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密码》7 冥河之路 第六部分 向光而行 (上)

时间: 2009-05-20 / 分类: 收藏推荐 / 浏览次数: 2,360 / 0个评论 发表评论

第一章

    车臣。

   
这是一栋外表看起来像普通大楼的建筑,但步入其中就会发现,整栋大楼空无一人,楼内的居民似乎都被请了出去,莫非已经被废弃了?可若这么解释,楼内设施齐全,每个转角都装有摄影头,灯光炫亮,又显得不合理。

   
电梯停在地底十八层,一位身高约在一米八左右的蒙面男子,和另一位身材较矮的蒙面男子一起走出,刚一出门,就有两名蒙面者手持电子仪器,对他们全身进行了一次扫描,以确保没有武器或是金属物品,两只受过特训的德国牧羊犬虎视眈眈地坐在一旁,只要从来人身上嗅出一丁点儿易燃易爆危险化学品的气息,就会毫不客气地发起攻击。

   
检查完两位从电梯里出来的蒙面者之后,两名检查者自己也用仪器扫描了一遍,表示他们身上同样没有任何武器。

   
身材稍矮的蒙面男子用英语对身边的男子道:“已经查了三次,库诺夫先生还真是小心啊!”

   
稍高一点的男人点头道:“这次来的都是像先生你这样的大人物,头领不得不加倍小心,任何一人出了问题,都不是我们能负责的。”

   
他对这位来自美洲的巴迪拉先生可以说有几分佩服,或者是敬畏,姑且不说他是毒皇方面的代表,光他单身前来赴会的勇气,别的与会者就没有一个能做到。

   
这次召开的碰头会,由于各地的黑道头目彼此之间不可能没有一点嫌隙,库诺夫先生为了协调,可谓煞费苦心。不仅让与会者蒙着脸面,不带任何武器,就连会议守护员也没有佩带任何武器。每名与会者所能带保镖的上限为二十人,除了这位巴迪拉先生,其余与会者都是恰巧带够二十人,他们被安排在大楼的周围,所在位置与大楼都是等距的,并且都能通过监控录影看见会议厅中自己主子坐的地方,只要稍有异动,一分钟内就可以赶到。

   
较矮的巴迪拉道:“举办这样的碰头会,要经受很大风险吧!”

   
稍高的男子笑道:“是啊!瓦列里,带这位巴迪拉先生下去。”

   
换了一位肌肉发达得快从背心里胀出来的高大蒙面汉,带着这位稍矮的巴迪拉走楼梯继续向下。

   
稍高的男子抹了抹额上的汗,和这位巴迪拉先生待在一起不是一件愉快的事,那透过头套射出来的眼神,总让人感到心中紧张。那是一种怎样的眼神呢?狐疑?不!阴险?不,更不对!悲伤?差不多,那眼神中确实带着某种悲伤,好似刚死了亲人似的,但还不够,当中还有别的东西让自己紧张,或者是——惧怕!

   
会议厅里摆着圆形会议桌,十七八张椅子,每张椅子前都放了一个公文夹、一支签字笔,若有人贸然闯入,肯定会以为这是一场再普通不过的会议,只是与会人员比较特别。目前一共坐着十个人,全部都蒙着面,并且相互间刻意保持着距离,中间还有七八张空座椅。

   
主持者库诺夫正对着会议室大门坐着,身后的墙上挂着投影机荧幕。和其余人一样,他戴着蒙面头套,只露出两只眼睛,湛蓝、阴狠。看了看时间,已经过去十分钟了,之所以还在等待,是因为这次会议的三巨头,除了他自身,另两位都还没有来。

