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密码》7 冥河之路 第一部分 彼岸花开,此岸忧…

时间: 2009-04-27 / 分类: 收藏推荐 / 浏览次数: 2,420 / 0个评论 发表评论

第一章 作别

   
第二天,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卓木强、唐敏、胡杨队长、亚拉法师、吕竞男、张立、岳阳、巴桑等一批老队员都聚集在方新教授的房间里,大家是来和教授道别的。

   
一抹阳光透过窗户,将客厅里照得格外明亮,教授和每一位队员都用力的握了握手,一时静默,竟不知该说什么好。大家曾一起经历生死,若非教授身体实在不宜再冒险,又或是卓木强的生命不是指日可数,大家一定会等到方新教授腿伤痊愈然后一同出行的。在整支队伍中,人人都看得见,最晚熄灯的人,那灯下查阅数据,整理数据的不是别人,正是年纪最大的方新教授;人人都在休息时,忙着和专家交流,不停的视频,不停对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头发发白的方新教授;当前进的道路上遇到了过不去的坎,猜不破的谜题,那个指点迷津,拨云见日的人,也是博学多识的方新教授。

   
大家都知道教授的博学和多识是怎么来的,都是从心里佩服教授,感激教授,尤其是卓木强。当这些队员还不认识的时候,导师就已经在为寻找帕巴拉做努力了,导师就是这样一个人,一旦他要做什么,就绝对是百分百的全情投入,哪怕是砸断了腿,坐在轮椅上,他也从未停止忘情的工作,若说导师是为了这次帕巴拉之行付出最多的人,没有人敢否认。可是,如今真的要出行了,方新教授却只能坐在轮椅上,像一个慈祥的长者,和蔼的看着自己即将远行的孩子,含笑看着每一位队员。

   
岳阳第一个走上前去,执着教授的手道:「教授,谢谢你。」

   
「哦,谢我什么?」方新教授微笑着问。

   
岳阳道:「你教会了我很多东西,那是我一辈子都用不完的东西,所以,谢谢你——」说着,声音不由变了调。

   
张立打断道:「好了,又不是小孩子,临行说一两句告别话都不会,我们又不是要走很久,说不定一两周就搞定,很快又回来了,你说是吧,教授。」

   
方新教授展颜一笑,道:「当然,希望你们能马到成功。」

   
张立又道:「这个,我们出发后,那件事情,教授是不是帮我留意一下。」

   
方新教授迟疑道:「你说的是?哦……我知道了!」

   
张立在教授耳边小声道:「你老也知道,跟强巴少爷在一起,老打光棍,你看这个……」

   
方新教授呵呵笑道:「明白,明白。这个事情,就让我这个教授帮你参考参考吧,不过,我是研究狗的,在审美方面已经丢下很久啦,到时候和你期望的不太一样,可别怪我哦,呵呵。」方新教授收起笑意,拍拍张立的胳膊,点头道:「小伙子,应该考虑了,就算为了你阿妈——」

   
提到阿妈,张立马上想起了离家时,阿妈站在门口,和小时候一样,一如既往的翻平自己的衣领,亲手递过背包,替自己背上背包后,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拍了拍自己的袖口和衣角的灰尘,然后似乎很满意的,看着这个站在她面前,高高大大的儿子。

   
「阿妈,我走了。」

   
阿妈点头,那种慈祥的满意的笑容,永远都是儿子眼里最美的笑容,自己数着脚步,当自己走出二十步时,阿妈那熟悉的呼唤再次在身后响起:「伢,早点回来!」就是这一声呼唤,从孩提时起伴随着自己整个青春,无论什么时候,都能让自己心中充满了温暖,二十步,从来不多一步也不少一步,每次都有些渴望又有些不舍的听着这一声呼唤,自己当即朗声答道:「知道了,阿妈!」心中已暗暗发誓:「阿妈,这是儿子最后一次,以后我再也不会离你远行了,你儿子一定能找到一个好媳妇,我们在市里买一间大屋……」

   
想到这里,张立看到方新教授那仁和的微笑,忽然间就像看见阿妈似的,鼻尖一酸,不由自主的别过头去,站在了岳阳的身旁。

   
巴桑第三个和方新教授握手,他长久的看着教授,微微放松了面部表情道:「你是位勇士,教授。」

   
教授的手格外用力,盯住巴桑道:「你,要保护好他们!」

   
巴桑迟疑了一下,应诺下来,他发现,这位老者,握住自己的手,因过度用力而微微颤抖,这是在恳求,还是在告诫什么?方新教授已经收起目光,但手仍紧紧握着巴桑的手,平视着巴桑的衣角,道:「别忘了你答应过你哥哥的话!」

