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一部分 纯真年代 (下)

时间: 2009-05-23 / 分类: 收藏推荐 / 浏览次数: 2,982 / 0个评论 发表评论

第四章 纯真年代

   
越往前,氤氲的水气越是淡薄,那遥远的地方,就像迷雾中的一副山水墨画。

   
传说中的香巴拉,逐渐褪去朦胧的轻纱,将它那唯美的一面,真实的展现在这群久经磨难的人眼前。

   
浪头推动下,远方的香巴拉如果少女的初夜,逐一褪去薄如蝉翼的轻纱,半带羞涩地将最迷人的胴体裸露,怦然心动的出现在视野之中。

   
最初浮现在迷雾中的,是青灰色的树影,不,应该说是森林的影子。那片墨绿森林,远远望去,凭空虚立,苍苍郁郁的连绵成起伏的草甸,就像铺在半空中的魔毯,向远处展开,最后同雾化开,隐于天际。

   
船中的人都明白,那是三级平台。从远观望,只看到前端,便是这般如空中楼阁的景象。叠翠垒碧,云龙其间,逶迤缓行,好似云中有仙人驾驭,留恋美景不胜收,一步回头,步步回头。

   
浪卷飞舟,及至更近了,便能看见树影中另有奇景,水影迢迢,却是那飞瀑流云,但那‘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气魄,却是诗仙李白所未能亲见的。

   
只有这里的三层平台,才有超过两千米垂直落差。除去香巴拉,地球上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角落,再也看不到这般瀑布景色。远远看去,是无数缕银丝秀发,从
碧绿美少女光洁的肩头垂下。有的垂入海中,让人感觉好似通天丝带,能顺着攀爬上去,更多的只在半空就消弭的无影无形。当狂风崩吹,那丝发乱舞,犹胜真龙戏
于九天之上,腾于云海之中。

   
更近了,水朦胧迷离,飞泻千里,飘带迎风抖光华,宛若仙女指尖散落的银沙,从三级台阶一掠一滑,便如古人所云:“上级如飘云拖练,中级如碎石摧冰,下级如玉龙走潭。”林木也褪去墨绿之色,渐显翡翠之绿,青翠欲滴,如诗如画。

   
一刹那冲破层层迷雾,光明乍现,再无氤氲的水气阻隔。水在山中,山映在海里,碧海银沙,水天相接,云在海里游,鱼在天上飞,再也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山,哪里是水?脚踏在古生代,身在水云间。

   
那一刻令人窒息的心醉啊!已不需用双眼去观察。呼吸清新的海风,聆听和铉的涛声,整个身心舒展开来,每一寸肌肤都被情人的手轻轻触碰,每一个毛孔都在贪婪的吸吮着空气,要同这个世界融为一体。

   
那是香巴拉的召唤!承载了太久的眷念,只渴望为这船插上一双翅膀,迎着风,飞向那神圣的彼岸,如乳燕投林般,回归心中的天堂。

   
所有的人都无法克制心潮的澎湃,不管起先带着何种目的,当亲眼看到香巴拉时,便放弃了一切世俗的念头,只渴望离它近些,近些,更近一些……

   
只有巴桑,那双冷漠的眼睛藐视着远方,心中讥笑道:“一个怪兽横行的世界,地狱莫过于此!”

   
不久,岳阳首先感到纳闷,那青山绿水中,并未看见香巴拉密光宝鉴上描绘的一座座宏伟建筑,只有茫茫一片绿色,心中不禁疑到:“这里究竟是不是香巴拉?我们会不会飘到了另一个奇怪的地方?”

