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一部分 纯真年代 (上)

时间: 2009-05-23 / 分类: 收藏推荐 / 浏览次数: 4,979 / 1个评论 发表评论

第一章 捕鱼

   
初见它时,只见黑暗深处,一根银色蛛丝浮动,若隐若现,并不十分真切,卓木强需要缩紧瞳孔才能勉强辨认,但他坚信,是光,那一定是光明的出口!涌动的空气带来了远方的消息,鼻端将它捕获,肺将它解读,那从未有过的清爽和快意,是从那个有光的地方传来的,和煦的微风中蕴藏的暖意,驱散了身体内的寒冷,这就是光的力量,这是创造生命的力量。

   
渐渐近了,那条蛛丝变得粗大起来,它飘逸灵动,它蜿蜒宛转,那是一条扭动的丝带,卓木强甚至能看到,一根根宛如针刺的光芒从那丝带上射出来,射在自己身上,射在船身上。他张开双臂,用身体去迎接,每一缕光芒都带来新生的

   
力量,他的身体贪婪的吸吮着,那一刻,光明占据了他的全部视野,那一片只有死寂和黑暗的地下海,他们渡过来了!

   
躺在船内的人,也渐渐感觉到了光明的变化,原本只是漆黑一片的空间,变成一片混沌的黑暗,那是一种很难诉说的感觉,黑暗还是黑暗,但明显感到,与先前的黑暗,明显的不同了,黑暗之中,仿佛多了一些什么东西,只是此刻,他们还分辨不出。

   
随后,他们便感觉出来了,黑暗在渐渐褪去,就像不断被清水冲淡的墨汁,他们的眼睛,也随着黑暗的退去渐近恢复视力,甚至能感觉到,黑暗中那岩顶模糊的轮廓。

   
这种黑暗消退,从浑沌走向光明的世界用了两个小时,是的,这是岳阳看着表记下的时间,虽然原子表已经不能准确反映时间,但它毕竟又开始显示,像一颗死而复生的心脏一样有力的跳动起来。当强巴少爷高呼我是措姆强巴的时候,人心,仪器,这船,乃至整片地下海,都活了过来,仿佛冥冥中有一种力量让他们苏醒。

   
两个小时之后,哪怕躺在船内,也能看到光明了,那是一层淡淡的银色,如同烙镀在船身表面的银色光华,还有船首那人,在黑暗中辨认方向,指引光明的人,强巴少爷爷!银色的光辉轻柔的包裹在这个男子的古铜色肌肤上,他面朝远方,昂首而立,那圣洁的光芒雕刻出那钢铁的线条,清除了身上的污渍和残破的衣服,仿佛只看到,一层柔和的,淡淡的白色光芒从他那坚毅的身体中散发出来。

   
岳阳喃喃道:“张翔……快来看上帝。”片刻才想起,张翔已经离开他们好多天了。

   
肖恩看着那具发光的身体,难以掩饰心中的诧异:“那个家伙!什么时候站起来的?他……他竟然还能站起来!那种体魄,那背影散发出来的是什么光?那才是真正的卓木强吗?那才是被莫金视为可以匹敌的对手?那才是那个人叫自己唯一要小心的家伙?是了,他体内的那股力量,那就是传说中永远也压不倒也打不死的精神吗?他和那些人一样,都是不信命运,敢与天斗的人,好久都没遇到这么可怕的人了,他的自信来自何处?”

   
“哗啦”一声,从船旁传来了掀动浪花的声音,“有鱼!”亚拉法师和吕竞男几乎同时从船底跳了起来,动作不逊灵猿猎豹,那神采奕奕的样子,哪里还有半分疲惫,变化如此之大,让人瞠目,肖恩彻底无语了,这都是一群什么人啊!