   
巴桑微微一颤,随即重重的点头,教授这才点头松开,巴桑转身用力拍了拍卓木强的肩头,什么都没说。

   
唐敏红着眼睛走到方新教授面前,教授亲切笑道:「这次出去,你可要保护好强巴哦,他很粗线条的,办事又不够仔细,容易受伤得很,有你这个医护人员跟着,我就放心了。」

   
唐敏环抱住教授的脖子,呜咽起来,教授轻拍其背,对唐敏道:「你还是改不了这个小毛病,不要哭,又不是走多久,回来后记得来看我就是了。」

   
大颗大颗的热泪滚出脸颊,唐敏道:「都是我不好,要不是以前一见面就说你的身体不好,教授……教授你也……呜呜呜。」

   
方新教授想起刚开始唐敏和自己争执一同前往寻找帕巴拉神庙的时候,不由开怀一笑,道:「傻丫头,你还记着这事啊,呵呵。」

   
胡杨队长道:「老方,我们老哥俩就不用磨磨唧唧了,我希望我们回来的时候,你已经康复,到时候再一起去爬雪山。」

   
方新教授呵呵笑道:「好啊!」又拉着胡杨队长的手道:「你户外经验丰富,有你在,我就放心了。」

   
胡杨队长笑望过去,一双手坚定而有力。

   
亚拉法师法师没和教授握手,只是双手合十说了句揭语:「万法由缘生,随缘即是福。」

   
方新教授欣然领悟,忽然低声问道:「我知道,这座神庙对你们宗教界来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但是我还是要问一问法师,你们如此全力以赴的投入进来,真的只是为了宗教上的信仰吗?你们是不是掘藏派的?」

   
亚拉法师俯下身来,用更轻的声音在方新教授耳边说了一席话,方新教授面色凝重起来,仰望亚拉法师道:「是真的?」

   
亚拉法师肃穆的点点头,方新教授舒展开眉头,微微笑道:「好,那就好。」

   
法师的声音是如此之低,以至于岳阳竖起耳朵也没听见,事后岳阳多次询问法师,究竟向教授说了些什么,法师始终不答。

   
吕竞男也没和教授握手,而是双腿一并,行了个标准的军礼,方新教授道:「你可是他们的教官,这支队伍有你在,才有纪律,有个别调皮分子,就劳你费心了。」说着,看了一眼卓木强微微摇头。

   
吕竞男道:「这两年我可是遵照教授你提出来的要求进行人性化管理,哪里还有什么纪律可言,要讲纪律,就看我们的新队长如何管理了。」说完,别有深意的也看了卓木强一眼。

   
所有的人,都站在了门口的方向,只剩卓木强,他静立在那里,默默的端详着这位老人,这位长者,那额间爬满深深的皱纹,镜架在鼻梁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那凹陷的眼眶使眼睛显得小而狭长,那双眼,那双眼也已蒙上一层灰暗,不似从前那般明亮有神,这就是自己的导师啊,那个手把手,教会自己认识犬科动物,改变了自己一生的人。有时候卓木强自己也分不清,这究竟是自己的老师,还是自己的父亲,只有当自家真正的静下心来,用心去打量着,在这离别的片刻,才突然发现,他,已经老了。

   
方新教授招招手,让卓木强过来,到他的身边来,卓木强挪动脚步,来到方新教授跟前,像中世纪的骑士一样半跪着,微微仰视,好让教授能够平视自己。「导师——」看着教授那张平静的慈爱的脸,卓木强忽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听方新教授道:「你的心意,我都明白,我们之间,不需要多说什么,只是我的意思,我需要你知道。」

   
「嗯,你说吧,导师,我在听着。」卓木强仰视着教授。

   
方新教授将手轻轻的放在卓木强的头上,认真道:「记住,强巴,你是队长,你要担负起一名队长的责任,所有队员的命都在你的手中,而这次,前面的路究竟怎样,我们都是了解的,我希望,你们不仅能平安的找到神庙,更重要的是,你们都能平安的回来!」教授看了看大家,旋即又道:「特别是,这屋里的人,你明白吗?他们不只是你的队员,大家一起从死亡在线走过,靠的是相互信赖,合作,才逃过了死神的魔爪,这两年多来,他们都是你最亲密的战友,甚至可以说,你们是不同姓氏的一家人!」

   
「记住!」教授加重了语气道:「家人,就是指,没有人会被放弃,没有人会被忘记!你明白吗?」

   
卓木强明显的感到,教授在说这句话的同时,手臂上的力道传到自己的头上,这是一种压力,或者说,是一种责任,他坚定的回答道:「我明白,导师。」

   
方新教授松开手,如果卸下一个包袱似的松了口气,拿起轮椅前架子上的笔记本计算机,郑重的递给卓木强道:「这次,我不能跟你们一起去了,这个,你们带上,对你们多少有一点帮助。」

