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密码》7 冥河之路 第三部分 地狱里的第二日

时间: 2009-05-16 / 分类: 收藏推荐 / 浏览次数: 2,401 / 0个评论 发表评论

第一章 激励与地底瀑步

   
大家轮番安慰,总算让黎定明的心情稍稍平复下来。胡杨队长主动要求和他换位置,于是王佑坐在了中间,胡杨队长坐了船尾。

   
船头坏掉的探照灯被张立换过,他对这种情况早有准备,带了好几盏备用灯来,惟一失算是没想到涌水如此激烈。想了想,他提出建议,妥善利用扎在船的肋骨里的主绳,每个队员都用快挂与船身绑在一起,这样就不怕颠簸时被抛飞了。说做就做,张立换好灯头,跟着就着手改造蛇骨船。很快,这艘船又灯火通明地再度启航。

   
岳阳盯紧了电脑,仔细的辨认着他们走过的路径,同时用仪器测量走过的路程。顺流飘过二十一公里后,他沙哑地对卓木强道:“强巴少爷,让大家注意控制速度,减缓行驶,我们开始进入岔路最多的区域了,稍不留意就可能迷路。”

   
卓木强大声道:“第三组尾排停浆,严勇、李庆宏(李庆宏在之前已经失踪,此处可能有误)、肖恩和塔西法师,放缓挥浆频率。”怕肖恩不懂,还用英文说了一遍。

   
岳阳紧盯着前方的河道情况,见墨黑色的河水出现细条形的水纹,忙道:“强巴少爷,激流区,又是激流区!”

   
卓木强高喊:“进入激流区,全员准备!”

   
所有的人都拿出浆来,刚准备好,便听岳阳沙声高叫:“地底瀑布!”

   
整个船从船头开始跟着一沉,又开始一轮云霄飞车般的感觉。蛇形船紧贴着水面,像一条巨大的软体虫滑下瀑布,船身未稳,船头再度凌空坠落,又一道地底瀑布,如此一连五道,真多亏了张立的攀岩式挂靠,船员才没有被抛下船去。

   
不过,这一阵接一阵的自由落体运动,和连续五次从五米高度跳下并没多少分别,船员们都白着脸,胃里一阵恶心。

   
这还没完,第五轮从地底瀑布跌落后,岳阳又道:“地下河主河道,三级预警!”

   
诸严忍不住骂了句粗口:“***!”

   
话音未落,蛇形船已重重地坠入河道中。

   
这条地下河主河道宽度足有二十米,自动向西奔涌,滔滔水浪足有三四米高,坠入后的蛇形船就像是从边壁一个小孔被冲出来一样,一入主河,整个船身就横了过来,探照灯不住在河道两岸夹壁画着一个一个的光圈。

   
岳阳顾不上嗓子痛,直接大声呼喊道:“方向,稳住方向!左排船员收浆!右边倒划!我是说倒划!别顺着划了!换方向,换方向!”

   
“前方两百米左向有一条岔道,大家一齐……来不及了!”

   
“听我说!我说左的时候,左边的船员就全力划桨,右边的就反方向划,这样就能控制住方向了!如果我说右,则与左相反。我说进,就全体向前划,我说退,就全体向后划。明白了吗?”

   
“注意,左!”

   
“错过了,前面还有五条岔路可供我们选择,右!右!右!”

   
“一定要先把船身稳下来!接着来,右!”

    “右!”

    “右!”

   
“不行,船摆不正方向,根本就无法进入预定洞穴,看来只能等这条船调整到笔直向前了。前面河道也有分岔,但是从颜色标记来看,不是很好走。”

   
硕大的蛇形船就这么在巨大的地下河中打着旋儿,时而撞一下左壁,时而撞一下右壁,接着反向旋转。每次碰击都会引发猛烈的回弹,坚韧的船体似乎没有问题,但坐在船内的队员,尤其是新队员们,都有些受不了。光是旋转产生的离心力就足以使人头晕眼花,更别提每次碰撞产生的巨震了,简直像要把五脏六腑震出胸口一般。有时当船飞速向边壁撞去,来不及收浆的队员都被震得虎口发麻,幸亏船桨是塑钢制品,就算被撞得再厉害也只是弯曲变形,不至于折断。

   
剧烈旋转让船里的人根本无法稳住身体,频频有人和队友撞在一起,要不就是遭到肘击脚踢,要不然就是让船桨亲吻,顿时黑紫一大块。岳阳最倒霉,位在卓木强的正前方,强巴少爷的骨头多硬啊!虽然不是有意的,仍把他打得手脚发软,每次意外撞击,总能听到他的惨嚎。

    “小心!”