   
唯一有心理准备的或许仅有卓木强而已,他当然明白,对于查克拉刚刚掌握的自己,尚且能从空气中吸收力量,更何况那两名经过严格特训的密修者,他们就算饿一个月恐怕也没有问题。

   
“是鱼群!”只见船下方,成千上万的不知名小鱼聚集在一起,如同变幻无常的魔毯,反射着无数银鳞光芒。

   
亚拉法师和吕竞男各守一边,凭借光明探查船下的鱼情,只见亚拉法师突然一翻手腕,一条金属丝脱手而出,飞索,飞索也能再度使用了。待飞索拉起,一只不知道什么名字的鱼,长得扁扁平平,被飞索拉出水面,扔在船上,刚开始他们还看看这些外形怪异的鱼儿,但巴桑带头,根本不管扔上船的是什么,抓起来就往嘴里塞,像野兽一般用嘴扯下一块肉来,嚼两三下就往下咽。

   
跟着,船内的人也都扑抢上去,什么都不顾了,只管撕裂往嘴里塞,肖恩在这条船上学会了两个成语,生吞活剥和狼吞虎咽。

   
吕竞男教的怎么辨认有毒无毒,怎么防止生物寄生虫,早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只要有东西能放进嘴里,哪里还顾得上那许多。

   
一条又一条的鱼从海中被飞索射中,抛入船内,往往还没有落地就连骨头都不剩了,岳阳抹去嘴角不知道是鱼肠还是鱼肚,心满意足的咂咂嘴,这是他一生中,吃过最美味的食物了,他甚至根本没吃出是什么味道,只知道放入嘴里嚼,嚼得非常开心,非常满意,那绝不是寻常美食能带来的满足感。

   
张立吃得只会呵呵傻笑,吃得忘乎所以。虽然那鱼怪模怪样,没有尾巴,外形像一只眼睛,但丝毫没影响这群人进食的兴致,连敏敏也不顾形象,和一众男子伸手抢食,满口囫囵的大嚼特嚼,在这一刻,生命的第一本能终于完全爆发。

   
胡杨队长用指甲剔着牙,不知道是不是一块鱼骨卡在牙缝里了,他也不敢想象,自己是怎么把那坚硬的鱼头骨像嚼口香糖一样咬成一团橡胶的。

   
肖恩吃得感到肚子发撑也不松口,一面吃,一面将无数鱼儿往怀里搂,天知道下一秒还有没有鱼群那么凑巧,就在船经过的地方。

   
直到吃饱了,吃足了,看着吕竞男和亚拉法师以及卓木强三人慢慢的剖开鱼腹,洗干净鱼肉,其余人才发现,或许有些不该吃的自己也吃掉了,不过没关系,至少他们活下来了,这比什么都重要。

   
抹抹嘴,唐敏道:“我去看看那两位冬眠的。”

   
胡杨队长则对张立道:“看看,能不能联系上外面,有没有无线电波信号。”

   
王佑和赵庄生呼吸还算平和,唐敏欣慰的点了点头,不过张立这边就不没那么好运了,他摇摇头,道:“没有信号。”胡杨队长微微点头,这早在意料之中。

   
卓木强看着手中的鱼,无鳞无尾,伸手触及之处,连鱼骨都是极少,实在不明白,这样的鱼是怎么在海里游动的,咬一口,鱼肉并不十分细腻,倒有几分枯草的感觉。他问道:“你们见过这种鱼吗?”

   
大家摇头,张立道:“不过我肯定它没毒。”

   
卓木强笑了笑,如果亚拉法师和吕竞男判断它们有毒的话,自然不会将它们抛入船内。这时候,肖恩才首次打量起自己用衣服兜住的鱼儿来,但他搜遍自己的记忆,别说是鱼的名字,连与这种鱼类似的种群都没印象,他不由想,难道又是深海鱼种?

   
唐敏道:“不管它是什么鱼,既然它们能食用,我们就因该多储备一些,这种鱼汛,不是每次都能碰上。”

   
肖恩表示赞同,卓木强道:“好啊,如果休息够了,能活动的,大家都去捕鱼吧。”

   
张立和岳阳早就跃跃欲试了,如得到特赦一般站了起来,也不顾身体虚弱以及尚在发抖的肌肉,趴在船舷频频扬起手腕,说也奇怪,那些鱼群就像闻到血腥的鲨鱼,始终聚集在船的周围。有时飞索一扬,能同时穿透三四尾鱼,一时间船内船外水花四溅,初见光明的人发出来自心底的笑声。

   
卓木强将一片鱼肉放入嘴中,非常粗糙,他奇怪道:“这种鱼没有鱼刺?”