   
如果不是他们三人联合发出声明,今日也不会召集到这么多黑道头目派出代表参与会议。原本商议得好好的,事到临头,那两只老狐狸竟然不露面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库诺夫嗅到一丝阴谋的味道,他知道,那两只老狐狸不是胆小的人,他们不来,一定是听到了什么风声。但是,他对自己的安排很是自信。大楼本身就是为防原子弹爆炸设计的,导弹一类的定点清除根本就不可能,凡在大楼内的人都没有武器,就算有口角之争,最多也就是动动拳头,生点小摩擦。这些与会者,哪个不是久经杀场的悍将?真要动起手来,自身都会先掂量掂量后果。如果是别的武装分子想冲进来,且不说这里是他的地盘,就是大楼周边那一圈各地黑道带来的保镖,足有两百多人,也能抵挡一阵子。他不明白,如此安全的策略,那两只老狐狸还担心什么?

   
又过了五分钟,库诺夫终于开口道:“好了,我们不等了,那些没有来的,看来是不会来了。今天,有幸邀请到诸位,主要是就帕巴拉神庙的资料问题,与大家进行一些沟通和交流。在座的诸位都知道,帕巴拉神庙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并对它或多或少做了辛苦的研究,有的时间短一些,仅研究了几年,有的时间较长,已经研究了十几年。就拿我们来说吧!我们是在一九四六年得知帕巴拉神庙的存在的。”

   
与会者发出了“哦”的声音,他们仅知道这个组织对帕巴拉神庙接触得较早,但没想到竟然早了那么多年。当然,其中也有不屑一顾者,心想你们研究了那么多年,还不是屁也没有研究出一个!

   
库诺夫好似看穿了众人的心思一般,又接着道:“虽然我们研究的时间长一点,搜集的资料或许较多,但是实质性的进展,确实不大,甚至可以说,和诸位还处于同一起跑线上。而且,据我所知,更早接触到帕巴拉神庙的组织,还大有人在,但他们也没能找到。其实,帕巴拉神庙本身应该并不危险,难就难在它的入口,很多同僚都被那幅地图给误导了。另外,与它相关的大部分资料都在西藏,而中国政府对西藏这块地方,一直派有重兵把守,这才是寻访帕巴拉神庙的最大困难所在。”

   
顿了顿,库诺夫又道:“好了,言归正传,今天召开这次会议,主要是与数月前出现的帕巴拉硬碟事件有关。相信诸位也都知道了,两年前,中国政府突然改变了由政府组织秘密探察帕巴拉的方案,开始与民间组织寻求合作,而那个民间组织果然不负所托,两年多的时间内,搜集到许多有关帕巴拉神庙的资讯,甚至比我们研究了几十年的资料还具有突破性,当然,关键在于中国政府的大力支持。虽然行动最后仍以失败告终,但这些相关资料至关重要。根据可靠管道,虽然那批资料大多上交了中国政府,但他们自己留有备份,那就是被全世界地下组织称为帕巴拉硬碟的东西了。”

   
“相信在座的每一位,都渴望能得到那份帕巴拉硬碟,而且,据我所知,你们当中,的确有人动手了。最先得到那份硬碟的,应该是亚洲的一个组织,具体是哪一个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帕巴拉硬碟在他们手上保存的时间,不超过六个小时。”库诺夫话虽这么说,眼神却从右边的一排扫了过去,其中一个蒙面者状似懊恼地将头低了低。

   
他接着说:“接下来发生的事,相信已是众所周知。短短数月时间,有十三个小的非政府组织永远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八个国际知名的非政府组织实力大损。从亚洲,到欧洲,到非洲,到美洲,最后又辗转回到欧洲,好像全世界的非政府组织和激进组织都被卷入了帕巴拉硬碟事件,杀得昏天黑地。可结果呢?结果怎么样?还不是连硬碟里究竟有些什么内容都没有看到。我和我的几位老友对这次的事件感到非常震惊,所以才出面干涉,力求平息这场不必要的风波。”

   
其余的蒙面者心里无不大骂,***!不就是硬碟最后被你们抢去了吗?如果你手头没有那硬碟,鬼大爷才在这里听你大放厥辞!

