槲寄生OR檞寄生

时间: 2017-09-19 / 分类: 学习心得, 身边故事 / 浏览次数: 452 / 11个评论 发表评论

看了那么多年的痞子蔡,作为痞子的忠实信徒,他的书每本必看。曾经还很不懂事的冒痞子蔡之名,以 jht(蔡智恒国音二式拼音,tsai jr heng)为名注册了很多的账号,比如新浪博客豆瓣、Evernote 等等。

最近在复习痞子蔡的书,其实是因为微信读书把很多痞子蔡的书都限免了,而微信读书每周读书5小时可以兑换10块钱,所以是个很好的机会。前段时间已经看完了《回眸》、《暖暖》两本,这周在看的是《檞jiě寄生》。

在我多少年的印象和记忆里,这本书的名字一直都应该是《槲hú寄生》。然而在我下班路上设置成听书模式的时候,为什么那个合成的读书音,一直都在念着jiě jì shēng?难道字是个多音字?看起来不像啊!

对于生长在大山脚下的路易大叔来说,槲树这个树种我还是非常熟悉的,而非常难以忘怀的小时经历之一,就是跟小伙伴跑到山涧中,静静躺在槲树下的草地上,地上稀稀拉拉会有一些掉落的橡子——是的,桃树的果实叫桃子,梨树的果实叫梨子,槲树的果实叫橡子!(这一段算赠送的题外话)

终于还是忍不住借助搜索引擎来一番考据。事实很简单,网络能够告诉你想知道的一切,也不是我第一次发出这样的疑问,痞子蔡在早先也已经回答过读者的疑问。那么问题就清楚了,当初痞子蔡第一次接触“槲寄生”这种神奇生物的时候受到了误导,别人告诉他那叫做“檞寄生”,于是将错就错。看书的英文名字就清楚了——Mistletoe,只能是槲hú寄生,那种可以在底下接吻的植物,如果是“檞寄生”,在下面接吻我觉得不是浪漫,而是重口味了。下面先请看檞jiě寄生——

檞寄生

檞寄生,汉语词汇,可泛指松毛虫属(Dendrolimus)中的各种寄生于松樠(古称檞)上的害虫。

檞 这个读 xiè 或者 jiě 木名,《玉篇·木部》:“檞,松樠也”。《左传·庄公四年》:“王遂行,卒于樠木之下”(王指楚武王熊通)。《汉书·西域传下》:“(乌孙国)山多松樠”,颜师古注:“樠,木名,其心似松”。(via

槲寄生

槲寄生〔拉丁学名:Viscum coloratum(Kom.)Nakai〕,别名:北寄生、桑寄生、柳寄生、黄寄生、冻青、寄生子,为桑寄生科槲寄生属灌木植物,通常寄生于麻栎树、苹果树、白杨树、松树各树木,从寄主植物上吸取水分和无机物,进行光合作用制造养分。它四季常青,开黄色花朵,入冬结出各色的浆果。全株入药,即中药材槲寄生正品,具治风湿痹痛,腰膝酸软,胎动、胎漏及降低血压等功效。在西方文化中,槲寄生象征的是爱,和平和宽恕。一般,槲寄生会被当作圣诞树上的装饰,或者做成圈挂在门口。

常青的槲寄生代表着希望和丰饶。在英国有一句家喻户晓的话:没有槲寄生就没有幸福。槲寄生在西方被称为“生命中的金枝”,但在北欧神话中却成为死亡的象征:奥丁和爱神弗丽佳的儿子——和平之神伯德,就是被邪恶之神洛基以槲寄生制成的飞镖射死的。弗丽佳悲痛的眼泪化解了槲寄生的邪恶,救活了儿子。于是她承诺,无论谁站在槲寄生下,都会赐给他一吻。这个神话演变成了西方圣诞节的传统:如有女子偶尔经过或站立于槲寄生悬挂的地方,旁边的男子便可走上前去亲吻她。西方人认为,这是两性结合、多子多孙的预兆。这也与古代凯尔特人的风俗一致。他们相信,红色的槲寄生果实是女性生命力的象征;白色的果实则代表了男性的生殖力;它们共同代表了原始的大地母亲。(via

为什么是“檞寄生”,而不是“槲寄生”? — by jht

我写任何小说,无论长篇短篇,都有一个固定的习惯 --
一定要先决定篇名,才能写下小说内文的第一个字。
如果篇名未定,即使累积再多的写作欲望,也无法动笔。
就像需要导火线才能引爆的炸药一样,我需要篇名来引爆我的写作。