   
吕竞男道:“嗯,连鳍也没有,但它又不是软体动物,它有脊柱,只是脊柱与我们见过的鱼也不同,你瞧……”朱唇里吐出一根鱼骨,圆圆的好似一根哨笛。

   
肖恩拿起一尾鱼好似研究学者一般端详着,摇头道:“首先确定它是脊椎动物,但不清楚是否属于鱼这一种类,硬骨鱼肯定是谈不上了,如果说是软体鱼类,我还从没见过这种形态的。”

   
卓木强道:“肖恩对动物原来还这么了解呢。”

   
肖恩笑道:“在考古的同时,我对动植物都比较感兴趣。”

   
吕竞男道:“那么,这条鱼你怎么看?”

   
肖恩道:“给我第一印象,好像是还未发育成熟的畸形鱼,不管怎么说,能吃是最主要的。”

   
“强巴,鱼!”唐敏呼唤着,卓木强抬头一看,一条无尾鱼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径直向他飞来,卓木强举手去握,谁知道这无鳞鱼滑不留手,竟然没抓住,哧溜从卓木强衣襟钻了进去,卓木强赶紧站起来抖动衣衫,唐敏咯咯娇笑,那长睫毛上挂着水珠,那一刻的唯美,掩饰了所有憔悴,卓木强不由看得痴了。同一刻,吕竞男看着卓木强,肖恩看着吕竞男,亚拉法师则望着肖恩,各自心有所想。

   
“强巴,快来看啊……”唐敏又雀跃着叫了起来,“水母,好多水母啊!”

   
卓木强将一大块洗净鱼肉放入嘴里咀嚼,跨到唐敏身边,唐敏搂着卓木强胳膊,指着海面道:“看,好漂亮,好漂亮哦。”只见光照水面,无数伞状水母抖动着裙边,从海下面浮游上来,均有拳头大小,它们的颜色竟然好似霓虹灯光一般,有淡蓝色,有粉红色,有浅绿色,缤纷艳丽,成百上千的水母一齐游动,场面的更加让人心动,只是卓木强却感到隐隐不妙,这些小东西似乎也是被这条蛇形船吸引过来的,大有越聚越多之势。

   
肖恩起身看了看,奇怪道:“怎么会是这种颜色的?这是什么水母?”

第二章 重返古生代

   
卓木强敏感道:“有什么不对吗?”

   
肖恩道:“你看这水,现在光线并不是十分明亮,仍可算比较暗淡,这水是淡灰透明的,而这些水母的颜色却看得很清楚,很明显这些水母不是由共生菌藻付着体表而产生了这些色彩,它们在发光,是生物光。”

   
唐敏听得神往,道:“哇哦,好美丽啊,你看,看那只……”顺着唐敏手指的方向,那只彩绿色水母的尾部拖着一条长长的触手,一直延伸到海下,那触手不仅很长,而且每隔十厘米就有一粒珍珠般大小的发光点,在水中漂荡,看上去就像亮着彩灯的裙飘带。

   
肖恩又道:“那触手和体型明显不符,这……这里的究竟是些什么东西?”

   
一只水母正在船边,张立也看见了,道:“敏敏,你看我把它给捉上来。”说着就准备俯身去捞,只听吕竞男突然大声道:“张立,别动!”

   
张立身体僵在半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听吕竞男道:“小心有毒。”她站在船边,观察着那些水母,然后指着鱼群对张立道:“你看那些鱼。”

   
只见那些无尾小鱼,好像非常慌乱,原本整齐的队形都散开来,但那些亮着发光点的裙带就像牢笼的栅栏,它们怎么闯也闯不出去,不少鱼儿从那些裙带旁边掠过,跟着就沉了底,再不见上来。

   
唐敏不满道:“怎么会这样的?”

   
张立赶紧回身,抚着胸口道:“好险,好险。”

   
岳阳笑道:“还想捉水母,不是教官,你就被水母捉去吃了。”

   
肖恩看了看四周分布的发光裙带,猛然道:“我们看见的不是水母的本体,只是它的触手,它的身体应该在下面,船的正下方,这是个大家伙。”

   
胡杨队长也好奇的站起身来,道:“什么!又是个大家伙?”