   
库诺夫道:“请大家不要怀疑我们的诚意和决心,这次邀请你们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把硬碟的内容公开,人人有份,绝不食言。事实上,帕巴拉神庙内的东西,绝不是哪一个组织能吞得下的,我们的目的,就是希望彼此合作,共同寻找,摒弃以前各自为政、暗中争夺的探寻方式。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在中国政府的眼皮底下,比他们先一步找到帕巴拉。”

   
与会者立刻三三两两讨论起来,意见不一,有的认为这是一个机会,反正帕巴拉的财富足以改变一个国家,人人都能分到不少;有的则认为资料可以公开,但依然各凭实力行事,谁的本事大,谁先躲过中国政府找到帕巴拉,能拿多少算多少;还有的认为库诺夫所言不实,那硬碟在你手上好几天了,我们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动手脚,把关键地方隐去了还是怎样的……

   
不一会儿,那名叫瓦列里的蒙面壮汉走来,在库诺夫耳边低声耳语几句,他似乎很满意,点了点头,道:“让他进来。”

   
跟着,又对其他人道:“请安静,首先,给大家看一段我们破解了帕巴拉硬碟后取得的资料。”

   
身后的荧幕立刻打出卓木强他们在玛雅地宫中的视频资料,所有人顿时安静下来,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唯恐漏看了什么细节。

   
此时,巴迪拉才进入会议室。

   
他的眼神很古怪,让库诺夫觉得全身都不舒服。那究竟算一种什么眼神啊?令人感到压抑,还有……忧郁,对!忧郁。那是一种冰冷的忧郁,带着淡淡的哀伤,一见就不舒服,却又有些熟悉。曾在哪里见过那样的目光呢?

   
巴迪拉一走进,会议室的温度就好像突然降低了好几度。库诺夫冷冷道:“你迟到了,需要给我一个理由。”

   
不料,巴迪拉对质问充耳不闻,只环顾会议室道:“怎么才这几个人?”言语中充满挑衅意味。

   
库诺夫勃然大怒,在他的地盘上,还从没有人敢挑战他的权威。但这巴迪拉是毒皇方面的人,在美洲和东南亚一带的贩毒势力,都与毒皇有密切的关系,要进入西藏还得藉助他们的势力,所以他没有怒骂,只是提高了声量道:“这位先生,请注意你说话的方式!”

   
巴迪拉揉了揉眼角,好似库诺夫不存在似的,自顾自道:“不是说你的邀请函共邀请了十七个组织的代表吗?看来还是有些老狐狸提前得到通知,逃走了。”

   
这已经是赤裸裸的宣战了,库诺夫和众多黑道代表岂有不知?库诺夫大声道:“瓦列里!”紧接着询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巴迪拉先生!”他叫出对方的名字,表示已经不再顾及对方的身份,也不再对此保密。

   
“巴迪拉?他是哪里的巴迪拉?”库诺夫身边的一名蒙面者询问道。

   
库诺夫道:“哥伦比亚毒皇的代表,古勒将军手下的巴迪拉。”

   
“不!”那蒙面者尖叫起来道:“他不是巴迪拉,他是冒充的!”

   
太晚了,这位冒充的巴迪拉忽然手腕一挥,抄起桌上的档案夹,仿佛握着无比锐利的刀,一转身就划破身边两位蒙面者的颈动脉大血管,接着手背在桌上一敲,签字笔弹跳起来,手腕一翻一抛,笔帽脱落,笔尖像一根钢针,插进了刚刚指认他的那名蒙面者的喉咙。

   
那蒙面者倒退两步,喉咙里发出嚯嚯的声音,仰面倒下。与此同时,冒名的巴迪拉手里拉过两张凳子,分别抛向两旁的蒙面者,跟着腾地一脚,整张圆形会议桌居然被踢得向前冲,将站在正对面的库诺夫撞得弯下腰去。

