。也许在沙发上,也许再上楼。她的床垫很软,她的床单的纱线支数肯定有几千。

我们读书而后知道自己并不孤单。我们读书,因为我们孤单;我们读书,然后就不孤单,我们并不孤单。

《瓶中美人》书摘

这感觉就像乘着一辆驶离巴黎的火车,坐在车尾的乘务员专用车厢里,看着巴黎逐渐远去。每过一秒,城市变得愈来愈小,然而你的感觉却是,其实变得愈来愈小的是你自己。

寂静到让人沉郁,因为这不是万籁俱寂的静,而是我自己的寂。

我曾殚精竭虑想搞懂不同汤匙的用法,但后来发现,即使在餐桌上举止不当,只要表现出倨傲态度,信心十足,完全不觉得自己失态,那么,就不会有人认为你没教养或不礼貌,反而会认为你独树一帜,慧黠逗趣。

我讨厌看彩色片。彩色电影里的每个人好像非得每个景都换一件大红大紫的新衣服,把自己搞得像晒衣架。而且画面上不是鲜绿过头的茂密树林,就是黄得夸张的大片麦田,或者蓝到不可思议的海洋,往四面八方绵延一英里又一英里。

我坐在马桶上,头靠在洗脸槽的边缘,觉得吐出来的不只有晚餐,还有我的五脏六腑。恶心感一波波涌来,汹涌澎湃,每一波的浪头退去,恶心感就减缓一些,而我也虚脱得像湿透的叶片,全身颤抖,但没多久,恶心波涛再次涌现。我感觉自己像被关在小房间里由人严刑拷打,脚底下、头顶上,以及四道墙的亮白瓷砖从四方八面逼迫我,要把我压成碎片。

我觉得自己像一匹没有跑道的竞赛马,或者一个大学足球明星,却忽然要穿上西装,落脚在华尔街金融区。过去的光荣事迹缩简成家里壁炉上的小金杯,上头镌刻的日期就像烙蚀在墓碑上的时间。

在我看来,世界并非二分为天主教徒和新教徒、共和党和民主党、白人和黑人、男人和女人,而是跟人上过床以及没跟人上过床的。好像人与人之间就这么一个显著差异。

我掀起一摞书页,视线在书页间缓缓游移,那些字隐约熟悉,但一个个又像哈哈镜里的脸歪七扭八。接着,一个个字逃之夭夭,没在我呆滞的脑袋里留下半点足迹。

有人问某位罗马的老哲学家之类的,希望怎么死去,他说,要泡在温水里,切开自己的血管。我想,这种死法蛮轻松的,躺在浴缸中,看着手腕冒出的红色血花汩汩流过澄澈的水,最后沉入艳俗如罂粟的红色水底,永远睡去。

我看着他在深度及颈的海水中慢慢地费力载浮。在卡其色沙滩和沿岸小绿波的衬托下,他那载浮载沉,时不时被海水切成两半的身躯,白皙得像条蠕虫。没多久,这只白色蠕虫完全离开绿波,爬上卡其色沙滩,隐没在其他数十只蠕虫当中,在海天之间游晃蠕动。

鄂文二十六岁就当上教授,又有天才儿童那种白皙无毛的肌肤,正投我所好。另外,我还需要性经验老到的人来弥补我的青涩,而鄂文的女人缘更确保他是上上之选。再从安全性来看,我要找的是以前不认识,以后也不会有瓜葛的人──就像传说中,部落会找处理公众事务的客观人士,如祭司之类的,来帮助女孩完成初夜。

或许遗忘就像一场好心的雪,能麻痹覆盖这一切。

历史上的今天

2016年:快乐星期天419期:段子(138)(17条评论)

2015年:Name.com免费WHOIS隐私保护和续费优惠码(45条评论)

2014年:济南转让个人自用的 Thinkpad T61(92条评论)

2010年:FastStone Image Viewer-毋庸置疑最好的图片查看、转换和编辑集合工具[译文143](52条评论)

2008年:.NET 中日期和时间的格式化处理(0条评论)

2008年:ASP.NET:GridView中模板列、RowCommand和行号获取(0条评论)

2008年:Skype 4.0 Beta与中国台湾省(0条评论)

2008年:ASP.NET:The Server tag is not well formed 解决(0条评论)

2006年:今天女友问我Ruby,结果被嘲笑(2条评论)

2006年:我的卡通形象(0条评论)

2006年:登泰山记--下山行[图集](0条评论)

7个评论

  1. 姜辰
    2017/06/19 14:34:00

    我很关心你的读书,毕竟,书单很多时候都在抄你的。。。

    • 路易大叔 Louis Han
      2017/07/31 11:57:16

      我年初有一个大的书单啊,虽然并不完全按照书单执行,中间会跑偏

  2. Kathy
    2017/06/21 16:36:07

    这种书还是不要看了,可能婚外恋对于每个人自己而言都是美好的,鲜活的,让人欲罢不能的,但对于家庭那是无一例外的悲剧。

  3. 掩耳
    2017/06/21 20:04:28

    京东最近店庆,买了一叠书,还未拆封

  4. cp71305
    2017/06/26 17:55:49

    关于跑步的书还能读的下去,应该很枯燥吧?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

您的邮箱 *

您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