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密码》7 冥河之路 第五部分 (上)

时间: 2009-05-19 / 分类: 收藏推荐 / 浏览次数: 2,827 / 0个评论 发表评论

第一章

    “海呀——”

   
仿佛回应着岳阳惊恐的叫声,远处传来闷雷般的低吼。

   
卓木强心中一沉,这也正是他刚刚想到的。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西藏原本是一片宽广无际的大海,海边有一处森林,所有生物都在森林中自由的嬉戏。有一天,一只五头毒龙将海水搅得天翻地覆,森林中的生物被逼得无路可去,只能祈求神灵的庇佑,于是,天上降下五位仙女,制服了毒龙,并帮助森林里的生物恢复家园。大家自是无比感激,并恳求仙女们留下来继续帮助他们。

   
仙女们发了慈悲,喝令大海退去,露出茂密的森林和草甸,她们自身则化身五座高峰,永远保佑着自己脚下的生灵。那五座高峰,就是喜马拉雅山脉以珠穆朗玛为中心的五座最高峰。

   
不难想见,科学家们对这种神话故事自然是一笑置之,可随着科学的逐渐发展,他们开始怀疑,数千万年前,喜马拉雅山脉附近的确有一片汪洋。

   
喜马拉雅山脉的形成,导因于地球板块运动的造山运动,在大约三百万年前开始隆起,并且至今还在逐渐上升中。

   
近二十年,科学家们在喜马拉雅山脉发现了史前的海洋生物,包括三叶虫、菊石、鹦鹉螺等化石标本,从而简介证实了推论,把这造就世界第三极的运动称为喜马拉雅造山运动,而史前的这一片汪洋,则称之为“喜马拉雅海”。

   
可是,随着喜马拉雅山脉的隆起,这喜马拉雅海应该退去,融入今天的印度洋领域才对。如今,横在卓木强他们那艘小船面前,辽无际涯且黑暗无边的,究竟是什么?

   
岳阳说出了这一惊人之言后,船上出现片刻的安宁,大家都需要用自己的思维想一想,存在于喜马拉雅山脉地下六七千米深处的,究竟算什么?

   
船中和船尾的人都放下了船桨,靠了过来,本能地想聚集在一起,希望找到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法。

   
“海……怎么可……可能?”面对这徒然变得无边无际,充盈着水的空间,张立憋半天才犹豫地问道。

   
严勇突然探出大半个身子,倒吊在船舷上,猴子捞月般猛捧了几捧冰凉的水浇在自己的脸上,随后一昂首退回船上,大口呼吸着,大声地说道:“是淡水,哪里是***什么海?不能叫海,是淡水!是淡水湖,是湖!”他反复地强调着,仿佛“湖”的称呼,怎么也比海听起来要容易接受一点。

   
卓木强缓缓道:“在青藏高原,对巨大的水泊,不管淡水或咸水,都称作海。措就是海的意思,不是今人所说的湖。”

   
胡杨队长向前探了探头,嘟囔道:“怎么可能是海呢?怎么可能是海呢?”

   
岳阳低声道:“我也是刚刚才想到的!首先是那些涌水,什么力量让他们从低海拔倒流,而且是以如此可怕的方式?还有,它们每天会出现两次,如果我没估计错误的话,在同一个地方,两次涌水的间隔是十二个小时。然后,这幅地图的出口,看到了吗?出口的排列是半球弧形,从地图上的标注看,直径恐怕有上千公里,而这种喇叭状地形,让我想起了浙江的钱塘。间隔十二小时的涌水和喇叭状地形,将这两处疑点联系在一起,就找到了造成水流倒灌的原因。”

   
“潮汐,是潮汐力!”肖恩叫了起来。

   
岳阳点头道:“因此,这个海,恐怕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大。如果说这些地下水系统,真的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从可可西里到阿里,那可是囊括了整个青藏高原,天哪!”

   
张立道:“这……这湖,究竟有多大?”