   
“你撞到我啦!”

   
“哎呀!我的背!”

   
“都坐稳,坐稳!”

   
“你的船桨!”

   
“我的屁股啊……”

   
探照灯的闪光更是增加了眩晕感,没多久,王佑突然感到脸上一热,滑腻腻的不知道是什么,扭头一看,竟然是孟浩然无法忍受旋转和撞击,将吃下的东西都喷了出来。王佑的胃里本来就已经七上八下,被喷了一身,心头只觉得说不出的恶心,斜靠着船舷,嘴一张,也是吃什么吐什么了。

   
坐在孟浩然背后的赵祥大叫起来:“吐到我身上了!”

   
卓木强大声道:“别吵啦!抓牢主绳,统统收起浆来!这条河道不短,还要转好一阵子,都给我挺住了!如果犯恶心就趴在船舷上吐,不要老盯着探照灯照射的地方看!”

   
所有的人都好像坐在转轮上,被转得七晕八素,不辨东西。

   
浪高三至五米,接连不断的迎头冲击,若换了别的船,此刻的情形也不容乐观。可扭动船身的灵动性,在这波涛汹涌的浪谷峰尖里,反而成了一种危险的性能,在船头开始攀越另一个大浪时,船身还在浪谷,整个船就折叠成“V”字型,船头船尾的人全向中间跌。等刚攀上浪尖,蛇形船又像断了脊骨似的,整条船往两边坍塌,形成一个倒“V”字型,中间的船员又往两边反摔。并且,在这过程中,整艘船还在不断的旋转。

   
此时的蛇形船,就好似生命即将走向尽头的蝴蝶,船头和船尾就是蝴蝶的双翼,不时挣扎着扑闪,却还是无可奈何的打着旋儿飘落。若非船员集体用绳索拴牢船的肋骨,早已不知跌下船多少次了。

   
越过一个浪峰,卓木强压在岳阳的背包上,两人一齐被船的惯性向左抛去,就像挂在秋千上的一支铅球。他大声询问道:“已经错过了多少个岔道了?”

   
下一刻,岳阳反压住卓木强的胸口,两人一同被向右抛,声嘶力竭的回答道:“不知道啊!没有光!我什么也看不见!”

   
的确,探照灯的灯光不是高高斜射向顶壁,就是直插入水中,根本看不清边壁的情况。岳阳大声道:“张立!能不能让探照灯别跟着船晃来晃去?”

   
张立也大声回答:“啊!你说什么?”

   
又一个滔天大浪袭来,一切声音都被打断。

   
船的两头又是一弹,顺时针一转,卓木强和岳阳同时向张立压过去,诸严的半个身子则被抛出船外,只能用双手抓紧安全绳,放声高喊道:“张立,你踢着我的脸了!”

   
此刻的张立正被岳阳和卓木强挤得像压缩饼干,勉强路出一丝苦笑,说道:“不好意思啊……”

   
话音未落,蛇形船不知道是和左边还是右边的边壁一碰,猛地一弹一震,紧跟着又反向旋转起来。

   
这回撞击力度极大,以至于右排船员全被甩出船外,全凭一根根安全绳挂在船身上。就是还在船内的人,也被飞速旋转的蛇形船拖拽得飞了起来,双足离地,在探照灯照射下,就像一排挂在狂风中的腊肉,东漂西晃。

  
卓木强又大声对身后的人道:“后面的,又没有看清,我们错过了几个洞穴分支?”

   
没有人回答,通常岳阳无法观察到的事情,别的人也无法办到,更何况目前的情况糟透了,才挡住不知道是哪位喷出来的酸臭扑鼻的半消化食物,背后又被人一阵拳脚相加,人人都身不由己的东跌西倒,蛇形船则好比那狂怒的公牛,要将骑在牛背上的牛仔们一个个掀翻。能在这样的旋转和跌宕中强压下胸中翻涌,克制着不呕吐的,也就那么几人而已。

   
飞速旋转之中,卓木强目光一闪,见探照灯照射的方向好像有几个黑黝黝的洞口,看来地下河主道已经到头,很快就要进入分流河道,忙道:“岳阳,前面就是分岔口了,注意观察,我们进的是第几洞!”