   
那一脚力量极大,库诺夫感觉自己就像被坦克撞了一下,腹内传来一阵钻心绞痛,失去反抗的能力,就那么捂着小腹倒下。

   
但他的意识是清醒的,依然看到那位巴迪拉一脚踢碎一把在半空中的木凳,抄起一根凳腿,像握了一把快刀般捅进另一名蒙面者的肚子。

第二章 最大的恐惧

   
库诺夫没有想到,这个他自认为安全的无武器会议室,会成为他们的坟场,这个冒充巴迪拉的究竟是什么人?他……他怎么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向全世界知名黑道挑战?难道他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

   
他心中充满了疑惑,徒然间想起,不!不对!那两只老狐狸没来,莫非他们提前得到了风声?可是,自己邀请的这些人,都是世界上知名的黑道组织代表,能把他们完全不放在眼里的组织,可没有几个啊!

   
一个又一个的世界超级恐怖组织的名字在他脑海里出现,又一个接一个被否定。此时,会议室的所有蒙面代表似乎都被那位巴迪拉解决了,整个空间安静得没有一丝声音。

   
我就要死了吗?库诺夫躺在地上,这个念头突然出现。踏入江湖四十年,每天都在各种争斗、拼杀中度过,从没有一刻像今天这般害怕死忙。那个巴迪拉……那种速度、那种力量、那种技巧,过往从未见过!一个人竟然能如此轻松地杀人,把任何东西都化为武器,整个过程就像经过了电脑的缜密运算,每个人的反应、躲避的动作,全都在掌握之中,实在太可怕了!这个巴迪拉,是他见过的最可怕的杀手!

   
巴迪拉已经来到库诺夫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还是那种忧郁的眼神,那种让人心头冰凉的感觉。库诺夫突然对死亡不再感到害怕,也放弃了反抗,只在心中不断地想,这眼神真的好熟悉啊!究竟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呢?

   
啊!想起来了,曾在坟地见过,每逢在死者下葬时,他的亲人或朋友,眼中都会不自觉地流露出那样的神情,怜悯、惋惜,并带着悲伤。只不过在巴迪拉的眼中,还多了一丝讥讽和不屑。这个……这个家伙!难道他在看别人的时候,都如同在看死人一般吗?他究竟是什么人?

   
“你……你是什么人?”库诺夫问道,希望至少能知道自己究竟死在什么人手中。

   
不料,那位冒充的巴迪拉先生好像根本听不到他说的话,只自言自语道:“你们这些蠢材,挡着我们了。挡着我们的人,都得死!”一脚踏在了库诺夫的胸骨上。

   
库诺夫清晰地感到,胸口如被压上了万斤巨石,心脏拼命挣扎跳动。但反抗是那么的无力,很快,再也听不到血液夯动的声音。他的意识还是清醒的,知道自己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再过不了多久,就会因为大脑缺血缺氧而死。

   
便在此时,一个恐怖的名字从他的意识的深处浮了出来,那是一个让人根本不敢去思考的名字,他们潜伏在黑暗的最深处,就连那些国际知名的秘密组织也闻之色变!

   
库诺夫觉得自己前所未有的清醒,整个身体好像漂浮在空中,也再没有了那种压抑的感觉,只是,从意识深处传来的震惊和恐惧仍在,让他觉得灵魂也在颤抖。用尽生命最后的力量,他嘶哑地发出音来:“十……三……圆……桌……骑士……”

   
在失去光明之前,库诺夫捕捉到巴迪拉的眼角,忧郁的眼中,多了一丝捉摸不透的笑意,为什么?十三圆桌骑士,他们也在寻找……

   
生命的最后一个念头,同样充满了疑惑。紧接着,他便沉入了无尽深渊,再也不会醒来。

   
“人类的世界,不只是简单的分为精神世界和物质世界,为了方便你理解,我姑且这样分它吧!你应该知道,人们有物质欲望,也有精神欲望,因此产生物质追求,也有精神追求。当得不到满足时,有三种表达方式,放弃,或者继续,或者在放弃和继续之间,只为了选择而选择。”

