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乔治·奥威尔《一九八四》

时间: 2008-03-23 / 分类: 个人心情, 人生百态 / 浏览次数: 3,314 / 0个评论 发表评论

读到《一九八四》完全是一个偶然。记得那是准备上课的时候,念研究生的也没有教材,只好坐在那里干等,于是看到后排同学正在看的一本书,拿过来正是《一九八四》。这个书名字很特别,于是我就有了读一下的兴趣。

作者是乔治·奥威尔,一个我没有听说过的英国作家,而这本书实际上写于1948年。《一九八四》是奥威尔的传世之作,堪称世界文坛最著名的反乌托邦、反极权的政治讽喻小说。他在小说中创造的“老大哥”、“双重思想”、“新话”等词汇都已收人权威的英语词典,甚至由他的姓衍生出“奥威尔式”(Orwellian)、“奥威尔主义”(Orwellism)这样的通用词汇,不断出现在报道国际新闻的记者笔下,足见其作品在英语国家影响之深远。

我看书习惯上先要看一下前言,大致了解一下内容,恰恰是这本书的引言吸引了我。这本书讲的是一个处于集权统治之下的“大洋国”,通过党的各种手段来压制人们的思想,让人们忘记爱,忘记家庭,忘记性的美好,甚至是忘记过去。人们不管是在干什么,在什么地方,都要受到各种各样的监视:电幕,思想警察,巡逻队,还有已经被完全控制思想了的少年队,而这些少年队的成员可能是你的儿子或者女儿。生活总是处于战战兢兢当中,除了这些还得躲避经常出现在上空的火箭弹的轰炸。总之党的宗旨就是: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为了限制人们的思想,党还发明了“新话”,使得能够表达人的思想感情的词汇越来越少,只剩下不多的名词和动词,形容词基本上都被消灭了。电幕里,墙壁上的宣传画里,老大哥慈祥的面孔还要时时刻刻的盯着你,让你知道,老大哥在看着你:Big Brother is watching…

主人公温斯顿·史密斯就是一个生活在“大洋国”的党员之一,他的主要工作就是每天在“真理部”篡改以前的历史:比如某天的《泰晤士报》里面提到的一个人的名字或者是发声的一件什么事情,可是里面的人物已经消失了(被秘密处死),那么那个人就变成了“非人(unperson)”,那么过去关于这个人的所有的记录都要改变或者销毁;比如以前某种商品的产量是多少,而现在的产量下降了,就要修改以前的产量,使得现在正在数字上和记录里依然是“增产”的;再比如如果战争的敌人由“欧亚过”变成了“东亚国”,那么以前的敌人必须全部都是“东亚国”。

温斯顿就在这样的谎言中工作和生存,孤身一人,妻子因为完全的忠于党的性爱只是为了向党尽义务离他而去。虽然表面上他勤勤恳恳为党做事,参加党的各种活动,包括每周例行的对反叛者–“兄弟会”的头目爱麦虞埃尔·果尔德施坦因–的“仇恨”。但是在他的内心深处,却总是对党的一切持有怀疑态度,他很想知道在党出现之前生活是不是更加的美好,但是没有人告诉他,因为知道这些真相的人都已经消失了,都已经成了“非人”。

但是他仍然渴望激情,渴望性爱,同时也可能光明和自由。于是他和女党员裘莉亚走到一起,他们两个疯狂的做爱,通过这种途径来释放对党的性压制的反抗;于是他在核心党员奥勃良的引诱之下妄图加入“兄弟会”,最后才知道奥勃良早就被思想警察发现改造。于是温斯顿在“友爱部”受到了各种各样的折磨,先是肉体上的,当奥勃良发现这样不好用的时候,终于用精神来摧毁了温斯顿所有的感情,把他变成了对党和老大哥无比忠诚的人,从思想上。

看了乔治·奥威尔的简历就会发现,他是一个很坚定的共产主义者,但是他对苏联模式的集权政治十分不满,于是他通过这种夸张和讽刺写作手法来表达自己的不满之情,实际上这正表明了他对共产主义的信仰。他在1948年写这本书的时候,把故事背景放在了1984年,也可以说是一个预言吧,但是实际上,苏联在这之前就已经开始了书中描写的“大清洗”等政治运动。

历史上的今天

2017年:百度阅读·书摘合集(34)(25条评论)

2016年:狄更斯《双城记》中文译本的选择(24条评论)

2015年:文文上头条了(114条评论)

2014年:快乐星期天302期:幽默语录(77)(16条评论)

2012年:Avast! 7.0 严重拖慢开机速度(114条评论)

2011年:转到 Firefox 4(82条评论)

2009年:坚定不移的贯彻执行耿小璐同志最高指示(0条评论)

2009年:Fwix:展示你身边的精彩[译文22](2条评论)

2007年:时间过得好快(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

您的邮箱 *

您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