   
肖恩紧张的看着船下,道:“有些水母体型巨大,好比霞水母,伞径可达三米,触手可以伸长30-50米,它整个触手展开来,方圆数百平方米内的鱼群都很难逃掉。这头水母,希望不会有这么大吧?”

   
这时,船尾的巴桑开口道:“比你说的还要大,来看看吧。”

   
肖恩赶到船尾一瞧,吓了一跳,只见船尾下方,有一团模糊的影子,正从漆黑的海底浮上水面,那轮盘状的影子,忽略深度带来的视觉误差不算,起码也超过五米直径,那些发光的裙带,正是这大家伙的触手。肖恩发音也不规整了,结结巴巴道:“我们……我们看到的只是触手聚集处,它的伞盖只比这团黑色更大,那它的触手……它的触手不是能超过五十米?这是什么怪物?”

   
唐敏看到那些发光飘带的本体时,吓得将手放在小嘴上,岳阳赶紧收起飞索,对卓木强道:“强巴少爷,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啊?怎么这里的动物全都是这种身材么?”

   
他话音未落,突然蛇形船跌宕起来,海面不安的晃动着,胡杨队长抓住船舷道:“难道又是潮汐浪?”

   
亚拉法师道:“不,时间未到。”

   
岳阳道:“会不是底下那个水母搞的鬼?”

   
肖恩道:“不会,它的触手没有那么大力量。”

   
“这里啊!是那个东西!”张立在船头叫道。大家又从船尾赶到船头,只见远处好像有一座小山沉入水中,跟着一个黑影飞速向船靠拢,形成的水波让这片海面都震荡起来.

   
随着黑曩飞速向前,船上的人心一直向下沉。那影子……那影子太大了!当它来到蛇形船下方,所有人竟然不敢有所异动,只能静静地看着它悄无声息地从船下滑过。唐敏吓得将头埋入卓木强臂弯,连看也不敢看。

   
肖恩略微估算了一番,从西向东约是蛇形船的二至三倍,体积约有十条蛇形船大小,那家伙头长应该接近5米,体重起码超过150吨。在这海洋上,碰到这般巨大的猛兽,任何武器似乎都显得渺小,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

   
那黑影似乎对他们的小船没有兴趣,飞快地从船下掠过,巴桑磕巴道:“很显然……是吃那巨型水母去了。”

   
岳阳努力地搜索自己的记忆,回忆道:“是……是蓝鲸吧?一定是蓝鲸了!”但他也不敢肯定,因为蓝鲸不应该是那样子。那黑影看上去就像一台肉食机器,明显是张牙舞爪的类型,和蓝鲸那种温柔的名字不靠边啊!

   
肖恩抹了打额头冷汗,机械地摇头道:“不!不是蓝鲸,或许要小一些,可是……可是,蓝鲸肯定不是那家伙的对手!那黑影……那黑影,简直就是一个食肉链发展到顶端的怪物!你们没看到那头颅的影子吗?就像鲸鱼一样,也就是说……它的嘴……它的嘴和它的头一样长!这样的嘴,能吞掉任何东西!该死的,我从来没见过这种怪物!”

   
肖恩觉得自己快崩溃了,刚刚升起的求生希望完全被那可怕的黑影粉碎。他原本对自己的生物学知识颇有自信,可在这片陌生的海域,在这片任何地图上都无法标注的海域里,没有一样生物是他认识的,而且全都巨大到了可怕的程度。

   
这是一个荒诞的世界,一定是在黑暗的地下海里待久了,人人都产生了幻觉。对!集体幻觉!医学里是有这样一种疾病的。

   
“啊!”巴桑突然发出一声惊呼,倒退一步。

   
卓木强道:“怎么了?桑,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巴桑摇头道:“不!不是!我刚才看到……那黑影,好像被另……另一种东西,一口吞掉了!”

   
张立愣在那里,胡杨队长极目眺望,只见船尾向后一片漆黑,哪里能看到什么?