   
“当受到伤害,最需要的就是医生和牧师,医生治疗肉体上的创伤,牧师则修补心灵上的裂痕,所以他们都受人尊敬。不过,在物质世界,人类经过几千年的发展史,已经形成了一套基本完整的物质法则,它对物质追求上做出了一系列的规定,哪些是合理的,哪些是不合理的,非常明确。”

   
“那么,在精神世界呢?人类几乎从未制定过一部精神法典,规定哪些是可以思考的,哪些是不可以想象的。你或许要说,物质是以具体的方式表达出来的,而精神的世界更加复杂,且没有具体的表达方式,没有人能够知道别人在想些什么。没错,这的确是精神法则不能明确制定的一个重要原因,但不是全部。”

   
“事实上,宗教一直扮演了精神法则这一重要角色,起码它告诉了人们,哪些想法是正确的,哪些想法是邪恶的,并用独有的方式,对那些思想邪恶的人做出了精神制裁。宗教在人类社会中,扮演着和普遍流通的法律同等重要的作用,因此,真正充满智慧的人,从不把那些神迹和今天的科技挂钩,因为在精神的世界里,宗教的法典独一无二,它们的教义,远胜于任何一本现代科技有关的心理精神方面书籍。同理,也没有哪一本科学著作,能代替宗教在精神世界里的地位。”

    “
任何一名睿智的领导者,都不会反对、驳斥或者是否定宗教的存在,而这一点,往往被曲解为方便统治者的奴化统治,其实是不正确、不全面的。宗教的真实意义,是全人类在精神世界的法律法规。人类要生存,就必须具备求生和繁衍的本能,社会要生存,就必须有法规和执法者。宗教是因为人们有需要而诞生的,所以只要精神需求还在一天,它就不会灭亡。”

   
“孩子,试想一下,如果这个世界没有灵魂,没有往生和轮回,没有天堂,没有地狱,没有外星高等智慧和未知文明,那么,人类,将是何其孤独的存在啊……”

   
卓木强猛然醒来,手心里有一层冷汗。

   
唐敏依然蜷缩在自己腿上,可以感受到她那如小猫般的柔软和体温。张立、岳阳他们都抱着船桨蹲坐在船舷旁,头灯随着波浪起伏,可以看见苍白的脸和通红的眼睛。

   
自己竟然睡着了?又过了多久了?卓木强微微蹭了蹭头,想使意识清醒过来。奇怪,自己是靠在胡杨队长的肩上吗?

   
刚一抬起头来,就触碰到另一张微香的面颊,赶紧起身扭头坐定不动,吕……吕竞男!什么时候靠在她肩头睡着的?希望刚才那一碰,她没能醒过来。

   
卓木强逐渐想起来,为了御寒,大家都围坐在一起休息。电力不够,张立说既然没划船,为了省电,干脆关掉探照灯,只用头灯照明。黑暗中寂静无声,头灯的灯光柔和,自己于是在不知不觉中睡过去。

   
此刻腹中饥饿难耐,他小心地保持着身体不动的坐姿,伸手从地下取过一个水杯,一口饮尽,眼角余光却看到对面的两双红眼。张立和岳阳都盯着他,都是一副想笑又极力忍着不笑的怪表情。

   
卓木强一拧眉头,跟着一瞪眼,意道:“笑什么笑!”

   
岳阳先将眼珠子下转,看了看卓木强怀里的唐敏,跟着眼睛向右一瞟,分明是在看卓木强靠过的吕竞男,跟着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抛个飞眼,一竖大拇指。几位没睡觉都对他的哑语微笑莞尔,张立在一旁更是笑得牙齿都露了出来。

   
卓木强横眉冷对,杀气腾腾地将警告的信号传了过去,咬着牙齿,嘴唇一张一合,做出咒骂的表情,意思是:“你们这两个家伙,给我小心点儿!”