   
话音刚落,“呼”的一声,一个硕大的背包好似一座小山飞来。此时卓木强正随船一齐向右做着旋转,脚下跟打醉拳似的,百忙之中挥手一托,那座小山改朝岳阳后脑一撞,跟着飘出了船体,没入漆黑的河中,不见踪迹。紧接着,后面不知又是谁的背包“呼”一下飞了起来,差点把严勇撞飞。

   
张立全身悬空,侧头避开横过来的严勇的脚,大叫道:“谁的包掉了?大家抓牢背包!别让包被船甩出去!”

   
他当初设定的固定点,是根据第一次漂流时激流的强度来考虑,没有预想到后头会有如此可怕的地下激流,导致背包的背带终于无法承受如此巨大的离心力,自行断裂飞走。

   
整个过程几乎都在一瞬间发生,那一幢幢得岳阳眼冒金星,高声道:“我看不见!强巴少爷,我看不见!”

   
待恢复视力后,见蛇形船在一条较小的河道中旋转,灯光照射下,边壁离船身已经非常接近,他不禁喃喃道:“我们……我们已经进入岔道了吗?”

   
卓木强应了一声:“嗯,小心!”

   
蛇形船又猛然撞上边壁,跟着左右摇摆不定,还腾在半空中的人陡然感到拉力消失,齐刷刷跌落船内,又随着船像摇筛子一样来回滚动。

   
蛇形船像灵蛇一般拐过几个S形弯道,似乎又进入了另一个洞穴旁支,但此刻所有人都被折腾得仰躺在了船底,完全没有爬起来一探究竟的能力。

第二章 变故突生

   
随后的震荡起伏都要小得多,但三四米高的浪头还是一波接一波,加上飞速向下的冲击力,船上的人并不好过。这一次让人筋骨寸断的激流勇漂足足持续了七个小时,七个小时像骑着野牛一样没有停歇地上窜下跳,七个小时像风扇一般的旋转,没有停泊、没有平静,当船进入浅水区并逐渐平稳下来时,人人都已精疲力尽,更有几名队员被摔得口吐白沫,猛翻白眼了。

   
“我们这是在那里了?”卓木强望着头顶一片漆黑,似乎在问,又似在喃喃自语。

   
岳阳道:“不知道,强巴少爷,我们该起来看……看……”他说得吃力,行动更是吃力,人在船底扑腾了好一会儿,只听见脚后跟、背脊和船皮拍打得“噗噗噗”直响,就是怎么也没能起身。

   
张立道:“在地狱啊!我们来地狱快两天了吧!如果再有两天这样的经历,我想我是坚持不到走出去的那天了……”

   
卓木强试着翻身坐起,却发现脊骨像不属于自己似的,怎么也动弹不得。他咬咬牙,用双手肘支撑着身体,斜靠在船壁上,一点一点地往上挪,总算把头抬了起来。接着,他就看见了四个站立着的人:塔西法师、亚拉法师、吕竞男和肖恩。不过,肖恩蓬头垢面、脸色青紫,衣服上污迹斑斑,不似另三人跟没事儿一样。

   
三位密修者自不用说,可是连肖恩都还能站起来,卓木强突然觉得一股力量由下而上充满全身,一咬牙,竟然也跟着站了起来。

   
四名还站着的人都在帮助那些体力最弱的人,卓木强这才终于看见这艘蛇形船的现状。三盏探照灯中,只有一盏尾灯还是好的,另一盏就向被拧断脖子的鸡头,耷拉在龙骨上,有气无力地忽明忽灭,头灯则早就不知被甩到了哪里去。船体内一片狼藉,到处都是众人的呕吐物,还有几个背包,虽然没有被甩出船外,却从背带处被扯开一大道口子,衣物、食品等散了一船。