   
卓木强双手接过这份沉重的礼物,他知道,这里面不仅有导师对帕巴拉神庙的全部研究,还有导师半身心血都在里面,教授已经为他们奉献出最后一点光和热。

   
卓木强拿起那个档袋,交到方新教授手中,道:「导师,这是大家的免责声明和遗书,就暂时交给你保管了。」

   
方新教授微笑道:「好,我希望永远没有打开它们的那一天。」他望着窗外,此处已能望见遥远雪山的雄伟身姿,那积雪层迭的峰顶,静默的俯瞰着大地众生,教授道:「我想,雪莲花开的时候,你们也该回来了吧?」

   
卓木强点头道:「是的,雪莲花开的时候,我们一定能回来。」两人微微一笑,他们已做好了约定。教授道:「好了,快走吧,汽车还在等着你们呢。」

   
卓木强站起身来,最后深情的凝望了一眼方新教授,强忍住从心头涌上鼻尖的酸楚,道:「那,我们走了,导师。」说完,头也不回的迈开了大步,坚定且执着。

   
「我们走了,教授。」

   
「走了,老方,等我们好消息。」

   
「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

   
「走了,教授……」

   
「走了,教授……」

   
汽车在路面留下一溜烟尘,驶出很远,卓木强回头,依然能看见方新教授在门口挥手,像在做别西天的云彩。

第二章 水位差之迷

   
一路上,卓木强都在咀嚼导师的临别赠言:「家人,就代表着,没有人会被放弃,没有人会被忘记。」他如此沉思着,以至于错过了唐敏一路欢呼着央求他一同观赏的许多风景。

   
当车行至……**时,再往前已无路,一行人下了车,背包客们又背上了他们厚重的行囊,追逐着自由的希望,朝着现代文明无法延伸的荒野,迈开了坚实的脚步。前面有太多的未知等着他们,有的甚至需要他们付出生命作为代价,但是每个人都欢笑着,毫不犹豫的前进,因为他们是带着希望和憧憬在前进,眼前的美丽早已掩盖了对危险甚或死亡的恐惧。

   
第一天,队员们全力兼程,翻山越岭来到了雅鲁藏布江畔,看着蜿蜒扭曲的白色巨龙,让第一次看雅鲁藏布江的队员激动不已,枕着隆隆的涛声入睡,心潮便如那雅江般澎湃。第二日,开始进入沿江悬空小路,对于没有走过这种临江崖壁路的新队员来说,还是颇有些不习惯,行至险段往往要心惊肉跳好一会儿,为了保障安全,队伍的行程有所放缓,不过天黑前总算赶到了第一个石凹处宿营。

   
此后的三天,都在新队员大呼小叫的喊声中有惊无险的度过,第四天进入雅江从未有人漂过的最险激流段,朔江而上,岳阳将沿途放置的监测仪回收,并进行了简单的记录分析,当天晚些时候,全体队员安全荡过大溜索,开始步入工布村范围。卓木强和几个老队员商议后决定,由于距离太远,天色已晚,就不返回工布村留宿,直接野外宿营,第二天就可以直接抵达地狱之门。

   
篝火熊熊燃烧,映红了队员们的脸,胡杨队长和亚拉法师、塔西法师三人划地而谈,似乎在商议什么,吕竞男站着旁听,岳阳在紧张的搜集整理他的监测数据,他的两位战友时不时骚扰他一下,但很快又被张立添油加醋诉说的他们第一次来这工布村的神秘经历吸引了过去,虽说在训练营已经听过多次,但如今身临其境,再听张立故弄玄虚如此这般,那般如此的一说,自是别有一番滋味。同样听得入迷的还有王佑等人,肖恩挤在两堆人的中间,时而听听张立说他们的经历,时而背过身去听胡杨队长他们讨论,巴桑一言不发蹲在一旁,只是不时露出冷笑,张立则小心翼翼的时不时望一眼巴桑,唯恐巴桑揭发他在吹牛。

   
实际上老是插科打诨的却是唐敏,唐敏的小脸被火焰照得红扑扑的,笑靥如花,偶尔揭一两句张立的短,搞得张立十分被动。孟浩然除了摆弄他的照相机,另外就是垫上硬物,埋头苦记,这几日行走在雅江边上就已经让这位诗人诗兴大发了,每天晚上都要挥毫泼墨好一番才肯罢休。