   
岳阳毫不畏惧地向卓木强腿上呶呶嘴,卓木强低头一看,唐敏哪里睡了呢?正睁着一双大眼睛盯着自己那丰富的表情,不觉一惊,感到脸上有些发烫。

   
岳阳张大了嘴笑得前仰后合,动作非常夸张,偏偏又不出一丝声音。

   
一见唐敏看着自己,卓木强立刻正坐起来。随着小船的一阵颠簸,吕竞男似乎也醒了过来,岳阳和张立脸上的笑容立刻变得严肃无比,仿佛他们也是刚刚睡醒。

   
吕竞男也像什么都没看到,只平静道:“不好意思,我竟然睡着了。我睡了多久?”

   
岳阳道:“按照塔西法师的计算,我们在这地下海,已经渡过了三十八个时辰。”

   
卓木强心中一颤,三十八个时辰,即是七十六个小时。这是怎样的七十六个小时啊!时间是从第一次遭遇那有如地下海啸般的潮汐力开始计算的,接下来他们都在拼命和浪头比速度,没有时间,没有方向地艰难前进。

   
至此为止,经历了六次可怕的潮汐巨浪,严勇、张健先后沉入海底,第二十三个时辰,吃光了最后的食物,三十个时辰之后,再也没有力量挥动船桨,饥饿伴随着寒冷袭来,船上所有人只得围坐在一起取暖。如今,手边只剩下为数不多的数支营养维生剂,所有清醒的人都隐忍着腹中的绞痛,靠着地下海的淡水坚持,因为船上还有两个躺着的人,他们更需要藉此维持生命。

   
在黑暗里飘荡,虽然地下海的洋流不再将他们向回推,但是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漂向哪里,而何处才是尽头。

   
小时候,卓木强以为机关、猛兽、枪炮等给人造成身体伤害的东西是非常可怕的。长大后他才逐渐了解,人心的恶毒,远胜于有形的猛兽和棍棒,心灵受伤害时的痛苦,也远大于肉体的伤害。而此刻,他正逐渐领悟父亲告诉自己的:“人们,并不是害怕洪荒猛兽,或是阴谋背叛,乃至痛苦死亡。人们真正害怕的,是未知。无法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才是最可怕的。”

第三章 地底星光

   
卓木强的双手无力地搭在膝盖上,眼神涣散地盯着围坐圈正中的一片空地,原来黑暗是如此的可怕,永远不可能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所有人,只能默默地围坐在小船上,这就是一方不设防的监狱,死神定时前来视察,每次取走一个鲜活的生命,甚至不给活着的人留下悲痛的时间。这是冥河,只能漂浮亡灵,不是真正的勇者,根本就没有踏入其中的勇气。

   
他不禁想,如果没有这些队友,没有大家的相互支撑,自己能在这样黑暗的环境中待多久?恐怕早就倒下了吧!

   
同时,他也清楚,越是在这样的绝境中,人的精神意志越能决定生存的几率。不能让所有人静默地等待死亡,除了亚拉、塔西法师这两位密修者,他们当中没有任何人能在这样的静默环境中存活得更长。

   
静默持续着,在这幽暗、冰冷、孤独的环境中,他们正经历着与世隔绝的长漂。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卓木强开口道:“张立,你还活着吗?”

   
“嗯!”张立的头灯晃了晃,光线更亮了一些。

    “你确信?”

   
张立迟疑了一下,道:“等等,我确认一下。”

   
片刻,岳阳“嗷”地叫了一声,道:“你干什么咬我?”

   
只听张立问道:“疼吗?”

   
“废话!我咬你一口,你不疼?”

   
张立向卓木强道:“报告强巴少爷,经确认,我还活着。”

   
卓木强道:“那好,说个笑话吧!”