   
除了他们五人,其余的成员都是仰面朝天,历经这番凶险,只要他们目前还能出气,就是最好的局面了。

   
卓木强接着看向身边的人,岳阳和张力的呼吸很均匀,就是起不来,诸严喘着气,但还挺得住,严勇也斜靠在船身,兀自不住的喘息着。

   
再看看受伤较重的那几人,张健的背心染红了纱布,吕竞男正在一旁忙碌着,肖恩则在对他前面的黎定明探鼻息,孟浩然在吐白沫,塔西法师在照料他,王佑也吐着白沫,由亚拉法师替他做检查。

   
卓木强抬了抬腿,像醉汉一般颠了两步,渐渐稳住身体,一步一顿地朝船尾挪。他感觉眼下就像在审视战后的战场,又或是重临地震后的灾区,躺在地上的人无一不是大花脸,脸上五颜六色的,跟抹了油彩一般。他自己也不好受,在混乱中,右眼不知道是被谁用拳头或脚跟重击了一下,现在看东西得眯着缝,估计有些肿了。

   
对了,敏敏呢?敏敏怎么样了?卓木强心中一惊,见吕竞男正好挡住了唐敏,估计情况稍好,但还是放心不下,踉跄着大踏两步,来到唐敏的位置。

   
唐敏正靠在她自己的背包上,头发披散下来,遮住半边脸。卓木强小心地蹲下身子,细细询问道:“还好吧?敏敏。”

   
唐敏无力地哼哼了两声,算是回答。卓木强接着抬手拨开她的头发,却给入眼的画面惊出一身冷汗,差点脱口而出:小姐你贵姓啊?

   
唐敏偏了偏头,又让头发遮住脸,低声说道:“我没事,你去看看其他人吧,他们更需要帮助。”

   
卓木强刚准备起身,唐敏又挥了挥手,似乎想拉住他的衣服,但终究没能抬起来,只道:“背包,中间夹层,都是医疗用品。”

   
他隔着头发抚摸了一下唐敏的脸:“嗯,知道了,你好好休息。”

   
再起身时,只船尾的巴桑已挣扎着跪地直立起来,船头的岳阳虽然还没能起身,但向前爬了两步,将头搁在船舷上,借着背后的探照灯光关注着深邃的、无边的黑暗。

   
卓木强一转身,便听吕竞男道:“纱布。”忙打开背包,将纱布递过去。

   
跟着,他来到黎定明面前,只见肖恩的眉头都拧成了一字形,低声说道:“他好像不行了。”

   
“什么?”卓木强大吃一惊。虽然这次激流来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凶险,但这种程度的猛烈震荡和旋转,最多导致头晕目眩、恶心呕吐,还不至于引发死亡,除非在船骨的碰撞中断了骨骼,使内脏严重受损。

   
一探气息,果然,黎定明气若游丝,胸口停止起伏。一摸脉,没有脉象!一探胸口,没有心跳!

   
“怎么会这样的?”凭着不过几下的触摸,他已确定黎定明身体的挫损有限,骨骼完好,并不像是遭受严重内伤的样子。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已经不容他多想,连忙像肖恩道:“强心剂、胸外按压、人工呼吸!”

   
吕竞男也看了过来,问道:“怎么了?”

   
卓木强道:“他没气了。”

   
“什么?”吕竞男同样震惊无比。方才她正是因为见黎定明似乎并无大碍,才转而救护伤势明显的张健,怎么一转头,人就没气了?急忙追问道:“呼吸道畅通吗?是不是呕吐物哽咽??”然而她也知道,他们吃的食物都是压缩食品和罐头,就算是呕吐物也成糊状,不会有大块呕吐物阻塞呼吸道。

   
肖恩已经为黎定明作了口腔清理,摇头道:“呼吸道内没有异物。”取过一张纱布,垫在黎定明的嘴上,准备进行人工呼吸。

   
“怪了!”吕竞男柳眉倒立,对卓木强道:“你来帮张健包扎。”一到紧急关头,她习惯性的摆出了教官架势,卓木强也听命而去。

   
她很快检查了黎定明的喉部,并没发现明显撞击伤,心道,难道是肺部挫伤?打了一剂强心针,利用头灯一检查,瞳孔已经散大,对光反射消失,不由得吹了口气,仍对肖恩道:“继续胸外按压。”

   
此时,巴桑、胡杨队长、张立等人也都能够站起来了,开始帮助另一些受伤的人。

   
卓木强为张健缠好绷带,张健道了声谢,正准备再去看黎定明,突然一声尖锐的哨声传来,惊动了船上其余的人。

   
哨声是从船头传来的,是岳阳!