   
卓木强就坐在唐敏的旁边,但他对张立的夸夸而谈根本没留意,眼望着如黛青山,思索着那些一直没解开的谜团,他很清楚,那些谜团,有可能成为他们这次出行的最大障碍,一天不能弄明白,就叫人一天放心不下。

   
「强巴少爷,你来一下。」岳阳向他挥挥手。

   
卓木强来到岳阳跟前,岳阳指着方新教授的笔记本计算机道:「你看,这是计算机根据我们放置的监测仪提供的数据做出的模拟分析,看这个时间段,这条线是水量的峰值。」

   
「嗯?」卓木强道:「这样说来,这雅鲁藏布江到了夜里,果真要涨水?」

   
岳阳道:「我认为不是这样的,强巴少爷你看,这是一号测量仪的资料,这是二号,从一至五号的结果都显示,水位明显上涨了,然而,仔细看看这组数据,每个点水位上涨的幅度都不同,它们呈逐渐减低的趋势,到了六号测量仪,测得的水位几乎就和正常水位相当了,随后的七号至十三号监测点,都是正常高度,然而十四号测量仪,你看……」

   
卓木强惊讶道:「高出这么多!」

   
岳阳道:「不错,水的流量,流速都明显增加了,竟然达到同期水量的两倍,从十四号到二十四号监测点之间,又呈一个逐步下降趋势,到了二十五号监测点,已经恢复正常水量,而且是从十二点二十左右突然增加的,这不合常理。」

   
卓木强道:「没错,水量呈节段性突然性增长,这怎么可能呢?」

   
岳阳道:「经过计算机的反复推演,只有一种情况会造成这种现象。」

   
「什么情况?」

   
「水量增加不是雅鲁藏布江的原因,水是从别处来的,通过地狱之门这样的通道倒灌回雅江,由于出口的分布不均匀,导致了雅江夜间水位呈节段性暴涨。」

   
卓木强听得皱起了眉头,道:「怎么会是这样的?」

   
岳阳道:「虽然我们还不清楚原因,但是强巴少爷,想想那只牛皮船吧,被卡在那样的高度,如果地下河的水位真的上涨至那样的高度,那它一定是远远高出雅江的江面水位,地下河水倒灌回雅江也就不奇怪了,奇怪的只是地下河水怎么会涨出那么高来。啊!」岳阳猛的醒悟道:「难怪我们在地下河的隧道内看不见水侵蚀的痕迹,如果它能涨到牛皮船所在位置,几乎已经将整个熔岩隧道填满了,自然看不到水痕线。」

   
卓木强道:「如果说水是从地下河倒灌回来的,那么那些水是从哪里来的?这是短时间几乎将地下河道填满,自然界有这样的现象吗?」

   
岳阳道:「我不知道,但是我倒有一个方法可以简单的判断一下我们的推论是否正确。」

   
卓木强道:「哦,什么方法?」

   
岳阳指着计算机道:「强巴少爷你看,如果说雅江不是自身水位上涨,而是地下河通过地狱入口那样的通道倒灌入雅江,那么在十四号监测点附近,应该还有一个类似于地狱入口那样的通道,只需带几个人去查看一下,就能确认我们的推论了。」

   
见卓木强没有马上回答,岳阳又道:「我只需要张立和巴桑大哥搭把手就可以了,我们明天一早出发,一旦探明,会马上赶回大部队的。」

   
卓木强想了想道:「好吧,记住保持联络,注意安全。」岳阳欣然而去,找张立巴桑商量这事去了。卓木强又和方新教授通了电话,告诉了教授这一信息,在行走途中,卓木强每天都和教授保持联系,互通消息,离地狱之门越近,两人通话时间就越长,心知,此去想别经年,一条冥河将阴阳远隔,不知归期。

   
第二日,岳阳同张立巴桑等人折返南下,卓木强则带着其余队员继续北上,行至中途,接到了岳阳来的电话,岳阳在电话里道:「强巴少爷,推论被证实了。」

   
卓木强道:「你说什么!那里果然也有通道?」

   
岳阳道:「是的,但是没有在地图上标注出来,因为这是一条筛子状通道,每个入口仅有拳头大小,但是数量很多,我们用摄影头探测了一下,发现里面通道同样细小,待会儿回来再细说,反正这个入口是无法使用的。」

   
站在地狱入口平台处,孟浩然仰天长叹:「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每个人都为这大自然的壮阔景致所折服,美如画中仙境,宛如梦中幻虚,那匹银练比他们上次来又要大了少许,气势愈发磅礴,崖壁下如万马奔腾的浪花前仆后继,直叫人发出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感慨。