   
“笑话?”张立愣了。

   
一边的岳阳插嘴道:“得说到每个人都笑起来为止。”说完,拿起水瓶,一仰头咕咕咚灌水去。

   
“那好。”张立道:“我说个等火车的故事。有一天,一位女士打电话向铁路管理部门抱怨,说她家每当有火车经过的时候,就跟地震一样,根本无法居住。铁路管理部门一听,哪有这么严重?就派了个维修工去他们家看看。那维修工是个小伙子,刚参加工作没多久,长得啊,就跟岳阳那小子差不多,愣头青一个。”

   
岳阳不满地叫开:“你讨打是不是?”

   
张立道:“别打岔,听我说。后来,小伙子就到了这家人屋里,刚巧有一列火车开过去,他就在门口,没感觉啊!后来进屋去了,岳阳……哦,不是,那个小伙子啊就跟那女士说,我刚才就在你家门口,没感觉到地震,那女士就告诉那小伙子,屋子外面是石结构,震感小,家里是木结构,震感就很强烈,特别是那床,火车一来,就像要散架一般,根本无法入睡,不信你试试。小伙子当真就准备躺床上去试试。那女士立刻骂道,你外衣那么脏,想把我的床弄脏吗?小伙子也真机灵,就把外衣脱了躺床上去了。那位女士说去泡茶,就进了里屋,小伙子就在床上等,等呀等,火车没等到,房门却突然被人一脚踢开,只见一位体型酷似阿诺的大汉扛着把斧头,进门就盯着床上的小伙子,问他,你在我们家床上做什么?那小伙子怕兮兮地回答道,我说我在等火车,你会相信吧?哈哈……哈……”

   
张立自己干笑两声,却发现听故事的人都没笑,不由挠了挠头。岳阳笑道:“失败了吧!这种老故事哪能逗人笑?重说重说!”

   
张立道:“看来大家不喜欢这种冷笑话,那好,我再说一个,说一个很黄很暴力的。一个四岁的男孩亲了三岁的女孩一口,女孩对男孩说:你亲了我,可要对我负责啊!男孩成熟地拍了拍女孩的肩膀,笑着说:放心,我们又不是一两岁的小孩子了!”

   
说完,等着大家的反应,却只有唐敏和岳阳勉强笑了两下,连强巴少爷都面无表情。胡杨队长不屑道:“这也能算是很黄很暴力?你哄小孩儿吧?”

   
岳阳看了看正闭眼假寐的吕竞男,赶紧小声替张立解释道:“胡队长,不能再升级啦!你没看见教官坐在那里吗?一旦惊动了她老人家,那说故事可就变成现场版演故事了,是不是很黄我不敢肯定,但很暴力一定少不了。看张立那张脸也算说得过去吧!可要是被教官海K一顿呢?你应该不希望到了香巴拉,连树木看见张立都逃跑吧!”

   
“你说什么?”张立挥着拳头叫了起来。

   
就在这时,吕竞男睁开了眼睛,张立和岳阳两人马上一个去挠后背,一个抖着衣衫,低声念叨着:“好热,好热。”

   
“咳咳……哈……”

   
突然有人咳出声来,又笑了一声,却不是围坐着的人。声音来自船底,是躺在船内充气阀上的孟浩然发出的。

   
胡杨队长赶紧道:“小孟,你醒啦?”

   
卓木强等人也是一惊,孟浩然被注射了冬眠合剂,原本应该处于深睡眠状态,是什么时候醒的?

   
唐敏问道:“你醒多久了?”

   
孟浩然道:“我也不知道,咳!有一段时间了吧!我一直迷迷糊糊的,好像听见你们喊号子,咳咳咳咳……后来又好像跌到过水里,这水可真冷啊!咳咳吭吭……”

   
卓木强忙道:“别急着说话,你肺里有积水,我们一直都在想办法给你治疗呢!”