写完《爱尔兰咖啡》后,我拿到了博士学位。
虽然还是留在学校工作,但生活的重心开始转移。
而写作的念头,偶尔会像白云,在脑中打转,忽聚忽散。
当它们似乎凝聚成云海时,我伸手一抓,只留下满手沁凉,
没捕捉到任何文字。
直到去年和大学同学一起去爬山,脑中的云才有办法化为纸上的字。

当时我们看见一棵高约七公尺的树,树枝上长着鸟巢似的东西。
我大学同学的波兰老婆突然很兴奋,然后拉着她老公躲在旁边亲亲。
我瞄到了。

‘What`s that?’我问。
“Come on, man…… That`s a kiss. OK?”她说。
我指着那团鸟巢,再问一次:‘What`s that?’
“Oh……That`s a mistletoe.”
‘Chinese name?’
她摇摇头,说回家后再告诉我。

于是她开始说起关于檞寄生的传说,还有檞寄生对她们西方人的意义,
又说她以前只在耶诞树上看到檞寄生,从未在野外看过。
我注意到她说话的同时,嘴角始终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而且深情地望着她老公。

“我现在好幸福喔!而且也将一直幸福下去。”
她的结论是这样,然后又吻了她的老公。
在我脑中漂浮的云海瞬间凝固,沈淀于心底。

几天后,我收到E-mail,她写的是:“檞寄生”。
我决定要以檞寄生为火苗,燃烧我心中累积的写作柴薪。

我开始收集关于檞寄生或是mistletoe的资料,
我发觉到,对于mistletoe而言,竟有“檞寄生”和“槲寄生”两种解释。
“檞”和“槲”是两种不同的植物,而且也更有象征的意义。
那么“檞寄生”和“槲寄生”应该也是不同的植物吧?

我就教于身边略懂植物的人,并持续翻阅书籍和辞典。
也许两者通用,但比较可能的情况是有一种误用。
但到底是哪种误用,我并不清楚。

又想起我大学同学的波兰老婆,还有她寄来的信。
她说她是由英汉字典中查出檞寄生。
她来自波兰农村,一个人嫁到台湾,应该是个勇敢的人。
我以前的英文老师说,勇敢的人特别会查英汉字典。
所以我决定尊重这勇敢的波兰女孩,毕竟是她提供我创作的火苗。

在敲下《檞寄生》这篇小说的第一个字时,我突然想到:
槲寄生槲寄生,胡寄生?又何必要寄生呢?
檞寄生檞寄生,谢寄生?懂得感谢被寄生的植物,应该是对的吧。

于是我放任我的手指,在键盘上完成12万字的旅行。

在《檞寄生》出版成书籍前,我已在网路上完成《檞寄生》的连载。
从连载的过程到出书后这段时间,不断有热心而认真的读者询问:
为什么是“檞寄生”,而不是“槲寄生”?
身为这篇小说的作者,因为不能提供读者完整的答案,我觉得汗颜。
只怪我念的是水利工程,并不熟悉植物学。
我只能安慰自己,同时也希望读者理解,
这是一篇小说,而不是植物百科全书。(via

历史上的今天

2013年:后Google Reader时代,你在用什么RSS阅读器(75条评论)

2012年:Yandex Disk来自俄罗斯的20G同步盘(65条评论)

2009年:6个跟踪网站流量的站点[译文109](44条评论)

2009年:PortableApps:开源免费的便携软件平台(22条评论)

2009年:如何在打字时禁用触摸板[译文108](26条评论)

11个评论

  1. 不要扛木
    2017/09/20 13:39:43

    这虫有年见过一次,一大片满树都是,密集很恐惧,再后来就没见过了

  2. 易言
    2017/09/21 22:38:50

    痞子蔡显然暴露博主年龄了。

  3. 耳朵的主人
    2017/09/22 03:08:10

    痞子蔡
    好吧,我看过他所有发行的小说。
    最深刻的《孔雀森林》

  4. 木瓜园
    2017/09/23 08:23:21

    槲寄生 这个词印象深刻。

  5. Bary
    2017/09/23 09:47:10

    我来第一次亲密接触。

  6. Flyer
    2017/09/24 06:09:52

    没看过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

您的邮箱 *

您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