   
岳阳道:“巴桑大哥,你……你不会看错了吧?你是说刚才从海里游过来的那黑影吗?它会被别的东西一口吞掉?会不会是它游进黑暗里,所以你感觉像是……”

   
巴桑冷冷道:“不,我没看错,被别的东西一口吞了。”

   
卓木强的手心开始冒汗了,如果有东西能把刚才那黑影一口吞掉,那他们这艘小船,加上这一船的人,岂不是给人家塞牙缝都不够?这个地方不仅是诡异,以地狱作别称恰如其分,难怪被称作冥河地狱。他不停地问自己,不停地思索,

   
如果方新教授在这里,他会怎么做?

   
胡杨队长一屁股坐在船底,喘息道:“没看见还好点。”

   
张立也道:“是啊!在黑暗深处,什么都看不见,反而没这么怕,这鬼地方……”他抬头望了望前方,弧形的悬崖好像一张巨嘴,光明透过上唇照进来,看起来很快就能出去,但再走几个小时,恐怕小船还在嘴里,不禁叹息道:“究竟距离出

   
口还有多远?外面又是什么?”

   
岳阳道:“外面是什么?还不是这些怪兽呗!我还以为已经脱离死亡威胁了,哼哼……真可笑,弄了半天,仍然是岌岌可危啊!随便来一头怪兽,都能把我们生吞了。”

   
张立自我安慰道:“不怕不怕,如果能走出去,抵达香巴拉就好了。”

   
肖恩道:“哼!如果海里都是这些庞然大物,岸上又能好到哪里去?”

   
岳阳忽然想到什么,忙问道:“强巴少爷,你……那个……那本古经怎么说来着?就是你家那本……”

   
张立回忆道:“他们在冥河里漂流了几万万年,一路上遇到许多怪兽恶魔,有会飞的牛,有能潜水的大象,里面的怪兽有三层楼那么高,皮比装甲坦克还要厚,蚊子比猪大,蟑螂能吃人……”

   
唐敏哭丧着脸道:“是真的……原来他们说的是真的!那看来,就算我们上了岸,也是怪兽横行啊!这……这算什么香巴拉?”

   
岳阳呢喃道:“三层楼那么高,就像这些海里的怪兽一样……可是,究竟会是些什么怪物呢?”

   
张立猛然醒悟,抓住卓木强道:“强巴少爷……你说……你说,有没有可能……是恐龙啊!”

   
卓木强道:“不可能!”

   
张立道:“为什么?”

   
卓木强道:“恐龙灭绝了。”

   
胡杨队长道:“不管是什么,总之人家已经告诉我们,是一些可怕的怪兽,应该商量一下怎么应对了,就咱们手里这几枝破枪,恐怕起不了多大作用。”

   
肖恩警惕地看着远处闪过的另一道黑影,海面又一阵波涛翻涌,心寒道:“如果我们能活着靠岸,再讨论吧!”

   
卓木强环伺船内,大部分人眼中都闪过深深的不安,一下子想起阿爸的话:“人们真正害怕的,是未知。”

   
是了,正因为不知道将要面临什么样的情况,所以害怕,在黑暗是如此,现在,在这些怪兽面前,也是如此。看见的东西不像恐龙,卓木强也不相信这里真会有恐龙,可究竟是些什么怪兽,谁又说得清?

   
对了,电脑!方新教授交给自己的电脑里,不是装进了整个大英图书馆?应该可以查找出相关资料。一想到这层,卓木强马上道:“不用那么担心,不知道是什么,查一查不就了解了?岳阳,电脑。”

   
岳阳道:“对啊!把实物扫描入电脑,让它做图像对比,就可以从大英图书馆的馆藏资料中找到对应的资料,我怎么没想到?方教授还特意交代了这件事的!”

   
电脑取来了,装配好之后,工作完全正常。他们先用小型镜头将那怪鱼的实体扫描到电脑内,处理为图像,然后使用方新教授特别配备的软件开始搜索。输入一些条件之后,电脑会将扫描到的实体图像和自身的图库进行比对,满足条件的图像将被调出。如果没有相对应的资料,则会将这种新东西自动添加进档案内。

   
电脑运算速度很快,一共有138副近似图片被搜索出来。九个人凑成一圈,盯着荧幕,用肉眼辩认那些图像。具明显不同特征的鱼陆续被淘汰掉,观察到第五十七帼图时,岳阳抢先叫了出来,道:“就是它!”