   
“或许是目前所处的角度不对。”他接着安慰自己。

   
这次的潮汐之浪,一直把小船送至距离海岸不足十里的地方才平息。顺着海涛继续向前,看到那一抹新绿的人们,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不需要发号施令,纷纷抄起船桨,船内响起了击破水花的声音。

   
接近海岸的水域,与大海深处全然不同,清澈的海水足以倒映出天上白云的每一根云丝,也可以看见海底下的沙以及另一个绚烂的世界。七彩的珊瑚筑起城堡一般的
珊瑚礁,五色的水母和各种闪着粼粼波光的鱼在城堡中畅游,还有些不曾见过的生物露出狰狞的面孔,虎视眈眈的盯着城堡里的原住民和寻求庇护的逃生者。

   
沙盘下是三叶虫的栖息地,那种长着外骨骼的硬壳动物一定不怎么好吃,他们在水中到处串游,却丝毫不担心自身的安危。只是有时,沙地会突然腾起一股烟雾,一些伪装的很好的庞然大物猛然自沙底现身,拥有强劲的巨蜇。在钳子面前,三叶虫的外壳根本不堪一击。

   
卓木强等人看见了有三四十米长,如人臂粗细的海参的祖宗(岳阳命名法,不认识但似曾相识的生物,便命名为某种生物的祖宗)。有体宽两米,身体加双蜇长度超
过了六米的螃蟹的祖宗,还有虾的祖宗。它们都是另一种巨大的盔甲型动物的盘中餐,后经查实,那种古生物叫做飞羽鲎,是现代鲎的祖宗。

   
海星的祖宗偶尔会被珊瑚的祖宗驱逐出城堡,可怜的沦为各种生物的美味。海胆的祖宗看来从很古远就开始对珊瑚的祖宗下手了。笔石、海蕾、海百合等奇形怪状东西竞相出现,当场也说不出是什么的祖宗,得查阅资料才知道。

   
绝大多数生物,连资料里也是一片空白,诸如一双巨大的海蜘蛛—估计是蜘蛛的祖宗,有六条长于三米的细腿,可以在水下面结网。为了保障呼吸,不知道用了什么
方法,将一大团空气罩在海下,形成一个可供呼吸的气囊,随后就像渔夫捕鱼一样,将编制好的渔网抛撒出去,自己呆在气囊里,等待猎物上钩。

   
他们还看见许多奇怪的水藻类植物,有些像巨大的海参,有些则好像海胆,不知这是海生物寄生在了那些植物上面,还是那本就是一种动物。

   
近了,海岸近在眼前,一望无际的银色沙滩,后面是一抹火红的熔岩,再往里,便有稀拉的巨树,最后融合成一片绿色的海洋。湛蓝,银白,火红,碧绿,便如同油
画家手中的笔,均匀地涂抹在香巴拉的天空下,好似波浪并未在沙滩止步,而化作另一种色彩荡漾开。那碧海银沙,细腻得让人想起夏威夷之春。

   
无数贝壳和好似乌龟的甲壳类海生物,正随着浪头反复练习如何登陆,看那蹒跚的步履,很明显,它们还在初学阶段。

   
这里是被历史遗忘之处,一切的一切,都停留在最唯美的纯真年代。

第五章 香巴拉

   
“哈哈!我们到了!哈哈!”张立,岳阳,肖恩等人大笑,在船头蹦跳,他们活着,他们到了,他们要向天空呼唤,让整个香巴拉听到幸福的呼声!

   
水深不足两米了,张立波不及待地想要跳下还去,感受一下香巴拉的海洋,却被胡杨队长一把拉住,问道:“你还想不想往里面走的更远?不怕被吃掉?”

   
张立心中一震,这才像起,这里并非表面看到的那样平静,同样有危机四伏呢!

   
直到船在沙滩上搁浅,再也无法前进,大家这才停止挥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确定是否该马上跳下船去,最后,全部都看向卓木强。

   
卓木强看着船头平整的沙滩,只有些小型的甲壳动物,远处散步着许多月牙型沙丘,更远处开始有植物生长,再往里,可以看到银丝带从天上垂下。这里是香巴拉,他们醉心向往的地方。

   
“既然能来到此,就说明香巴拉的神明同意我们登录,虽然前面或许还有考验,但是,这第一步总是要迈出去的!拿好你们的背包,我们走!”说着,他一手挎起自己的背包,第一个跳下了船。