   
张立在船头喊道:“强巴少爷,你过来一下,岳阳有话告诉你。”

   
原来,岳阳一直在船头休息,刚一有所发现,就打算通知卓木强,但一张口,却发现声音又嘶又哑,根本叫不出来,想叫张立,偏偏张立又去了后面,诸严还在那喘气呢,看来声音也大不到哪去,索性吹起了救生哨,把张立先给唤回来。

   
卓木强来到岳阳身边,俯身问道:“怎么了?”

   
岳阳尽量大声道:“我们不能就这样……顺流而下,得划船!水……水位降低太多了!下一次涌水就快来了!”

   
卓木强倒吸一口冷气,这蛇形船才刚刚稳定下来,船上的人还横七竖八地倒了一地,他根本就没想到这个问题,马上下令道:“张立,你赶快把灯光问题解决!胡杨队长刚忙看看还有哪些队员能动,我们不能躺在船上休息,得赶快划船,必须先找到一个可以拴船的地方。大家坚持住!如果你们还能动,都拿起浆来,继续划船!”

   
严勇、唐敏等都坐了起来,看来还能拿船桨。

   
此时,吕竞男从后面走上前来,低声对卓木强道:“黎定明走了。”

第三章 大昭寺前的男子

   
虽然卓木强已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结局,但还是足足愣了有十几秒。黎定明就这么走了!一个优秀的动物学家,对生命充满热爱的人,他不是还要带最美丽的蝴蝶给女儿吗?但此刻不是伤心的时候,卓木强只能微微点头表示知道。

   
是的,他知道,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在这样的漂流行动中,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死亡是不可避免的,只是,他们都没想到,死神会来得这么快。

   
灯光亮起,张立将船尾的探照灯换了一盏,匆匆走过,汇报道:“后面的灯好了。”手里拿着另一个灯头,又匆匆朝船头赶去。

   
蛇形船又一次加速,还能动的队员们重新在自己的位置坐下,握着塑料浆,一桨又一桨向前划。动作是那么机械,但每一次入水都是那么稳,没有人喊号子,节拍却依旧整齐。而他们的希望在哪里?就在无边黑暗的最深处。

   
王佑和孟浩然的身体太弱,没法子动,张健原本也想握桨,但吕竞男说这样会让伤口裂开,反而使情况更糟,没让他拿。岳阳的手骨似乎被卓木强给撞脱臼了,但竟然没感觉出来,幸好亚拉法师给他接了骨,可暂时还是拿不起桨,只能像一个侦察兵那样趴在船头,用眼睛给众人指路。

   
黎定明的尸体就躺在他的背包上,好像睡着了一般,没有人去惊动,让他继续静静的躺在哪里。只是,每个人都将桨握得更紧,要将黎定明的那份力一齐使上。

   
心绪随着在黑暗中无声前进的蛇形船游走,卓木强耳边仿佛又想起了阿爸的话:“有光即有影,有明则有暗。人之所以成人,那是因为他们除了生存和繁衍以外,几乎抛弃了作为动物的所有原始本能行为,让自身行为建立在文明的基础之上。然而,人心是复杂多面的,由人群构成的社会更是纷繁庞大,不可能人人都生就一颗充满善意的心。神的正面意义就在于此,他让人类相信美好的事物,相信心灵的纯洁,并在信仰者心灵受到伤害时,给予安慰与补偿……但是,在这世上,黑暗毕竟才是永恒,光明只是短暂的一瞬……”

    拉萨。

   
大昭寺门前广场,两根象征历史的石柱昭然向天,古朴雄浑,揭示着历史的沧桑变迁,用斑驳的文字刻下曾经的盟誓。寺内的座座金顶在阳光下分外耀眼,引得无数游人拍照留念。

   
此时,广场不引人注目的一角,一位胸前挂着数码相机的休闲装男子正有模有样的拍摄着。他头戴着一顶遮阳帽、一副能遮住半张脸的大蛤蟆镜,立领的休闲服又几乎将鼻下的嘴唇和下颚完全遮住,但这样的装束并没有引起旁人的注目,毕竟现在年轻人穿成什么样的都有,更何况在这个中外游客常年来往的地方。这个毫不起眼的男子在小广场转悠了两圈,才向寺门走去,路过唐蕃会盟碑时,“嗤”地发出一声冷笑,充满嘲讽之意。在他身后,一名高大的外籍游客始终保持一定距离跟随着。

