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三部分 朝向森林深处 (上)

时间: 2009-05-26 / 分类: 收藏推荐 / 浏览次数: 3,247 / 1个评论 发表评论

第一章 香巴拉之夜

   
饱食之后,入睡之前,唐敏发现王佑醒了。

   
王佑的身体极其虚弱,尚不能睁开眼睛。唐敏喂他喝了一点水,他摇头表示不需要,要与卓木强说话。

   
卓木强来到他旁边,轻轻道:“你醒了。”

   
王佑要起身,卓木强忙道:“别动,你还没有吃东西呢!虽然一直昏睡不醒,不过你的身体确实已经绝食五天了,我们马上拿点食物来。”

   
王佑摇头道:“不……不用。强巴,我们……我们,还有多久到香巴拉?”

   
卓木强道:“我们已经在香巴拉了,你躺的地方,就是香巴拉的岩壁。”

   
“啊!”王佑的喘息急促起来,显然是非常用力想起身,惊惶道:“这,这是岩石!为什么?为什么我什么都看不见?我们真的在香巴拉?”

   
卓木强道:“没错,只是天已经黑了,我们怕你的眼睛受不了光照刺激,所以没点灯,你等等!”说着,微微调亮一盏头灯,让王佑看清他躺着的营房,以及营房旁边的红色岩石。

   
王佑指着头顶的帐篷道:“我想,看看外面……”

   
卓木强安慰道:“不行,香巴拉的夜晚是黑色的,光或许会引来很多危险。明天早上,明天早上就能看到了。”

   
王佑道:“我或许坚持不到明天早上了,我现在就想看看。”

   
卓木强道:“别胡说,现在身体的虚弱只是暂时的,还记得马雅地宫吗?当时你一个人不都挺过来了?明天早上,你就可以亲眼看见香巴拉的全貌了,的确是一个美丽的仙境。”

   
王佑摇头道:“对不起,有一件事,我一直没告诉你——”

   
卓木强打断道:“现在什么都不用说,你只管好好休息,有什么话留到精神恢复之后——”

   
王佑也打断道:“不……一定要说,我,我骗了你!强巴。”

    “恩?”

   
王佑苦笑道:“你不是很奇怪,为什么我要定六个月的期限吗?我告诉你好了,我其实,被医生诊断出,患有颅内多发动脉瘤……”

   
“什……什么?”卓木强大吃一惊。

   
王佑笑笑,道:“那是一种被称为颅内炸弹的东西,平时看起来和常人没什么两样,可随时会因为激动而导致脑动脉破裂,轻则瘫痪成植物人,重则丧命。我现在的情况,发作后四十八小时内,死亡率高达98%。”

   
他指了指自己的大脑,道:“我是一个等死的人,而且我的脑动脉还在被蚕食,它们在膨胀。当时医生告诉我,我最多还有六个月。你现在明白了吧?强吧。我想在死前,看一看传说中的香巴拉……”

   
卓木强道:“为什么不留在医院接受手术?你……”

   
王佑道:“没用,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是多发动脉瘤,医生把CT和核磁都给我看过了,脑子里四分之三的血管管壁变薄,每条动脉分支处都有一个动脉瘤膨出,以目前的医疗技术,根本无法动手术,只能看着它们一天天长大,最后破裂。现在,你能为我打开帐篷,让我看看香巴拉的夜空吗?”

   
卓木强陷入迟疑,

   
王佑道:“就算一个临终之人的恳求,也不行吗?”

   
卓木强道:“好吧!但是我得关灯,或许你会失望。”

   
周围陷入一片黑暗,卓木强道:“打开了,你听到了吗?是瀑布的声音。”

   
王佑奇怪道:“真的打开了吗?我怎么什么都看不见?我感觉到了,有风,这真的是香巴拉的夜空?怎么一点光都没有?”

   
没有他想象中会出现的任何东西,没有星星,没有月光,没有飞鸟闪烁的眼睛,和地下海世界全然相同,绝对的黑暗。

   
香巴拉的夜空,竟然是绝对的黑暗!

   
卓木强长声叹息道:“是啊!香巴拉的夜空,是绝对的黑暗。现在,你还是吃点东西比较好。”

   
王佑根本没吃任何东西,只喝了点水,又陷入了沉睡。

   
安顿好他,唐敏说道:“他的身体太虚弱了,我很担心他撑不到明天。”

   
岳阳道:“难道我们就一点办法都没有?”

   
唐敏道:“用医学上的话说,他的状况属于多器官功能衰竭,这是一种不可逆的过程,就象人始终会老去,器官都要渐渐衰竭,最后无法正常工作,死亡。他现在正走向生命的最后。不过,这种晚期患者,通常自己会有备用药。”

   
“他的维他命丸,先前查验过,是一种具有强烈镇痛功效并极具成隐性的药物。不过现在找不到了,多半掉在路上了。”吕竞男看了岳阳一眼,说道。

   
唐敏道:“恩!多发性脑动脉瘤,有可能压迫大脑组织,那种疼痛,据说好象大脑直接被电击一般,稍微发作都可能引起身体抽搐,我们目前的药物,对这种症状没有什么办法。”

   
卓木强拍拍大家的肩头道:“睡吧!明天早点起来,爬上山岩,一定要让他看看香巴拉的天空”