   
脚踏上了柔软的沙滩,一切都那么真实,不是梦。

   
肖恩,张立,岳阳,一个个跟着跳了下来,在沙滩上发足狂奔,来回呼啸,吕竞男呼喝他们在做什么,张立大笑着回答:“我们在考察这里是不是有危险,对吧?”
岳阳在沙滩上双足并立,然后态度严肃的跨了一步,将枪横握在胸前,就像一个仪仗兵一般,振振有词道:“这是我,岳阳,迈出的一小步,但是,这是全人类迈出
的一大——”

   
话音未落,张立先整个儿跳到他背上,两个人旋转起来,跌倒在地。

   
卓木强将唐敏抱下船来,看了看身边的同伴们。出发时十八个生命力澎湃的人,此时只剩下九个还能行动,人人骨瘦嶙峋,好似刚从非洲逃饿慌来的,男人们胡须头
发像鸡窝,女人面容憔悴,头发纠结,身上散发出一股连她们自己也无法忍受的味道。听到岳阳那好似正式的宣言,卓木强心中一酸。

   
这次冒险,永远也不会有人书写,黑暗中的绝望和死神的一次次搏斗,紧紧留存在有数的几个人的记忆之中。那些对香巴拉充满向往而陨落在黑暗中的人,名字更不会被留在历史上,但,会铭刻在他们心中。

   
卓木强告诉唐敏,自己要去沙丘观察地形,唐敏点头,回望船内,表示还有两个安睡的同伴,该是叫醒他们的时候了。卓木强对她的成熟倍感欣慰,若是年前,她肯定迫不及待地扑到自己背上,非一起去沙丘那里不可。

   
卓木强站上距离最近的一个沙丘,眺望远方,并没有发现大型生物,看来暂时是安全的。转过头来,唐敏吃力地拖着巨大的背包在沙滩上步行,肖恩和胡杨队长正帮
忙把赵祥和王佑抬下船来,张立和岳阳疯够了,开始系船缆,他们还得把这条船拖上岸来,毕竟目前谁也说不清,是否还要靠搭乘这艘船返回文明世界。

   
巴桑远远站着,手里拎着三个背包,模样像是在回忆,不过从表情看,似乎没勾起多少记忆。亚拉法师和吕竞男在调试仪器,法师频频摇头,随后呼叫张立。

   
卓木强百感交集,这群人,刚刚伴随自己经历了一场不可能完成的旅程,在最黑暗,最绝望的时候,正是靠着大家的相互鼓舞,才能坚持到最后。

   
他们经历了一场或许是人类历史上最艰难的漂流,七名最优秀的探险家永远消失。这些人,是靠着何等坚强的意志力坚持下来的?拥有着坚定的信念。没有他们,便
没有此刻。而最令他感动的是,不管遭遇怎样的困境,不管面临怎样的危机,哪怕是死亡逼近,也没有一个人说要回去。

   
一阵细微如破壳的声音响起,卓木强顿时警觉,脚不离地地稍稍用力,只觉得脚下的沙丘有松动的迹象。再观察远望,沙滩之上,大小交错着几十个月牙形沙丘,形状如出一辙,只有大小之别,看起来看过规律了。

   
他赶紧跳下沙丘,往船那边走去。

   
岳阳一边紧绳一边询问道:”强巴少爷,有什么情况吗?”

   
卓木强道:“那边的沙丘太规整,好像某种生物的巢穴,虽然目前还没有动作,但不保证没有攻击性。动作要快些!我们可能要远离这里!我去看看敏敏,她在招呼我”

   
吕竞男看见卓木强走过来,告诉他道:“这里还是受到某种电磁或别的什么的屏蔽,指北针和罗盘无法指向.”

   
卓木强疑惑道:“还是不能与外界联络?”

   
吕竞男点头道:“但是,我们能互相通讯。”

   
张立指着头顶道:“周围的岩体和头顶山峰附近都有强磁场,就好比一个屏蔽,任何电子都无法穿越,不但不能和外界取得联系,外面也无法发现这里。”

   
卓木强道:“其余仪器呢?能正常工作吗?”