   
确实,电脑上的鱼和被捉住的鱼十分相似,也是像一双眼睛一般,没有尾巴,也没有鳍,身体扁平扁平的,但下面的注解却让他们吓了一跳–这是一条海口华夏鱼化石复原模型图,生存年代为距今5.3亿年前的寒武纪,体型仅有一公分到一点五公分长短,被科学家公认为现代脊椎动物的始祖。

   
肖恩揪着自己的银发,高声叫道:“噢!狗屎!”

   
岳阳变声道:“寒武纪!五亿年前!比恐龙还早!”

   
张立则一个劲儿道:“不可能,这不可能!我们抓住的比上面写的体积大多了!这绝不可能.”

   
胡杨队长擦拭着手中的枪道:“看来,我们误闯入史前世纪了,哼。。。。。。”

   
巴桑头脑猛地一炸,同样的话,自己肯定听到过,“看来,我们返回史前世纪了!”那是谁说的?

   
卓木强也没想到,竟然查到这样一个结果,可是,图像上的3D复原模型,和方才捉住的鱼近似率高达95%,这些生物的存在,超出了他可以理解的范围,难道在这个传说中的秘境,史前生物一直保存至今?看来,香巴拉不仅是人类的天堂,还是所有生物的天堂。

   
在这片巨兽环伺的土地,生还的几率有多少?

   
不!不能害怕!我不能害怕!他摇了摇头,松弛绷紧的面部肌肉,露出笑容。

   
岳阳捕捉到卓木强脸上的笑意,问道:“强巴少爷,难道你不怕?”

   
卓木强微笑道:“既然已经知道他们是什么东西,还有什么好怕的?最黑暗最艰难的一段路程都挺过来了!还有什么能比没有光明,没有方向,没有食物的海洋里漂流更可怕?何必自己吓自己呢?”

   
岳阳想想,也是。听强巴少爷这么一说,恐惧之心顿时减轻不少。

   
这是,亚拉法师道:“看哪,我们快到出口了。”

   
如果将这地下海和上方的岩层比作一张大嘴,他们的小船已从咽喉深处行驶到舌尖位置,此时,可以透过这张巨口的上唇,看到只属于香巴拉的天空。

   
只是。。。。。。在这嘴的外面,又将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第三章 一线之天

   
头顶的黑色岩层是倾斜向上的,由近及远画出一道弧形,两侧最终与海相接,如今距离海面已经高达数百米,再往前,斜面陡然加大,好像被刀劈开。

   
无数说不清来历的藤蔓植物悬垂在切面边缘,像水母扭动的触手,或许很长,但远远望去,只感到如这弧形的睫毛。

   
透过这道藤蔓围成的帘子,外面便是香巴拉的天空,一个不属于世界任何角落,唯存在于香巴拉的天空,如那香巴拉密光宝鉴所映照的图像,此刻他们才明白,古人的描述是多么的写实,也明白了,那个日光灯管似的太阳是怎么回事。

   
香巴拉的天空,是一条缝隙!

   
就好像走在深谷之中,看见的一线天。

   
但,又和一线天有所不同,仰头看到的并不是天空,只是云。这是一个分明看不到东天的太阳升起,也看不到西天的太阳落下,但笼罩在阳光之下的世界。

   
整个香巴拉的天空,都被白色的云层笼罩,不见蓝天,也不见山峰,只看到那道白色的狭长的缝隙,无数白云在其中翻滚。那些白云,也不是平日看到的白云,而是在云层中不是地变换着颜色,有的如霞,有的好似极光,那些光芒不知从何而来,就好像雷雨时爆发的闪电,但更要大上千百倍。整条狭长的云带都发出白色的耀眼光芒,照射着整个香巴拉,于是就形成了张立所说的,日光灯管一样的太阳。或许更准确的说,香巴拉的天空,就好像一条浑身散发着银色光芒的扭动的蛇,在那银蛇的下方,又能看到一朵朵真实的云,色彩随着天空的色彩而变换着,时而火烧红霞,时而呈闪电之蓝,时而又是霓虹之绿,更似有无数朵礼花不停炸开,那一朵刚刚银装素裹,这一朵又是万紫千红,某一朵在上演层林尽染,另一朵又展现着火树银花。