   
李庆宏小心的问上次来过这里的亚拉法师:「怎么,没有看见门哪?」

   
亚拉法师盯着脚下滚滚波涛,答道:「就在水里。」

   
「啊!」李庆宏看了看崖壁下方,漩涡一个接一个从脚下漂过,仅仅是注视就让人眩晕,这样的激流,就算是一头铁牛掉下去,也会立即被冲得没影吧。

   
另一边,岳阳等人已经气喘嘘嘘的赶了回来,看过他们的视频数据,卓木强将这一信息回馈给方新教授,教授道:「昨天晚上我连夜咨询了一些专家,他们给出的解释是,如果在山峰之间的某一湖泊与地下河的通道突然打通,根据湖泊的大小和水容量可以引起一些地下河道的暴涨,但这种情况应该只是偶尔发生,不可能夜夜发生,如果说岳阳放置的监测仪记录的近半个月水量持续夜间充沛,那我们只能另找原因了。不弄清这个问题,就贸然进入地下河的话,危险还是恨大的。」

   
卓木强道:「我明白,今天晚上,我会观察,但是无论如何,明天一早,我们都要出发。」

   
方新教授道:「我知道了,你们千万要小心。」

第三章 意外的送行者

   
抵达平台时,已是傍晚,按照计划,大家将在平台上休息一夜,等养足了精神,第二天一早就出发,卓木强也好顺便观察一下这个地段雅江深夜的涨水之谜。队员们架起营账,岳阳和巴桑带着三名新队员打到了野味,凯旋而归,平台上支起了木架,烤食开始飘香。

   
凉风习习,星布天穹,星光下那匹银练如缀满宝石,闪闪发亮,大江奔涌,直若万鼓齐响,万雷齐发,这的确是一个宿营的好地方。大家围着篝火席地而坐,手撕烤肉,每个人都兴高采烈的,不时有欢声笑语飘荡在山谷中没,孟浩然又忍不住诗兴大发:「人间天上,彩云故乡,把酒临风,荡气回肠,日暮西山,我将用我的眼,将这人间奇景刻入……刻入胸膛。何时曾!何时曾……曾经此般癫狂!九天的银龙在我脚下流淌,空谷的凉风伴我歌唱,啊,我要舞蹈,我已疯狂,来吧朋友,跳起欢快的锅桩,让我们尽情挥洒欢畅,啊!人间的天堂,神奇的地方!啊!……」赵春生将一腿肉塞进他的嘴里,硬生生将孟浩然没啊出来的内容憋了回去,道:「别在那里啊了,影响我吃饭的心情。」众人好一阵笑。

   
卓木强听张立说了几个笑话,悄悄起身,来到平台边缘,在这里,巴桑已被瀑布溅起的水雾染湿了半身。「强巴少爷。」巴桑盯着眼前的飞瀑,头也不回便答了回来,他站立的位置已是断崖边缘,脚下稍微一滑便会跌入百丈深渊,那湍急的江水足以将他冲得无影无踪,但巴桑双手插在裤袋里,纹丝不动,彷佛已在断崖边生根。

   
「啊。」卓木强走上前,与巴桑比肩而立,甚至站得比巴桑更要靠前,一半的鞋底已经踏空,同样牢如磬石,他微微抬头,目光掠过了瀑布,视线一直延伸向遥远却闪亮的星光。「你还是不喜欢和这么多人一起么?你瞧,大家都挺高兴的。」

   
巴桑冷笑道:「哼,明天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卓木强吐出心中的浊气,拍拍巴桑的肩膀道:「明天是死是活,那是明天去考虑的事情,至少现在他们是快乐的。或许,这里面就有你一直试图去寻找的幸福吧,你为什么不试着去体验一下呢。」

   
巴桑昂起头,但见天空中一轮姣月却有几分灰暗,几颗繁星稀稀拉拉的在远离月亮的地方若隐若现,他含糊自语道:「月没星稀,不是好兆头啊。」

   
卓木强将巴桑带回围坐篝火的圈子,这一夜,大家尽情的唱歌跳舞,巴桑也有好几次,露出了不再冷漠的笑容。

   
深夜,所有人都睡去以后,卓木强依然在平台边缘守候着,岳阳也在,他们在等待平台下的江水上涨。晚风渐急,深夜多了几分凉意,岳阳拢了拢衣领,道:「强巴少爷,要不你先去休息吧,明天还要带着大家去划船呢,我观察到有变化就拍下来,明天早上你一样可以看到。」

   
卓木强道:「不了,还是亲自看一看的好,拍摄时只能拍到一个画面,或许有什么地方被忽略了也说不定。再说,这个问题不弄明白,明天又怎么敢带着那么多新队员下水,我哪里睡得着啊。」

