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波:从Internet说起

时间: 2018-04-23 / 分类: 人生百态 / 浏览次数: 1,018 / 30个评论 发表评论

最近路易大叔在看《王小波全集》。王小波的文字,不像很多他同时代的一些所谓“流氓作家”,在压抑许久之后肆意嬉笑怒骂,而王小波则是几乎只有嬉笑,没有怒骂,即便有也要拐弯抹角让你看过之后而不自知。

看过王小波文字的朋友都会知道他对计算机很有研究,有一篇文章里面谈到他学习计算机时候没有认真学,这不是真话,不过他也提到自己平时写作用的编辑软件和输入法都是自己写的。网上一搜也知道王小波的计算机造诣很深,很多人都把他誉为中国的第一代程序员。

有鉴于上面一段话,王小波关于计算机、网络等等的话语还是颇有分量的,虽然他的生命停在了中国网络时代的初期,但是他的文字却在许多年后仍然如明镜高悬。是以转载此文,不做评述。

从Internet说起

我的电脑还没联网,也想过要和Internet联上。据说,网上黄毒泛滥,还有些反.动的东西在传播,这些说法把我吓住了。前些时候有人建议对网络加以限制,我很赞成。说实在的,哪能容许信息自.由地传播。但假如我对这件事还有点了解,我要说:除了一剪子剪掉,没有什么限制的方法。那东西太快,太邪门了。现代社会信息爆炸,想要审.查太困难,不如禁止方便。假如我做生意,或者搞科技,没有网络会有些困难。但我何必为商人、工程师们操心?在信息高速网上,海量的信息在流动。但是我,一个爬格子的,不知道它们也能行。所以,把Internet剪掉吧,省得我听了心烦。

Internet是传输信息的工具。还有处理信息的工具,就是各种个人电脑。你想想看,没有电脑,有网也接不上。再说,磁盘、光盘也足以贩黄。必须禁掉电脑,这才是治本。这回我可有点舍不得——大约十年前,我就买了一台个人电脑。到现在换到了第五台。花钱不说,还下了很多工夫,现在用的软件都是我自己写的。我用它写文章,做科学工作:算题,做统计——顺便说一句,用电脑来做统计是种幸福,没有电脑,统计工作是种巨大的痛苦。但是它不学好,贩起黄毒来了,这可是它自己作死,别人救不了它。看在十年老交情上,我为它说几句好话:早期的电脑是无害的。那种空调机似的庞然大物算起题来嘎嘎作响,没有能力演示黄毒。后来的486、586才是有罪的:这些机器硬件能力突飞猛进,既能干好事,也能干坏事,把它禁了吧……但现在要买过时的电脑,不一定能买到。为此,可以要求IBM给我们重开生产线,制造早期的PC机。洋鬼子听了瞪眼,说:你们是不是有毛病?回答应该是:我们没毛病,你才有毛病——但要防止他把我们的商务代表送进疯人院。当然,如果决定了禁掉一切电脑,我也能对付。我可以用纸笔写作,要算统计时就打算盘。不会打算盘的可以拣冰棍棍儿计数——满地拣棍儿是有点难看,但是——谢天谢地,我现在很少做统计了。

除了电脑,电影电视也在散布不良信息。在这方面,我的态度是坚定的:我赞成严加管理。首先,外国的影视作品与国情不符,应该通通禁掉。其次,国内的影视从业人员良莠不齐,做出的作品也多有不好的……我是写小说的,与影视无缘,只不过是挣点小钱。王朔、冯小刚,还有大批的影星们,学历都不如我,搞出的东西我也看不入眼,但他们可都发大财了。应该严格审.查——话又说回来,把Internet上的通讯逐页看过才放行,这是办不到的;一百二十集的连续剧从头看到尾也不大容易。倒不如通通禁掉算了。

“文.化.革..命”十年,只看八个样板戏不也活过来了嘛。我可不像年轻人,声、光、电、影一样都少不了。我有本书看看就行了。说来说去,我把流行音乐漏掉了。这种乌七八糟的东西,应该首先禁掉。年轻人没有事,可以多搞些体育锻炼,既陶冶了性情,又锻炼了身体。这样禁来禁去,总有一天禁到我身上。我的小说内容健康,但让我逐行说明每一句都是良好的信息,我也做不到。再说,到那时我已经吓傻了,哪有精神给自己辩护。电影电视都能禁,为什么不能禁小说?我们爱读书,还有不识字的人呢,他们准赞成禁.书。好吧,我不写作了,到车站上去扛大包。我的身体很好,能当搬运工。别的作家未必扛得动大包……