   
卓木强忽然想到什么,向岳阳道:“快!测一下水有多深。”

   
岳阳拿起镭射测距仪,手一摊,将仪器面朝卓木强,意思是:怎么测?卓木强这才想起,所有仪器都失灵了,除非他们有人能下到冰冷的水中。

   
胡杨队长听出了端倪,也十分震惊道:“如果说这是海,整个青藏高原地表面积是二百五十万平方公里,可我们在地下几千米深处,地下可以延伸到四川、新疆、尼泊尔、印度、不丹,这个面积……这个面积要比地中海还大啊!”

   
严勇突然像被人抽取了全部力量,跌坐在地上,喃喃道:“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卓木强安慰道:“嗯,这海……哦不,这湖,一定没有胡杨队长说的那么大。你们想,我们在地下河就行走了几百上千公里,这……湖的面积,肯定比整个青藏高原小……小多了。”

   
唐敏道:“又或许,我们的出口就在海的边缘,前面说不定只有几十公里,或者几公里,往前划一段就……就可以看到光了……”

   
卓木强看了看围绕在身边的船员们,各种表情都有,特别是严勇,露出了绝望,这种情绪可不好,非常不好。

   
赵祥的脸色最难看,他至少有三餐没有进食了,持续不断的呕吐却坚持不肯注射冬眠,这样下去,下一个死亡的极有可能就是他。

   
这时候,一种奇异的啸声从远处传来,很快变成万千雷鸣,岩壁在颤抖,大海在咆哮,正是他们在地下河洞穴中百思不得其解的涌水力量源头——海啸!

   
卓木强坚决道:“快!所有的人回到自己位置,系好安全绳!肖恩,你看着王佑,巴桑照顾孟浩然,胡队长,张健就交给你了!”

   
水墙又一度出现,竟然和在地表看见的完全不同,它是黑色的,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探照灯照射过去,就好像煤山坍塌、石油翻涌。可以感到它来了,感到有什么东西正以高速靠近,但是看上去非常模糊,几乎无法和黑暗区分。

   
水墙瞬间横移到众人跟前,黑暗变成庞然大物,可以吞噬一切,发出的啸声足以掩盖任何其余声响。

   
岳阳控制探照灯的手在发抖,这水墙,足有三十米!不,四十米!不,更高!在他面前的,简直可以说是一座会移动的钢铁城堡!由于地形把它的直径由几千公里压缩到不足数十公里,高度自然从几米叠加到几十米。

   
面对高度近乎百米的可怕水墙,自然界的一切生物都只能选择颤栗,在大自然的威能面前,察觉到自己的渺小。

   
轰然巨响之后,一叶扁舟好似洪水中的一只蚂蚁,瞬间没顶,跟着,巨大的冲击力又把它高高抛起,狠狠地砸在岩壁上。余波继续着将它反复砸向岩壁。等到风平浪静,蛇形船依靠自身的重力翻转过来,四周陷入一片漆黑。

   
黑暗中,卓木强清楚地感到,自己正靠安全绳悬挂在蛇形船外侧,冰凉的海水让浑身肌肉缩紧,不知是寒冷,还是别的原因,自己的牙齿不受控制的上下磕碰着。他抬起手腕,将手腕连着衣服塞进嘴里,可是除却浪潮声,依然听见牙齿打着架,在黑暗中竟然如此清晰。

   
或许仅过了几秒钟,又或许是过了几分钟,前面的岳阳战战兢兢的问道:“强……强巴少爷,我们……我们还活着吗?”话声颤抖着,原来牙齿打架的声音是这家伙发出来的。

   
“是的,我们还活着。”卓木强渐渐恢复过来,大声喊道:“张立!”

   
“我在这边,被挂在船外面了。”

    “严勇!”

   
“我还没死!”

    “胡队长!”

   
“他娘的!在呢!张健也还有气儿,谁上船去把灯弄亮!”

    “敏敏!”