   
从正门进入后往左,是一处巨大的露天广场,男子在广场上长久的驻足,似乎在思索,又似乎还在冷笑。那名高大的外籍游客看了看广场散布的游人,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朝那名挂相机的男子靠近,语气却是非常的谦卑:“先生,我们还是换一个地方吧!这里人太多了。”

   
恭敬中带几分卑微和虔诚,出声着赫然是马索。

   
挂相机的男子冷笑着说道:“怕什么?放心好了,若他真地连你都怀疑,那他就无人可信了。”

   
马索点头哈腰道:“是,是。另外那些人已经有眉目了,他们打算三天后在车臣开一次聚首会,似乎是准备商议联手行动,这是地址。”说完,静静地站在一旁等回音。

   
挂相机的男子显然并不耐烦这样一条巨大的哈巴狗跟在自己身后,接过地址后直接道:“柯夫会继续帮助你们的,你可以回去覆命了。”

   
马索迟疑道:“可是……那个……我回去该怎么跟老板说?”

   
挂相机的男子道:“你就说,稍晚一些时候,柯夫会亲自打电话给他,别的什么都不用说。”

   
马索应声,正准备离开,却发现那挂相机的男子还盯着地板看,不禁问道:“先生,这地,有什么特别吗?”

   
相机男子把眼睛往鼻梁下一拉,露出一双眼睛,马索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每次看到那双眼睛,他都感到心颤,那可是连老板都惧怕的眼神啊!眼睛的上眼睑很平整,好像梯形,不管从什么角度看过去,都会感觉那双眼睛正在俯视自己,目光中带着冷漠、悲哀、怜悯。而不论是谁,一看见这种目光,都会立刻感到一股从脚底升起的寒意。

   
“哼!”男子重新扶好墨镜,笑道:“这可不是普通的地,这片地会被血染红。就在一千年前,朗达玛向寺里的僧侣发布命令,要不转职位天葬师、屠宰师,要不就只能接受活人天葬和屠宰,并说,你们不是一直从事着这样的工作吗?当时,寺庙里的僧侣只有这两种选择,挥动屠刀、剔刀,剜下别的僧侣的肉,或者成为刀下鬼。牲畜的粪便上躺着喇嘛的腐尸,腐臭的尸气充斥着整座寺庙,此后的数十年,不敢有人从这周围经过,可如今摇身一变,却成了最神圣、最圣洁的地方,不是很讽刺的事吗?最美丽的鲜花开在最腐败的土地上,最多蛆虫蠕动的地方就是生物诞生的所在,你明不明白?”

   
马索道:“先生妙语,果然高深,小的不明白。”

   
挂相机男子面色一变,冷冷道:“你回去吧!记住,好奇心会害死猫。”

   
马索离开后,男子仰头望天,透过太阳眼镜,双眼露出深深的悲哀,喃喃道:“车臣啊……看来我还得亲自走一次。”

第四章 浪口余生

   
黑暗中整齐的破水声,好像死神轻轻打着拍子,每一刻都提醒着这些还活着的人,这是一个随时都会让人失去生命的禁地,这是凡人止步之境,这里是冥河!

   
急促的拍水声传递着一种信号,死神的脚步,正步步紧逼,寻穴而来。

   
如果在涌水到来之前,还不能找到可以拴船的石柱,那么等待他们的,就不只是五米浪高那样的漂流了。

   
“哗啦……哗啦……”船桨入水传来巨大的阻力,像压在众人胸口的一块石头。忍着身体的剧痛,每一次挥桨都牵扯着不住的颤动,但没有人停下。哪怕只多一点点力量,船也能快一点点,而只要快一点点,就多一点点活下去的希望。