   
孟浩然道:“我……咳……我知道自己的事……不用担心……我……”

   
卓木强看了看吕竞男、唐敏、塔西法师,他们心里都清楚,这个弱不禁风的诗人,此刻只能用不到半个肺来呼吸,每一次呼吸,对他来说都是一种挣扎,每次开口说话,都需要比常人付出十倍的力量。他的心脏跳动着,正与命运做着最后的搏斗。

   
岳阳则想,这个人其实早就醒了,只是一直隐忍着没有发出丝毫声音,是想不惊动任何人,就此默默地离开吗?那双冰冷的微颤的手,正在为自己描绘怎样的诗篇?

   
唐敏拿出听筒,孟浩然的气息很微弱,心跳也杂乱无章,她终于明白,他早就醒了,是实在坚持不住才发出声音的。如今,他的身体,可以说只剩一丝气息吊着,随时可能撒手人寰。

   
她翻找着医疗包,对他说道:“躺着别动,别说话,我们会有办法的!东茛宕碱,东茛宕碱呢?”

   
孟浩然喷出一蓬血色泡沫,挣扎道:“别浪费了,我明白的,这样拖下去有什么用?只是增加我的痛苦。其实,我不难受,我一点都不难受……”

   
胸口的憋气,使他每说一句话,胸腔都要剧烈的起伏十几下。

   
船上没有完备的医疗设施,即便配备比普通探险队已经好上不知多少倍,在这样的生存环境下,一样束手无策。

   
“天空……没有留下飞鸟扇动翅膀的痕迹……但是,我骄傲,因为,我曾飞翔!”

   
孟浩然选择用泰戈尔的诗为自己的一生划上句号,他突然感到呼吸通畅了,吸入体内的空气竟然是那么的清新,那么令人舒坦。身体轻飘飘的,好像羽毛浮在空中一般,而黑暗中,有星光点点,吸引他伸出手去,并幽幽叹息,“星光啊!我们总算到了……”

   
船上的其余人都不约而同地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奇迹,就在那一瞬间发生。漆黑一片的海底穹顶,忽然出现非常微弱的、一闪一闪的点点星光。如果不是关上了探照灯,未必能发现。

   
“真是星光吗?那是什么光?”岳阳疑惑着。

   
待大家再回头时,孟浩然已经离开了,脸上挂着的笑容,在灯光下显得那么柔和,那般自然。

★前六部电子书推荐下载:《藏地密码》第1-6部全本精编版,PDF电子书下载

《藏地密码》7 第五部分 (下)

《藏地密码》7 第五部分 (上)

《藏地密码》7 第四部分 黑暗中的漂流

《藏地密码》7  第三部分 地狱里的第二日

《藏地密码》7  第二部分 冥河之路
《藏地密码》7  第一部分 彼岸花开,此岸忧伤

《藏地密码》第1-6部全本精编版,PDF电子书下载

电子书《藏地密码》第1-6部全本,PDF下载

《藏地密码》(1-141)章PDF下载统计

藏地何马最热门小说《藏地密码》(1-141)章PDF下载

历史上的今天

2014年:忙“屎”了(47条评论)

2013年:Autoproxy在Firefox 21中失效的解决方案汇总(63条评论)

2012年:快乐星期天206期:幽默语录(42)(77条评论)

2011年:AnyToISO 3.2 简体中文便携版(42条评论)

2008年:转发:5月19,有这样一个乞丐(0条评论)

2007年:[支持卡巴斯基]卡巴斯基官方对将瑞星卡卡视为病毒这一事件发表声明(0条评论)

2007年:世界之窗浏览器2.0正式版(0条评论)

2006年:经典的哲理(2条评论)

2006年:谈谈“梅妻鹤子”...(0条评论)

2006年:终于清凉了...(0条评论)

2006年:【博论】这就是市场...(0条评论)

2006年:※【教你一招】现学现卖,网络连接问题※(0条评论)

2006年:还是睡吧(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

您的邮箱 *

您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