   
“我……我没事。”

   
每呼唤一个名字,卓木强感觉就要安心一些,直到叫出了所有的名字,总算松了口气,翻身上船,发现船里也有积水,大声道:“上来,都上来,把水排出去。张立,你把灯弄亮……”

   
很快,张立摸索着让一盏尾灯亮了起来,船内的积水很快被排空,附在身体上的寒意似乎也被驱逐,只是所有人都在喘息,这次,连两位法师看起来也有些狼狈。

   
三位在冬眠的人,张健的高热不退,他们已经束手无策了,王佑的身体似乎还没有出现异常。但海啸般的潮汐大浪袭来之后,孟浩然有了状况,唐敏说,很可能是在海潮中吸入了水。

   
唐敏将湿漉漉的头发扎成一捆,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所有的人都望向卓木强,卓木强道:“其实,这个问题不需要考虑。”

   
是啊!目前他们在这地下海,根本没有退路,与外界完全隔绝,要不冲过去,一直向海的深处走,要不就只能等死了。

   
吕竞男道:“不!要考虑,人手要重新分配,消耗品要计划使用,还有,谁比较有经验?有没有谁驾帆船出过海,或是有类似经历的?”

   
一时静默,他们虽然做过各种特训,但是驾船出海、冲浪一类,却是从未训练过。谁能想到,在西藏的地底七千米深处,竟然会有一片海?漂流与出海也是完全的不同,几米、十几米高的浪头,在飘流里算是顶级难度,但在海里再普通不过。而且漂流完全是顺流而下,面对大海时,却要迎着一个又一个巨浪爬升、翻越。漂流中适用的技艺,在海浪面前完全无用武之力。

   
半晌,肖恩才慢慢举手道:“我……我坐过轮船,算不算?”

   
吕竞男道:“是环海邮轮吗?”

   
肖恩道:“嗯……不过,好像都是风平浪静的样子。”

   
这时,唐敏道:“我……我出过海。”

第二章

    “什么?”

   
见船上的人都不相信地看过来,唐敏脸都红了,急道:“我以前和哥哥驾船出过海的,就是普通的小渔船,是真的。”她盯着卓木强重复,“是真的。”

   
卓木强握住她的手点头,赵祥和张立、岳阳在一旁左右打量,怎么看也看不出这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还曾经出过海。

   
吕竞男转问道:“赵祥,你呢?”

   
赵祥不好意思低下了头,岳阳替他道:“他呀!就是能在河里游两下,海,只在电视上看过。”

   
吕竞男道:“那好,两位亲自体验过海的,有什么建议?”

   
大家又细细地探讨了部分出海细节,没想到唐敏真的颇有见解,说起了海上风浪、涌浪、近岸浪的区别,扬帆和风向的关系,以及一些驾船的技巧。唐敏说哥哥还告诉过她一些观天象听海潮的技巧,但在这里用不上。

   
听者都静默着,是啊!这里不是普通的海,这是地下海。迄今为止,他们恐怕是第一批遭遇地下海的现代人。该是怎样的一片海啊!除了黑暗,一无所有,温度低得几乎可以让水结冰,岳阳戏称他们是航行在永远处于极夜的北冰洋。更糟糕的是,山腹的特殊岩层强磁场,或者是别的什么自然现象,总之所有电子仪器几乎都失灵,连最基本的辨认方向都不可能,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迎着风,向着海浪打来的方向,穿过去……

   
虽然潮汐形成的水墙一时不会再碰到,但要穿越那些十来米高的小浪头,对这条船也是极其艰难的。在海浪下端,蛇形船就像车轴打滑的老爷车爬坡,好不容易到浪尖,海浪已经将船向后推了好几十米,冰凉的海水跟着浪头浇到船内,淋了所有人一身。才向前划出几十米,第二个浪头紧接着又到。

   
唐敏说:“海上的浪是风吹起来的,有大风才有大浪,而在这地下海上,本身的风是极小的……”

   
严勇道:“那我们在洞里听到的鬼哭狼嚎是什么?”

   
岳阳道:“在洞穴中听到的风声,是涌水挤压洞穴产生的空气流动,不是地下海产生的。”

   
张立道:“那浪呢?不是说有风才有浪吗?”