我赞成对生活空间加以压缩,只要压不到我。但压来压去,结果却出乎我的想象。

海明威在《钟为谁鸣》里说过这个意思:所有的人是一个整体,别人的不幸就是你的不幸。所以,不要以为丧钟是为谁而鸣——它就是为你而鸣。但这个想法我觉得陌生,我就盼着别人倒霉。五十多年前,有个德国的新教牧师说:起初,他们抓共.产.党.员,我不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会员;后来,他们抓犹太人,我不说话,因为我是亚利安人;后来他们抓天主教徒,我不说话,因为我是新教徒⋯⋯最后他们来抓我,已经没人能为我说话了。众所周知,这里不是纳粹德国,我也不是新教牧师。所以,这些话我也不想记住。

(全文完)

历史上的今天

2017年:Firefox 53下AutoProxy失效(14条评论)

2015年:记录一下用过的几个手机号3(74条评论)

2013年:《呼兰河传》书摘(作者:萧红)(24条评论)

2011年:百度公交查询很不错(76条评论)

2010年:同步发布:泉城之春(57条评论)

2009年:ZipItFree:快速免费的Zip文件压缩解压工具…(0条评论)

2008年:真想有一个出门旅行随身携带的本本(3条评论)

2008年:又解决了几个问题:DropdownList和UpdatePanel(0条评论)

2006年:考研前的準備(0条评论)

2006年:我看《城里人的N种颠倒事》(0条评论)

2006年:博客情絲(2条评论)

30个评论

  1. 姜辰
    2018/04/23 19:09:10

    我怕这篇会让大叔药丸啊~~

  2. 尽欢
    2018/04/23 19:20:17

    今天是世界读书日,我最近也在读王小波的书

  3. 米粒博客
    2018/04/23 19:35:33

    很久没看书了,都是手机,回想起来,通过手机真没法学到知识,都是扫一眼,自以为学到了很多!

  4. 郑永
    2018/04/24 21:57:09

    神通广大东西放在手里,加上任性的丑恶,真的是无恶不作的哈。

  5. 子痕
    2018/04/25 09:25:27

    我赞成对生活空间加以压缩,只要压不到我。 这应该是大多数的想法吧。

    • 路易大叔 Louis Han
      2018/05/11 11:06:30

      在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屠杀纪念碑上,铭刻著一位叫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的德国新教牧师留下的发人深省的短诗。尼莫拉曾是纳粹的受害者:
      “在德国,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接著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6. 瀚川
    2018/04/25 11:34:02

    有一种感觉,就是如果穿越到90年代给王小波说现在的世界,他只会觉得果然如此。

  7. 辛德林记
    2018/04/26 04:18:13

    记得修仙那些天,我日记中提了下,结果大家都不敢写我就百度排名在前,导致流量暴涨,这让我有点怕,紧接着博客就宕机,可是吓坏了我,还好,只是虚惊一场,但服务器恢复后,我还是赶紧自宫大法好、和谐保平安。有感于姜辰评论。

  8. 橙子VIP
    2018/04/27 10:01:01

    新一轮的文..ge正在慢慢上演。

  9. 钛客志
    2018/04/29 10:59:11

    没加密的站点,还是少聊正直的好

  10. 夏目贵志
    2018/04/29 11:51:52

    叔,我用手机端看的好累啊 什么时候搞下手机的主题呀!!

  11. 掩耳
    2018/04/30 21:27:39

    今年是我的网龄的第20个年头,当年上网用拨号上网,网速33K,慢的要死

    • 路易大叔 Louis Han
      2018/05/11 11:04:22

      我才上网十六七年吧,最早的时候也用过拨号,那时候也就会用个QQ之类的,没有什么网络视频,倒也没觉得慢

  12. 钟水洲
    2018/05/01 20:24:23

    五一快乐,来混个脸熟!

  13. 若木
    2018/05/06 17:19:14

    是的,王的杂文很有意思,记得这篇是收在《一只特立独行的猪》里吧

  14. 明月登楼
    2018/05/18 15:34:17

    说实话我不是很认同王小波这些人的政治观点所以对其作品关注的也少!可能是因为我比较现实吧!

  15. RIverai
    2018/05/22 16:25:54

    难以避免,某个政党最怕人民开眼界了。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

您的邮箱 *

您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