   
岳阳点头道:「也是……」

   
过了片刻,卓木强问道:「岳阳,你这不是执行任务了,就这样出来,你家里人不担心吗?」

   
岳阳笑道:「他们有什么好担心的,我上头还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我是从小就在外面野惯了的。小时候读书又不努力,好打架,经常离家出走,绝对属于给家人蒙羞的那一类型,我想,让我去部队服役,恐怕也是家人拿我没办法了。」

   
卓木强看了看岳阳,笑道:「还真看不出来。」

   
岳阳故正衣襟,道:「是吗?」想了想又望着星空怅然道:「其实张立才不应该出来,他父亲很早就过世了,是他妈妈一手把他拉扯大的,又是独子,不过……」他摇头道:「劝他是劝不回去的,他很坚决。」

   
卓木强心中一悸,一直以来,他都不刻意去探听这些人的家庭背景,甚至还有一些回避,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在潜意识里以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来解释,但他也知道,不全是这样。

   
就在此时,一阵奇异的声响惊动了二人,那声音像是直接从对面的大山绝壁中发出来的,闷雷涌动,巨兽低鸣,好像很远,又好像很近。卓木强当机立断道:「探照灯,打下面。」

   
在强烈的灯光下,两人愕然发现,平台下的整条雅鲁藏布江如同沸腾起来,在不断翻涌的浪花下,更是涌现出无数气泡,只是轰鸣的水声完全掩盖了气泡破裂声,如果不是刻意守候,根本发现不了这一奇异的现象。岳阳道:「强巴少爷,看!标记!」在探照灯的照射下,岳阳白天在对面崖壁涂红的标记,正被江水一点点吞噬掉,然而在地狱之门的上游部位,那些标记却安然如故,越往下,水涨得越高。

   
整个过程大约持续了十来分钟,跟着水位保持一定的平衡,随后又开始慢慢下降,卓木强不禁骇然道:「这样看来,地下河的水不是慢慢涨起来的,而是瞬间涨满,这……这究竟是什么现象?」岳阳同样不解的摇着头。

   
忽然间,两人不约而同的沉寂下来,卓木强不动声色的向岳阳打着手势,「有人跟踪,只有一人,暂不惊动大家,你往东走,我从西边抄过去。」

   
两人默契的转身,好像是各自回各自的营账,但只是借营账掩住身形,瞬间消失在黑暗之中,下一刻,卓木强已出现在平台边缘的一棵树旁,岳阳在他视线所及的另一处隐蔽得很好。

   
来人显然没有什么跟踪经验,脚步慌张,声响很大,卓木强突然献身,一个翻腕擒拿就控制住了来人,同时低声喝问:「什么人?」

   
来人惊恐而弱小,被卓木强一吓,反而说不话来了,也没敢惊呼,只听见他哆嗦着倒吸气的声音,卓木强也感到,他拿住的手手骨纤细,不像是男子的手臂,在微弱光芒下,他看到了一双透着惊恐却明亮的大眼睛。「嘎嘎!」卓木强松开了手,惊讶道:「你怎么来了?」

   
嘎嘎也从恐惧中恢复过来,渐渐辨认出卓木强的外形,也听出了声音,小心道:「圣……圣使大人!」

   
岳阳也赶了过来,一见到嘎嘎也是大吃一惊,「嘎嘎!」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卓木强一面询问,一面将嘎嘎带至火堆旁,只见小姑娘衣衫凌乱,灰头土脸,手背,面颊几多擦伤,不禁道:「怎么弄成这样?」

   
嘎嘎未语先哭,道:「总算找到你们了,圣使大人。这个……」说着,双手从怀里,摸出了卓木强代多吉交给嘎嘎的天珠,摩挲了许久,终于递了出来,道:「这是多吉留下的,请圣使大人带着它去香巴拉吧,多吉他一生最大的心愿,就是跟着圣使大人去寻找心中的圣地啊——」