   
岳阳道:“我说了,是潮汐力!潮汐力形成的浪。”

   
张立道:“可是,我们呼吸的空气呢?如果没有风,怎么能自如呼吸?”

   
卓木强道:“听敏敏说。”

   
唐敏道:“没错,潮汐力引发的浪潮搅动了空气,使之流通,但空气一定有来源,就来自海的另一边,所以,有路可以出去。风吹来的空气的地方,一定和外界相联系,这是判断前进方向的唯一办法。”

   
张立嘟囔道:“可是,现在根本就是退多进少。”

   
“巴桑!你把灯往回照一下,看看我们离开岩壁远了没有?”卓木强大叫道。

   
“没多远,我还能看到!大约前进了五百米。”巴桑大声回答着。

   
“怎么还没走多远啊?”张立道。

   
“小浪头一个接一个地把船往回推,看起来划了很久,可是前进的距离并不多。”岳阳道。

   
卓木强道:“努力划吧!多少离洞穴越来越远了。”

   
张立道:“强巴少爷,你错了,应该说,我们离香巴拉越来越近了。”

   
话才说完,又是一个高高卷起的海浪,淋得他们一头一脸。

   
又划了一会儿,卓木强又问道:“巴桑!还能看到岩壁吗?”

   
巴桑回答道:“能,大约还是五百米!”

   
严勇忍不住骂道:“妈的!什么眼力啊?”

   
巴桑回骂道:“你***自己看啊!”

   
胡杨队长喝止道:“严勇!”

   
卓木强也喝道:“巴桑!”

   
严勇怒气冲冲地说道:“我们究竟在干什么?原地踏步吗?还是在和这些波浪比谁劲大?”

   
唐敏忙道:“其实,也就是前面这一段路难点,因为目前处于喇叭口的中心位置,波浪到这里自然会变得比较大。只要冲过这一段,就会小许多。地下海海面本身没有什么风,能够离开喇叭口,就不会再有什么大浪。”

   
说着,又一个浪。

   
卓木强双手擎着桨,盯着一无所有的黑暗,一桨一桨地往后打水。这样的绝境,真的还有出去的希望吗?

   
此时,德仁老爷的话再一次在耳边响起:“科技,使文明进步,让人类强大,但是,人们内心深处的本质并没有改变,飞向太空的人和一万年前躺在草地上数星星的人并没有不同,一样要思索,一样要怀疑,自己作为什么而来临于这个世间?这一生又该做些什么?当远古的人第一次不需要为了食物而亡命奔波时,这个问题就产生了,并将随着历史的进程不断持续。”

   
“你不需要去寻找终极的答案,只需要记住一点——你所做的,正是你想做的,这样,你就会竭尽所能去做好它。如果做的时候是快乐的,做完以后是满足的,就证明没有错。你最大的优点,就是坚持,你最大的缺点,也是坚持,我的孩子,记住。忽于其中,生无限勇,其心猛利,志齐诸佛。谓三僧祗,一念能越。”

   
一个又一个的浪头,从黑暗中涌来,又消失在黑暗中,不留下一丁点痕迹,仿佛从来就不曾出现过,只有穿行在浪头的峰谷之间,才能体会到其中的艰险。蛇形小船就在无数的滔天大浪中随波逐流,顷刻被浪头吞没,下一刻又艰难地从浪腰穿出,好比挣扎着从岩缝里生出的幼苗。迎着一个个浪头撞击,一次次穿出穿入,哪管风大浪狂,哪管浑身是伤。被一个浪头打翻,它会艰难地翻过身来,调整方向,对正方向后继续向前。

   
以它的速度,在这片未知的海里,几乎是在爬行,但它不会停歇,坚定地向前爬行,只因船桨握在一群不服输的人手里,船舵更被不畏惧死亡的人所掌握。前面的风浪再大,也挡不住前进的决心。没有失败,只有毁灭。

   
每隔一段时间,卓木强就要向后大声询问,究竟是否已经离开了岩壁?他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黑暗中没有时间,巴桑的回答总是不让人满意,“没有前进,强巴少爷。”

   
“五百米……”

   
“距离岩壁大约五百米……”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一个大浪面前,严勇终于忍不住站起来吼道:“来吧!来吧!我不怕你们!”