   
这就是香巴拉的天空,更像被灯光装点得缤纷璀璨的大舞台,在巨大的白色日光灯之下,另有无数霓虹灯闪光投射而出。那是另一种美,那种美丽,源于大自然的恩赐,看到的人才能体味,笔墨实在难以形容。

   
船内的人都昂首眺望天空,竟忘记了自身所在和身边的危机,一时呆住。

   
“无数的云雾挡住了天空,外界的阳光透过云雾发生反射折射,在里面看,就看到了可以发光的云。”张立道.

   
“是啊,我们知道。”岳阳和其他人道。

   
“云层里有无数正负离子,他们互相碰撞,发生闪电现象。闪电爆发出的能量不同,因而呈现出不同的颜色。”胡杨队长道。

   
“是啊,我们知道。”唐敏和其他人道。

   
“这里有足够大的空间,形成了独有的大气系统,所以在云雾的下方还有云朵。由于周围环境和此地独特的气候性质,导致那些云看起来还要白一些。”巴桑道。

   
“是啊!这些我们都知道。”岳阳忍不住道:“可是,将它们如此完美的结合起来,除了大自然,又有谁能做到?”

   
张立忍不住朝着海的另一头大吼道:“香巴拉!我们来啦!”“香巴拉!我们来啦!”受到张立的情绪感染,朝着那迷雾,大家一起呼吼了起来。尽管前方还是以片迷雾茫茫,尽管香巴拉还在雾中隐藏,但那一声吼,仿佛惊醒了沉睡的历史。这群人站在船头,目光穿过重重云雾,迎着风浪飞舟。香巴拉,在沉寂了一千年之后,将再以次迎来新人的足迹!

   
仿佛香巴拉对他们呼喊做出来回应,远远的,嘈杂之声从身后的黑暗深处传来。船上还活着的人都已有经验,那是暗潮涌动的声音!

   
终于迎来了第十五次潮汐,只是这次,巨大的浪潮将把他们推向香巴拉,那个传说中最圣洁的地方。

   
所有人回到自己的位置,系好安全绳,屏息等待。潮汐浪急速地推着蛇形船向目的地前进,但前面是开阔的海洋,不是喇叭口的地形,它已经没有了黑暗海洋中的汹涌澎湃,就好似移动的沙丘,平稳地让小船从黑岩下方飞速掠出。终于蛇形船如同脱缰的小鸟,完全离开了头顶的刀削巨涯。

   
此时,才真正看清楚这充满史前动物的海洋。

   
海水下,完全是浮游生物的天堂,各式不知名的原始鱼和水母在水面聚集成群。时不时有一道巨大的黑影从深海浮出,大嘴就像巨大的勺子,将那些群体生物一口吞没,然后飞速的逃离,唯恐被更巨型的生物擒杀。

   
一只长相好似大白鲨,体型却是大白鲨的二至三倍,约有十几米长度的巨鲨,在吞食一种拥有盔甲似头盔的小鱼时,只贪婪地多吃了一口,便被身后的可怕猎人拦腰咬为两截。而那好似座头鲸,却长有两排森寒利齿的大型猎手,仅咬住巨鲨的后半截便匆匆逃离现场,在它身后追逐的,正是那状鳍,长着鱼脑袋,体长足有三十米的可怕家伙。

   
座头鲸长相的猎手,囫囵吞掉了半截巨鲨后,被追得急了,一个猛子向海洋深处扎去。

   
可身影只在黑暗中一闪就不见了踪迹,好像被更可怕的埋伏者给吞下了肚。那鱼脑袋也似乎预感到了危机,掉头就往回游,眨眼消失在深海。

   
海面上很快又聚集了数量庞大的浮游生物和小鱼,同蛇形船一起,随着潮汐浪向海洋的另一头涌去。

   
这就是充满杀掠与掠夺的原始海洋,每时每刻都上演着追捕与逃亡。

   
看这那些说不出名字的鱼儿和海洋生物。终于确信,这里是古生代。时光在此处停歇,封闭的环境造就了永恒,即便是几亿年前的古生物,也早已不再进化

   
海面有淡淡水气,能见范围大概不超过两公里,他们便在这半径为两公里的圆形区域内,看着一幕幕生存之战反复上演,好像一场场史前影片。

   
这时候,吕竞男提出了一个问题,问道:“在这里,我们的船体并不算大,为什么没有受到攻击?