   
“还没有发现吗?”卓木强低低问道。

    “
没有。”岳阳的眼睛又涨又涩,却不敢有丝毫松懈,张立专为他配了一盏仰角四十五度的探照灯,以方便找到头顶绝壁上用来拴船的柱子或是凹槽。只是,通道内都是被涌水冲刷得无比光滑的石壁,就像在自来水管内部,要想找到那可以拴船的地方,谈何容易?不知道何时就会开闸放水,他们正在和死神赛跑。

   
死神的脚步很快就临近了,水面开始出现细细的波纹,负责看着前方河道的诸严最先发现这一情况,手一颤,差点将船桨掉入水中。

   
“来了。”他轻轻说道,只有身边的张立和岳阳能听到,但很快,这两个字便传到每一位船员耳中。张立和岳阳将这简短的一句话像递纸条般,一个一个传下去。

   
听到岳阳的声音,卓木强深吸一口气,握桨的手更加用力;吕竞男微微一笑,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唐敏的眼中透出惊恐,但看了吕竞男后就变成欣喜;肖恩第一次变了脸色,胡杨队长眼角微微颤动,巴桑磨着上下齿,斜眼瞟着亚拉法师;亚拉法师一动不动,还是那副行将就木的面容,保持着自己的淡定。

   
又划了一段路程,细碎的波纹逐渐扩散开来,众人耳中开始出现“嗡嗡嗡”的蚊吟声,那是死神战斗的号角。每用力挥一次桨,就离死神更近一步,但是他们没有退路,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也只能勇闯到底。

   
张立有些耐不住了,抢问岳阳道:“还没有看到有可以停靠的地方吗?我们已经在这条通道里走了这么久,会不会过了?”

   
卓木强叮咛道:“不要干扰岳阳。”

   
岳阳心头又何尝不紧张?一双眼睛鼓得都快突了出来,可是放眼四望,只有平滑如镜的黝黑色岩壁,别说石柱,连一丝裂缝褶皱都没有。

   
蚊吟之声越来越响,人人心中如擂木震鼓,严勇虽面无惧意,但手上青筋绽起,握浆如触电;诸严眼露悲色,手抖脚颤;张健嘴里不住念叨:“世界在神面前败坏,地上满了强暴。神观看世界,见是败坏了……神就对诺亚说,凡有血气的人,他的尽头已经来到我面前。因为地上满了他们的强暴,我要把他们和地一并毁灭……看哪!我要使洪水泛滥在地上,毁灭天下。凡地上有血肉,有气息的活物,无一不死……”

   
赵祥犹豫着,看了看身边的人,觉得自己似乎不应该害怕,于是专心致志去控制狂跳不已的心。王佑和孟浩然吃了药、打了针,此刻都还在休息,反而没有感觉。

   
诸严终于双手发颤地问道:“我们……是不是……都要死在这里了?”

   
卓木强扭过头去,微笑道:“放心,我们会找到停船的地方的。虽然现在声音响,那潮头其实离得还远着呢!”接着,他的声音一大,喊道:“接着划,来唷!马泉江水高千尺唷——”

   
高亢的嗓音在黑暗中有如惊雷,众人心头都是一震,从各自的思索中被惊醒。距离卓木强近处的张立和严勇小声应和道:“嘿唷!嘿唷!”

   
卓木强又道:“飞鸟不渡熊绕道唷——”

   
诸严、张立、岳阳、严勇、胡杨队长都加入了应答的行列。

   
“嘿咗!嘿咗!”

    声音大了些。

   
“雾锁江颜浪滔天唷——”

   
“嘿唷!嘿唷!”吕竞男和唐敏也加入其中,为雄浑的应答音增添几分清脆激昂。

   
“险滩礁石胜阎罗哦——”

   
“嘿唷!嘿唷!”张健、巴桑、赵祥也吼了起来,声音越聚越大。

   
“藏巴的男儿有热血唷——”

   
“嘿唷!嘿唷!”肖恩、亚拉法师、塔西法师也加入了进来。虽然他们不大明白,可那吼声中似乎真蕴含着一股力量,就像一剂火引,要将体内的血点燃。骨子里迸发出澎湃的热量,一定要借大声呼喊才能宣泄。

   
“浑身都是力和胆唷——”

   
“嘿唷!嘿唷!”热血沸腾起来,一群衣衫褴褛、血污满面、浑身伤痛的人,面对那无尽的黑暗,发出了震天的吼声,声音掩盖了船桨激水,掩盖了岩壁蜂鸣。

   
“敢上刀山敢下海哟——”

   
“嘿唷!嘿唷!”