   
胡杨队长制止道:“严勇,安静,安静下来,你的力气应该用在划船上!”

   
严勇依旧吼道:“划了这么久,还是没有丝毫进展,我们面对的是海!这艘小船,怎么可能冲过去?不可能的!我们已经划了多久了?一天?两天?我受不了啦!我真的受不了啦!”

   
卓木强安慰道:“不要灰心,其实可能只划了几个小时,也许一个小时都不到。”

   
岳阳补充道:“而且,我相信,船一直都在前进,只是身后的岩壁太大了,就好像走在大山脚下,所以感觉不出来。你瞧,只要冲出这喇叭口,就可以乘风破浪了,只要冲过去!我们可以坚持到那个时候的,不是吗?”

   
浪头打过来,严勇喘着粗气,一屁股坐回船内,感到无比疲惫,又冰又凉的水冻得他浑身发抖。

   
不知又过了多久,卓木强询问巴桑的次数少了,因为那实在是一个费力气的活儿。

   
他身上的力量全都消耗在了挥桨上。他看着身边的人,张立和岳阳同他一样,只木讷、呆滞、机械地挥动桨臂,争取在下一个浪涌过来之前多前进几米。在这样的大海面前,卓木强才忧虑地感到,人太少了,船太小了。一千年前,古人浩浩荡荡的船队在这地下海扬帆而动,会是怎样一副波澜壮阔的场面啊!

   
终于,当卓木强再次询问巴桑时,得到了令人惊喜的回答:“看不大了了!我看不到岩石了!”

   
严勇欣喜若狂,道:“冲出来了!终于冲出来了!”

   
岳阳也道:“你瞧,我说什么来着?没说错吧!到底还是出来了。”

   
张立也跟着乐呵呵地笑。

   
但卓木强脸上毫无欢颜,如今灯光所及之处,尽是黑暗,他们只是远离了石岸,但这茫茫大海,哪里才是尽头?胡杨队长也无不担忧道:“我们只是看不到岩壁,但究竟已经走了多远?谁都不知道!如果还没出喇叭口,十二个小时一到,潮汐力形成的大浪能一下子就把我们打回去。”

   
卓木强此时才有些体会到阿爸所说的,“这个世界原本没有时间”是什么意思。

   
人们习惯看腕表和天气来判断时间,但在没有白天黑夜,也没有机械钟表的情况下,时间会被淡化为一个模糊的概念,就和思维一样抽象,成为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

   
究竟,时间是指的什么?每个人,每天都在使用并计算着时间,可是,似乎很少有人去注意它究竟代表着什么,这个概念就和呼吸的空气一样,每天都在使用,可谁也没在意。花心思去研究的,都是那些博士和专家们,一般人只有当生命临近终点,才开始去计算时间。

   
但是,不管如何,时间不因你奢侈地挥霍而减少得更快,也不因你精于计较而走得慢些,它只是一种客观的存在。又或许该说,它仅是人类运用自己的智慧创造出来的一种表达方式。时间,本身并不存在。

   
“谁知道现在过了多久了?我们又不知道时间。”严勇喃喃道。

   
“不!不对!”岳阳突然质疑道:“如果说我们不知道时间,那么那些古人呢?一千年前的古人他们是靠什么计时?他们在地图上留下了那么精准的时间,难道有电子表?还是用沙漏?”

   
这时,一直没开口说话的塔西法师说道:“离上一次潮汐力引发的大潮,已经过了两个时辰。”

   
巴桑和严勇立刻叫道:“才过了两个时辰?”

   
而更多的人在问:“法师怎么知道的?”

   
塔西法师答道:“密修者,可根据自己的呼吸和心跳来计算时间。”

   
岳阳还是道:“可是,心跳和呼吸怎么能计算准确?”