   
胡队长没好气的回答道:“哼哼!是啊!只需要遭受一次攻击,咱们就全完了。”

   
岳阳道:“我想我有头绪。强巴少爷,还记得刚发现这条船的时候吗?当时讨论过,这船的外壳是用什么做成的?那时候认为是人工合成的胶状物,因为我们认为古人不可能找到这么巨大的生物,来替一条十几米长的船绷皮,可是现在看来……”

   
卓木强道:“你的意思是,这船的外壳,是……”

   
岳阳道:“没错,这就是古代戈巴族人或是密教徒的智慧,这船是用某种生物的皮革绷制而成,而且是以整张皮,能够取下这么大一张皮的生物,活着的时候,本身一定是非常巨大的。

   
制成这艘船的生物皮革内,一定有什么我们无法感应的生物讯息,告诉海里的其他生物,船是危险的,而那些小鱼,很明显只是来寻求庇护的。水母没有眼睛,或是缺乏感应,所以贸然来寻找食物,而其余的巨型生物,都没有敢于靠近。也就是说,哪怕别人也找到了地下河入口,可只有咱们搭乘的这艘船,才能靠近香巴拉!古人的智慧,可怕的智慧!”

   
肖恩道:“不对!你忘记了黑暗中的那条大乌贼吗?它可缠住了我们的船体呢!它也缺乏感应?”

   
岳阳道:“那条乌贼并未对船发起攻击,只是缠上来,轻轻的,缓缓的,唯恐惊动了船,不是吗?”

   
船巨大,他们找到得,是一条适宜巨型船舶通行的地下水道,而且不只动用一艘巨船,如果说在这边海上,漂浮着成千上万艘巨型船舶组成的舰队,那当然他们会是这片海洋的主宰。在巨大的自然生物,终究不能大过人类设计的机械,你看过上万吨的油轮吗?哪种生物能长到那种体积?

   
岳阳的话,引得众人浮想联翩。一千年前,成千上万的巨型船舶组成了无敌舰队,漂泊在这片原始的海域,浩浩荡荡,驶向心目中的圣地,该是何等壮观的一副画面。

   
就在这时,唐敏的呼喊声,将大家的思绪从想象中拉回现实,“香巴拉!看啊!那就是香巴拉!”

★前六部电子书推荐下载:《藏地密码》第1-6部全本精编版,PDF电子书下载

《藏地密码》7 第六部分 向光而行 (下)

《藏地密码》7 第六部分 向光而行 (上)

《藏地密码》7 第五部分 (下)

《藏地密码》7 第五部分 (上)

《藏地密码》7 第四部分 黑暗中的漂流

《藏地密码》7  第三部分 地狱里的第二日

《藏地密码》7  第二部分 冥河之路
《藏地密码》7  第一部分 彼岸花开,此岸忧伤

《藏地密码》第1-6部全本精编版,PDF电子书下载

电子书《藏地密码》第1-6部全本,PDF下载

《藏地密码》(1-141)章PDF下载统计

藏地何马最热门小说《藏地密码》(1-141)章PDF下载

历史上的今天

2012年:《凡人修仙传》最新TXT下载(83条评论)

2011年:VS2005 C#连接带密码的Access数据库(72条评论)

2010年:清理友链,部分暂时隐藏(94条评论)

2008年:分享:香港艺人四川大地震赈灾主题曲《承诺》完整MV(0条评论)

2006年:重温《楚门的世界(THE TRUMAN SHOW)》(0条评论)

2006年:同城博友的博客上看到的网站提交(0条评论)

1个评论

  1. www.zhuna5.com住哪
    2011/03/11 19:16:56

    沙发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

您的邮箱 *

您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