   
小姑娘的手颤微微的捧着那枚天珠,这或许就是多吉唯一留下的眼见物,是把它留在身边,还是带给圣使大人带去香巴拉,显然小姑娘在内心挣扎了许久。

   
「就为了这个,你翻山越岭找到这里来……」卓木强不免有些责备。

   
「嗯!」没想到嘎嘎眼中闪动着坚定的目光,显然对她来说,这是一件无比重大的事情。

   
卓木强道:「天色这么晚了,你一个小姑娘在深山里,你就不怕被野兽捉去吃了么?你哥哥知不知道?你……你真是太乱来了。」

   
岳阳拿了些食品来,询问道:「吃东西没有,饿了吧。」嘎嘎道了声谢,拿了食物和水就吃,小姑娘显然是饿得紧了。

   
嘎嘎道:「圣使大人走了之后,张大哥又带了许多器材来,我知道,圣使大人一定会再来的,这次,是真的要出发了,我怕赶不及,这几天都在找你们……」

   
嘎嘎边吃边说,原来,自从打定主意,要让圣使大人带着多吉的天珠前往香巴拉之后,她就一直在寻找地狱之门,但那时张立他们已经走了,虽然地狱之门是工布村守护的圣地,却不是人人都知道在哪里的。嘎嘎自知哥哥是不会告诉自己地狱之门的入口,她想,既然圣使大人对三年前那位哥哥如此着紧,那么地狱之门显然就在离她发现那位哥哥不远的地方,所以她一直在那附近寻找,等待,今天在山的另一头看到了火光,嘎嘎就赶了过来。

   
听完嘎嘎的述说,看着这个一身尘土的小姑娘,卓木强和岳阳都无语相对,这时再送她回去太危险了,嘎嘎说不用,白天她自己能找到回村的路。卓木强让嘎嘎和吕竞男同住一个营账,安顿好小姑娘,他和岳阳也各自休息去了。

   
第二天一早,卓木强询问是否需要他们送嘎嘎回去,这位倔强而坚韧的小姑娘蜿蜒谢绝了,她要一直守护到圣使大人离开,亲眼看见圣使大人进去地狱之门。

   
卓木强再一次与导师通话,两人一直在探讨着那些还未解开的疑惑,似乎谁也没有提起离别,教授更多的是叮嘱和关切,终于,卓木强道:「导师,我要挂断了,大家都等着我呢。」

   
方新教授最后道:「那我也不多说什么了,记住!家人,是代表着,没有人会被放弃,没有人会被忘记!」

   
卓木强同声道:「家人,就代表着,没有人会被放弃,没有人会被忘记。」手机合上,卓木强一拉拉链,连体潜水服穿套在身,顺着绳索攀爬下去,岳阳和胡杨队长最后负责处理痕迹。

   
卓木强漂浮在水面上,再次次仰望蓝天白云,片刻之后,相伴的就只有漫长的黑暗了,他暗暗想着,此时两岸,突然响起嘎嘎清脆嘹亮的歌声,声音悠长发颤,压过了瀑布的巨响,清晰的传到每一位队员的耳中。并未学习古藏语的诸严不禁问道:「唱的是什么,好像很悲伤的样子?」

   
卓木强淡淡答道:「是一首送别的歌。」说完,深吸一口气,身体向下一沉,耳边尽是朦胧的水声,什么都听不见了。平台上突然间便作了幽寂空谷,惟有缭绕的歌声在久久的回荡「冥河之上,亡魂声响,彼岸花开,此岸忧伤……」

第四章 再见龙骨船

   
所有人的装备都被防水塑料袋分装成一小包一小包的送进地下河,队员们也攀着水底绳缆越过了狭小的激流通道,张立和亚拉法师在地下河的源头,通道的尽头作接应。

   
「扑通」一声,像一件货物从高处跌落水中,卓木强站起身来,此次的水位和他们第一次迈入冥河相当,只是两岸站满了准备出发前往香巴拉的壮士和巾帼。张立一见到卓木强,马上指着岸边的一堆塑料袋道:「强巴少爷,这堆东西是你的。」

   
卓木强走上岸来,看了看灯光闪烁处,每个人都忙着将标了号的塑料口袋整理还原,他大声道:「大家听着,」指了指出水口的绳缆「最后两个人进来后,这条绳子,将被拆卸,我们只能前进,而没有退路,如今你们已经看到了这里的环境,这是你们最后一次做决定了,不管你们做何种选择,我卓木强,都衷心的感谢他,谢谢大家!」

   
结果不言而喻,所有的人都充满期待的望着漆黑幽深的洞穴另一头,斗志昂扬的背上巨大的背包,整装待发。当岳阳和胡杨队长进入洞穴后,被水浸泡过的绳索被割成一节节的顺流而下,卓木强心中一沉,他知道,从这一刻起,他们便切断了与外界的所有联系,下一刻,他们将要去到一个看不到光明的地方,伴随他们的只有无穷无尽的黑暗。随着卓木强一声:「出发。」两行人沿着冥河的两岸,面向茫茫黑暗,迈出了挑战死神的第一步。

   
黑暗好似永远没有尽头,洞穴的回音无数倍放大了纷沓的脚步声,呼吸声,水滴声,唯一听不见的就是那条漆黑的冥河的流淌声。这次进洞,比之卓木强和岳阳第一次下来时,水位又降低了不少,河岸明显增宽,潜伏在河岸下的嶙峋怪石也露出狰狞,在无数头灯照射下,光怪陆离的地下河奇景展露无遗,那些未见过的,每个人都在心里惊呼,但无一人发出声音,只是跟着大部队默默走着,唯恐踏破了这神秘的宁静。

   
张立等三人在前领路,卓木强一言不发,岳阳也有一种说不出的不安感觉,这水位越低,是否说明它的最低拐点即将到来,到时候,这水位,究竟会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上涨?突然间将河道填满么?