   
亚拉法师微笑道:“呼吸和心跳只是其中一组评判标准,这个很难解释,在人体内有一种力量,可以感知大自然的变化,大海发生潮汐的同时,人体也会发生非常微妙的变化,改变内环境,只是普通人不易察觉。经过了特别训练的我们,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那股能量的流动和变化,以它为主,加上其余方法进行辅助判断,不藉助任何机械,便能得出精准的时间,我只能这样解释。”

   
“太好了!”岳阳喜道:“只要晓得时间,就能根据挥桨的频率计算出大致的航程,不再是漫无目的的向前划了,最起码我们知道,距离目的地海有多远。”

   
卓木强点头道:“距下一次大潮还有八个小时,用力划吧!”

第三章 应战潮汐

   
方新教授坐在电脑前,印加文明的种种传说,古迹在电脑重播,他仔细地浏览着每一条资讯。

   
“可怕的灾难像洪水一般淹没了整个大地,太阳消失了,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天下大乱,人们生活在混乱状态之中,如野人一样赤身裸体。除了山洞,没有任何栖身之地。他们每天从洞穴中爬出来,满山遍野去寻找食物。就在这时,从南方突然走来了一个人,他身材高大。庄重威严、法力无边,可以将山岳变为河谷,从河谷中崛起山峦……”

    “
维拉科查改变了这一切,他开创了一个长期的黄金时代,为世世代代子孙所缅怀。不仅如此,所有的传说都一致认为,他以悲天悯人之心,开展传授文明的使命,除非万不得已,绝对不使用武力。他循循善诱,身体力行,将知识和技能传授给百姓,使他们过文明、富裕的生活。人们尤其难忘的,是他给秘鲁带来了医疗、冶金、农耕、畜牧,以及被后人遗忘的文字书写等各种技能。他还教授了先进的工程和建筑原理。”

   
“这个人从南一直往北走,沿途创造奇迹,此后再也没有人看见过他,可很多地方都留下了他的足迹。他教导人们应该怎样生活,话语总是充满了爱心和善意。他劝导人们要相互友爱,而不是相互伤害,对天下万物都应以慈悲为怀。大部分地方的人都称他为维拉科查……”

   
“他是科学家,是技艺高超的建筑师,是雕塑家,还是工程师。他在陡峭的山坡上开辟梯田,修葺坚固的堤埂支撑田地,并开凿沟渠,引水灌溉。同时,他还是教师和医生,是百姓患难之中的救星。据说,他用草和叶子治愈所有的病患,用奇怪的工具让盲人见到光明。”

    “
他的话创造了许多奇迹。一天,他来到喀纳斯地区一个名叫卡查的村庄,附近的人起来反抗,并且威胁说要用石头砸死他。他们看见他跪了下来,举手向天,好像在祈求上天救他脱离危险。印第安人宣称,就在那时,天上降下一团火光,将一切团团围住。他们吓坏了,于是来到企图杀死的人面前,祈求宽恕。他一声令下,天火顿时熄灭。”

   
“他身材高大,衣长且宽,状似衣衫或道袍,垂及双脚。这座神像与我们西班牙人吉祥使徒的现象颇为相似,确切地说,更像使徒圣巴多罗买,因为他的像上画着一个魔鬼,捆缚在脚上,而维拉科查的神像是牵着一只从未见过的异兽,四爪如狮。遗憾的是,这座神像与建筑后来被西班牙人摧毁了。”

   
看到这里,方新教授并没有什么新的发现,想不到接下来的描述,却让他大吃一惊。

   
“印加帝国的首都库斯曼,意思是‘地球的肚脐’。他们自称原本居住在的的卡卡湖旁边的一个小部落,由于北方发生战争,维拉科查才指引他们,寻找到‘地球的肚脐’避难……”

   
“由于崇拜白色的石头,他们会不远千里地运送,以此修建心中的神圣城堡。”

   
“他们有一位至高神,叫查克拉卡皮,比太阳神还要重要,他们认为不能直呼其名,祭拜时先将手掌合在胸口,随后跪下,弯腰缩肩,双手举过头顶,伏地叩拜,整个过程中要将神灵记在心上,双眼由上往下移动,不能随便乱看。”

   
“一个叫昌卡的部落崇拜狗,以狗为神。不过很奇怪,他们养狗,却不许狗叫,所有的狗都是哑巴……”

   
方新教授感到头皮一阵发麻。

   
这……这些……到底说明了什么呢?