   
吕竞男道:“目前看不出什么问题,各种资料还在收集整理中,对了,知道吗?这里的氧含量高到37%,接近我们呼吸的空气的一倍了。”

   
岳阳道:“难怪我感觉空气特别清爽,力气好像也突然增加了一样。”说着,又猛的吸两口。

   
肖恩道:“这或许是生物巨型化的一个因素。“

   
此时,一旁的唐敏道:“他们两个…..似乎不大对劲。”

   
卓木强道:“怎么了?”

   
唐敏摇头道:“不知道,他们睡的很死,保持着深度睡眠状态,叫不醒。”

   
张立道:”是不是用药过量了?”

   
唐敏道:“不,我还减了量,药品根本不够维持这么久的冬眠状态。”

   
卓木强道:“暂时不管这些了,准备简易担架,我们得离开,沙里好像有东西。他们两人…”他碰了一下赵祥的颈动脉,感觉脉搏有力,接着道:“或许多休息一会就会好起来。”

   
看了看还在眺望山顶平台的巴桑,他问:“巴桑,想起什么了吗?”

   
巴桑摸了摸他的罗圈胡,胡子已经长的很长了,他摇头,答道:“如果是那里….”

   
顺着他的目光望去,香巴拉的第三层平台完全在云雾笼罩中,与发光的天空形同一体。身在第三层平台之上,根本看不到下面,而且平台只是一个形象的称谓,他实
际上应该是宽度在三,四十公里左右的阶梯地形,在平地走也要花上一两天,更何况是危机四伏的原始森林?即便巴桑他们真的抵达过第三层平台,恐怕也未到过边
缘。

   
这边,缆绳已经系好,简易担架也做好,张立收起电子仪器,和吕竞男一起抬王佑。岳阳和唐敏抬着赵祥,其余的人都扛着缆绳当纤夫,要将这艘蛇行船拖至岸边安
放,蛇行船不仅坚固耐用,而且重量极轻,重量估计不到一百公斤,卓木强一拉之下,马上让胡杨队长和巴桑替下了吕竞男和唐敏。

   
一声吆喝,一行人向沙地深处走去。

   
刚走没两步,走在前头的岳阳突然道:“等一下,大家不要动!”

   
看他那紧张的模样,张立打趣道:“怎么了?踩到地雷了?”

   
岳阳道:“强巴少爷,你说,那些沙丘,是某种生物筑起的巢穴,所以我们尽量避开,是不是?”

   
卓木强道:“嗯,怎么?有什么问题?”

   
岳阳道:“不,我现在才发觉,那种生物的巢穴恐怕不只是那些月牙形沙丘,而是…整个沙滩!你们看,那里!”

★前六部电子书推荐下载:《藏地密码》第1-6部全本精编版,PDF电子书下载

《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一部分 纯真年代 (上)

《藏地密码》7 第六部分 向光而行 (下)

《藏地密码》7 第六部分 向光而行 (上)

《藏地密码》7 第五部分 (下)

《藏地密码》7 第五部分 (上)

《藏地密码》7 第四部分 黑暗中的漂流

《藏地密码》7  第三部分 地狱里的第二日

《藏地密码》7  第二部分 冥河之路
《藏地密码》7  第一部分 彼岸花开,此岸忧伤

《藏地密码》第1-6部全本精编版,PDF电子书下载

电子书《藏地密码》第1-6部全本,PDF下载

《藏地密码》(1-141)章PDF下载统计

藏地何马最热门小说《藏地密码》(1-141)章PDF下载

历史上的今天

2012年:《凡人修仙传》最新TXT下载(83条评论)

2011年:VS2005 C#连接带密码的Access数据库(72条评论)

2010年:清理友链,部分暂时隐藏(94条评论)

2008年:分享:香港艺人四川大地震赈灾主题曲《承诺》完整MV(0条评论)

2006年:重温《楚门的世界(THE TRUMAN SHOW)》(0条评论)

2006年:同城博友的博客上看到的网站提交(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

您的邮箱 *

您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