   
“敢穿恶浪迎激流哦——”

   
“嘿唷!嘿唷!”

   
一声声发自内心的呐喊,驱逐了所有阴暗和恐惧,伴随着这雄壮的吼声,蛇形船如飞一般向前。朝着死神来临的方向,迎头而上。

   
卓木强喊道“乘风破浪船似箭唷——”的同时,岳阳不顾嘶哑的吼声终于窜进来:“我看见了!强巴少爷!”

   
岳阳的灯光牢牢的索死右方十来米高的崖壁,上头突起了一块,像一双巨人的耳朵,耳朵眼里直立着约有一米直径的石柱。

    “停!”

   
所有桨手立刻倒挥船桨,蛇形船就像钉子一般稳稳得钉在河面上。同时,诸严面色惨白地盯着前边,低声道:“我也看见了……”

   
前方,白色巨龙张开了大嘴,已然进入了探照灯的照射范围内。

   
张立用双手在大腿上一撑,忍着伤痛霍然站起来,大叫一声:“强巴少爷!”跟着在船上一跺脚跃起。

   
卓木强哪能不会意?双手一架,正好让落下的张立踩在手心,接着用尽全力往上一托。张立的身体登时再高一米,手腕一番,飞索“嗖”地射出,双脚则不停步地在崖壁上“蹭蹭蹭”蹬了上去。

   
下面的岳阳早将那捆主绳递出,卓木强将拴有块挂的一头抡起,“呼”的一下子向耳朵眼位置抛去。此刻张立也正巧刚到,而那滔天的白浪同样赶了上来,近在咫尺。十几米高的巨浪啊!蛇形船在它面前就像一条微不足道的爬虫,船内的新队员有些忙闭上眼睛,不敢再看。

   
卓木强将主绳的一头抛出之后,看也不看,跟着就将绳子的另一头大力一甩,在船的龙骨粗大处绕了好几匝,接着讲绳头剩下的部分往腰间一绕,双脚抵住船头龙骨,做好最后的准备。

   
张立在高处重复了同样的事,将主绳朝石柱一抛,利用块挂的重力绕支柱两圈,剩下的部位也往腰间一绕。刚绕一圈就发现白浪已将蛇形船冲走了,赶紧抓紧绳端,身体斜依着这个仅能容下一个人的小坑,双脚死死抵住石柱。

   
又一次,主绳将龙骨缠得“嘎嘎”作响,又一次瞬间被激流吞没,然后从激流中挣扎着探出头来。卓木强猛地甩开遮挡在眼前的水珠,高昂着头,在他前面的岳阳也从水中抬起头来,与他对视,露出会意的微笑。

   
还活着,这比什么都重要。

   
张立拴牢了主绳,跳进船来,一落入船中就瘫倒在船底,一动也不想动,直到此刻,才觉得百骸俱裂,浑身散了架似的。

   
同样坚持不住的也包括了卓木强、诸严、胡杨队长、肖恩……等人,大家一路拖着身上的伤痛划船,直到这时,总算找到一处较为安全的地点,绷紧的神经一松懈,顿时再也支撑不住身体,纷纷倒下。

★前六部电子书推荐下载:《藏地密码》第1-6部全本精编版,PDF电子书下载

历史上的今天

2012年:有道搜索“唐古拉”版试用(81条评论)

2011年:我的轻博客:点点&推他(含邀请)(97条评论)

2010年:快乐星期天101期:幽默语录(5)(62条评论)

2008年:[为注震区孤儿捐款]MSN 彩虹行动:一切为了孩子们(0条评论)

2008年:校内也要推出页面聊天工具?(0条评论)

2008年:译言翻译《地震搜救手册》&《地震安全手册》(0条评论)

2008年:又停水了,糟糕的大连市政建设(0条评论)

2006年:马上要毕业了(0条评论)

2006年:google Vs 微软,战争还要多久...(0条评论)

2006年:说说我中奖的事情吧(0条评论)

2006年:ADSL续费了(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

您的邮箱 *

您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