    地下海。

   
经过数小时的艰难跌宕,前面的波涛总算是越来越小了,两三米高的小起伏,丝毫不能阻止蛇形船前进。不过,大家的体力也消耗得差不多了。

   
六个小时前,每人吃了一块巧克力,他们需要高能量食品,但是那一小块巧克力只能提供能量,却不能解决肚中的饥饿。

   
张立望了望卓木强,道:“强巴少爷,差不多了吧?是不是该……”话没说完,就听“咕”的一声,肚子已经替他说完了后面半截话。

   
张立看了看自己的肚子,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

   
“不行!”卓木强坚决道:“我们还有两个小时才能等到潮汐,至多提前半个小时加餐,那样才有力量对付大潮,否则能量提前消耗光,吃了也等于没吃。要知道,食物已经不多了。”

   
船上还有十多张嘴要吃东西,但所有的食物只够四餐,目前的两百多公里海路,又不可能用一天就能走完。如何合理分配这些食物,是眼下面临的一大难题。

   
张立为难道:“可是,太饿了对身体不好。”

   
卓木强道:“喝水,先顶着。”

   
用岳阳的话说,这淡水地下海就是这点好,你说没吃的吧,水管够,任你喝多少都有。船上的人饿了,就用桶拎起一大桶水起来驴饮,除了波浪声、划桨声,还随时能听到“咕咚咕咚”的喝水声。

   
终于,熬到了进餐,每个人分到两袋压缩食品、两块巧克力。压缩食品是用藏族的酥油糌粑做的,一群人吃得狼吞虎咽,亚拉法师和塔西法师则明确地表示不再进食,将他们那部分食物留给其他人补充体力用。

   
卓木强虽然知道密修者甚至可以数月不进食,几天不吃东西影响不大,但在海上行船毕竟是重体力活,还是希望两位法师多少吃一点。两位法师坚决摇头,吕竞男也劝卓木强不要坚持,卓木强无奈,只好作罢。

   
吃过东西,又划了一会儿,潮汐的时间到了。这是天体之间的巨大引力,让整个海水都受到影响,波浪渐渐大起来,从原本规则变得不规则,甚至能感到那股势能的提升。大海作为一个整体,像有一只无形的巨手,要将它整个儿拎起来,使海水渐渐朝海洋中心集中。但只拎到一半,力量突然断掉,于是,海水重重地落回装它的盆子里,那股重力变成一道道波纹向盘子边缘涌去。波纹们前追后赶,叠加在一起,形成波浪,波浪更与波浪叠加,越发巨大了。

   
看着由远及近的波浪逐渐壮大,船员们的心也逐渐缩紧。恰如平地起波澜,起初只是一条条不起眼的波纹,紧接着就融合成一个个几米高的波浪,看着看着就融合成一道道十来米高的波涛,尽管不知从何而来,却全都有规律地向小船身后涌去。探照灯灯光下,那就是一道道白花花的水墙,宛如千军万马,汹涌不绝。

   
卓木强低声咆哮道:“准备好了吗?它们来了!冲啊!”

    “冲过去!”

    “冲啊!”

    “啊!”

   
“去他娘的!”

   
小船上的人们,面对着无穷的凶险,发出愤怒的吼声,每个人都血脉贲张,粗着脖子红着脸,手臂上一条条青筋绽出,一个比一个吼得大声。伴随着声声怒吼,挥桨的频率前所未有地快起来。

   
要在水墙对小船形成推力前钻过去,就必须拥有足够的速度!他们要以微不足道的人力,对抗汹涌的大海。既然选择了这条永不后悔的前进之路,就没有想过有停下来的一天,哪管多大风浪,一样与之拼搏到底。

   
“哗啦”一声,水花四溅,蛇形小船就像一颗子弹击穿第一重水幕,爬上水墙的墙面,从浪头的颈部穿过去。顾不了一身的湿漉,略微调整方位,顺着水墙身后的斜坡,再次开始加速,呐喊声中,迎着第二道水墙,又冲了过去。

   
不知道撞击了多少次,那股冲击力,让握桨的手都在发麻,口中、鼻中、耳中、眼中,全都是水,就连看前方的方向,都有些模糊不清。但他们没有停下,只要前面还有一道波涛,就还要冲击,再冲击!