   
走了约两个小时,终于抵达了那艘经过张立他们鉴定和试验过的大船,虽然大家都有了心理准备,但在这死寂黑暗的地下空间,陡然见到这样一艘大船,还是引来了阵阵惊呼,那些呼叫声,被洞穴远远的传开了去,最后变得好似鬼哭狼嚎。

   
此时的蛇形船,被一根粗大的绳缆拴在头顶的岩柱上,静静漂浮在水中,高的一端昂首挺立,那奇异的造型,巨大的体积,古怪的表皮,无不令人惊奇。张立将手向牛皮船一指,到:「诸位,欢迎大家登陆方舟一号,开始我们的黑暗漂流之旅。」他按下开关,事先安装在蛇形船上的三盏探照灯齐亮,照得黑暗的地下河一片通明,张立保留的蛇形船身体的灵动,只在某些地方装置了部分现代电子装备,此刻的蛇形船,可谓集古代智慧和现代科技与一身。

   
严勇二话不说,将沉重的背包扔上了船,接着自己也跳了进去,那船竟然晃也不晃,浮力之强,令人咂舌。

   
所有人都进入牛皮船后,张立解开绳缆道:「你们瞧,这艘船的设计很有特点,几乎可以说就是为这洞穴航行设计的,它的船身狭长,几乎超过了洞穴的最大宽度,而龙骨是采用了奇异的脊柱结构,这样一来,在河道中这条船几乎不可能打横,也不可能倒退,而这种脊柱形龙骨,则使船身可以像蛇一样灵活的扭曲前行,哪怕是普通小船无法转弯的九十度直角,它也可以轻松的转过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可以说就是一条鱼,能自如的在洞穴中游动,而鱼的鳍和尾,就是我们手中的桨,来吧,让它动起来。」

   
船员分坐在船的两侧,背包就放在他们空出来的另一侧,身穿救生衣,手握塑钢桨,船头有一盏强力探照灯,船尾有两盏,确保每一位桨手在黑暗中也能看清自己身旁和前方的状况,掌灯的人分别是岳阳和塔西法师。第一次来过冥河的张立和卓木强就坐在岳阳身后,一来可以看清方向,二来可以提醒大家。

   
方新教授刚刚坐下就接到一个电话,另一头传来苍老的声音,急促地问道:“老方,你给我们看的那些东西,是从哪里搞到的?”

   
方新教授道:“哦!老彭啊!你是说那些鳞屑吗?怎么样,查出什么来了?难道说,真的是动物属性的东西?”

   
老彭似乎很激动,答道:“真不可思议啊!虽然我们反复推敲、反复验证,但是很明显,这的确属于某种动物,尽管说和今天的动物皮毛有所不同,但有生物皮革的角质层、基底层。”

   
方新教授道:“那是什么生物?有线索吗?”

   
老彭道:“没有,只是这种表皮结构和所知的大多数动物表皮不同,光通过细胞结构研究,能得到的线索太少,总之……总之很奇怪。这东西已经引起我的好奇了,如果有一小块就好了。你还能不能联系到拿东西来的人?”

   
方新教授苦笑道:“可惜,我现在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去了哪里……”
—————-20090427 1-16——————–
—————-20090515 补充17,第一部分完整—-
—————-20090520 完善章节目录————

历史上的今天

2015年:第一次参加家长会(64条评论)

2014年:快乐星期天307期:段子(79)(47条评论)

2012年:生活箩筐010(51条评论)

2011年:中星睿典专业技术考试模拟试题(2010.6)(34条评论)

2010年:Twitter 注册日期查询(77条评论)

2008年:出发,去北京(0条评论)

2008年:《丧尸飞车(Dead Moon Rising)》(0条评论)

2008年:博客启用中文域名(0条评论)

2007年:山东新泰莲花山记2[转](0条评论)

2007年:胜境之美――山东新泰莲花山记[转](0条评论)

2007年:关于DELL推出Ubuntu电脑(0条评论)

2007年:最值得阅读的美国十大IT博客(0条评论)

2007年:关于恶心人“雅阁女”(0条评论)

2007年:徐静蕾发布个人字体遭恶骂(0条评论)

2006年:毕业论文好难办啊...(2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

您的邮箱 *

您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