   
终于,在探照灯光照射着的前方,再也看不到一道白色波涛。身后传来汹涌澎湃的声音,但是眼前,海面就像折腾够的野马,难得一见地安静了下来。

   
“哈哈!我们冲过来了!哈哈!”岳阳欣喜若狂,扔掉船桨,搂着卓木强又蹦又跳,“强巴少爷!我们冲过来啦!哈哈!哈哈!”看他那激动模样,就差点没抱着强巴少爷又亲又啃了。

   
张立和严勇抱在一起,唐敏和吕竞男拥抱在一起,亚拉法师和塔西法师做出宗教的手印,念着经文,大家心中的激动难以言表。

   
不过,也有不是那么激动的,像赵祥,听到岳阳第一声高呼后,立马直挺挺地向前栽倒,在水中的搏斗早就耗尽了这小伙子全部的力量,凭一股毅力才站立着不倒。肖恩也显出乏力疲惫,半跪在船上,手搭着船舷,不住喘息。

   
巴桑冷冷地把探照灯扭转过去,只见最后那道白色的波涛很快追上了前面那一道,两道波涛融合在一起,水墙又高出数米,跟着又与更前方的波涛融在了一起。探照灯再也照不透,水墙变成了黑色,消失在黑暗中。

   
亚拉法师淡淡道:“我们是幸运的。”

   
巴桑一震,深知亚拉法师说的是实情。

   
如果在潮汐力形成浪潮的伊始,他们的位置再向后哪怕仅数公里,那么必须迎接的就不是一道道小小的白色波涛,而是那些黑色的水墙了。那水墙的厚度和冲击力度,都不是这艘小船能穿透的。

   
而且,巴桑知道,那些黑色水墙也不是终结,它们会继续融合在一起,后浪推前浪,最后变成他们刚刚出洞穴不久时看到的,高约四五十米,如同海啸的移动城堡。

   
严勇解开安全绳,跑到胡杨队长身边道:“老队长!我们冲过来了!冲过来了!”

   
胡杨队长却道:“高兴什么?有什么好高兴的?快回去,把安全绳系好!待会儿才是最可怕的……”

★前六部电子书推荐下载:《藏地密码》第1-6部全本精编版,PDF电子书下载

《藏地密码》7 第四部分 黑暗中的漂流

《藏地密码》7  第三部分 地狱里的第二日

《藏地密码》7  第二部分 冥河之路
《藏地密码》7  第一部分 彼岸花开,此岸忧伤

《藏地密码》第1-6部全本精编版,PDF电子书下载

电子书《藏地密码》第1-6部全本,PDF下载

《藏地密码》(1-141)章PDF下载统计

藏地何马最热门小说《藏地密码》(1-141)章PDF下载

历史上的今天

2016年:给自己一个承诺(52条评论)

2015年:《斗破苍穹》漫画版(48条评论)

2013年:快乐星期天258期:幽默语录(61)(31条评论)

2011年:2011济南齐鲁车展美女车模(五)(2条评论)

2010年:植物大战僵尸魔幻版(下载)(127条评论)

2008年:国难日,一起哀悼!(0条评论)

2007年:五一游莲花山(3)(0条评论)

2007年:[转]我聊故我在 两个聊天机器人间的对话(0条评论)

2007年:[转]10万网友大调查:96%网友称上网费太高(0条评论)

2006年:7种素质,你有几个(0条评论)

2006年:好伤心啊...(0条评论)

2006年:[考研]录取记事(点击查看全文)(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

您的邮箱 *

您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