   
第二天,蛇形天空刚刚发白,所有人就开始行动。

   
三角锥岩壁最难攀爬,几乎全靠手指攀附住岩壁的凸出物,根本没有可以立足的地方,不过这对他们不算什么,岳阳只花半个小时就完成了先锋攀登,后面的人跟着绳索上去,然后在红岩上用滑轮组做了一个起落架,好让王佑吊上巨人脚。

   
此时的王佑已经气若游丝,惨白的脸色、枯槁的面容、深陷的眼眶,无不宣告着他已为生命耗尽了最后一分精力。

   
卓木强看着这个男子,他曾有万贯家财,曾叱咤风云。正是这个男人拼尽生命最后一口气,也要看看香巴拉到底是什么样子。就为了看一眼香巴拉,放下了一切,包括灵魂,包括生命。而他说,他和自己是一样的。

   
“嘿!看到了吗?我们马上拉你上去,再坚持一会儿,你就可以在香巴拉的脚下看到香巴拉的全貌了。”卓木强说。

   
王佑那双凹陷的眼睛在眼窝里转动着,干瘪的嘴唇里露出了一排参差的牙,说道“这里的树,好大哦!”

   
卓木强道:“准备好了吗?他们拉你上去了。”向上挥动手臂,岩上的人开始收起绳子。他在心中祈祷着:“老天,请你再给王佑一点时间,哪怕只有一分钟也好。”

   
看了看七彩云霞浮动的天空,再看看岩下的巨树之林和来时的方向,常常呼出一口气,他也沿着绳子攀爬上去。

   
卓木强是最后一个爬上巨人脚的。当他上去,平台之上,张力、岳阳等人已去探查前方情况,王佑躺在当中,唐敏和吕竞男守在一旁。见到他,唐敏落寞的瞥来一眼,无不知是否在心中表示悼念。

   
卓木强深吸一口气,一股怨愤立时堵在胸口。他怨愤老天,为什么?为什么连一分钟也如此吝啬,不肯多给这个执着的人?

   
仰面朝天,天边飘过淡蓝色的云霞,如少女的轻绸,不知名的飞鸟展翅翱翔,掠过五色的云。脚下,整片原始森林在香巴拉的天空下绽放出绿色,显得生机勃勃,远方更能看见辽阔的大海,大浪淘沙。头顶便是几束瀑布,宛若仙女手中的银瓶倾斜,天界的琼浆玉液洒落人间。站在这巨大的红色岩石上,尽览香巴拉的美丽。一切都如此和谐,如此迷离。除了那具尸体!他轮廓消瘦,他面容狰狞,他是那最渴望看一眼香巴拉的人,却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

   
卓木强心中有火,但是不知道该向谁发泄。从踏上冥河开始,一切都不对劲,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地死去,根本无法挽留。究竟是为什么?他不由得责怪起自己没用,没当好这个队长。

   
“嘿!王佑,到了,睁开你的眼睛,看看吧!这就是香巴拉,你生平最向往的所在!睁开眼睛啊!”他走到王佑的尸体旁,怒吼道。

   
突如其来的吼声,让唐敏和吕竞男吓了一跳。唐敏不知道卓木强为什么发火,忙制止道:“强巴,他已经死了!他已经死了!”

   
卓木强一把拎起王佑的衣领,大声道:“你用那面镜子,让我许下了六个月的承诺!我已经把你带到香巴拉来了!你给我起来看一看!”

   
吕竞男淡淡道:“强巴,他在笑。”

   
卓木强的动作被凝固住。是啊!王佑那嶙峋的面容,竟然带着一丝笑意,他的确在笑。临终前,身体在半空中,是看到了香巴拉才满足的闭上眼的吗?

   
卓木强心中稍感安慰,轻轻松开了王佑的衣领,站起身来,再度凝望这这个美丽的地狱,这致命的天堂。

   
也就在他放下王佑的时候,唐敏忽然叫道:“你们。。。你们看,他的嘴里!那是什么?”她捂住了自己的嘴唇。

   
卓木强定睛一看,王佑张开的嘴里,原本应该是舌头的地方,竟然出现一团毛茸茸的东西,像红色的苔藓一样附在舌面。

   
再仔细一看,那些比头发略粗的红丝,好像还是空心的,更像在舌面长了纠结在一起的血管。因为王佑的死亡,颜色正慢慢消退。

   
唐敏道:“我昨天没发现这些东西!是。。昨天晚上才长出来的!”

第二章 我站立着,我存在

   
肖恩好奇的将手伸入王佑嘴里,拈起一根红丝,准备扯下来,谁知道这一碰,整团红丝立刻不安地扭动起来,好似活物,准备顺着肖恩的手指刺入肖恩的体内。他吓了一跳,赶紧收手,指尖已被刺出血来。而那血管状物体也退尽了颜色,不再动弹。

   
吕竞男大惑不解道:“这究竟是什么?”

   
肖恩心中狂跳不已,暗道:“蛊毒!你们这群蠢人,这是蛊毒啊!他怎么会中蛊的?什么时候被种下的?是在加入这个群体之后吗?还是在这之前?”

   
卓木强还未找到答案,远方又传来呼喊声,“强巴少爷!快来看看!这里!”那边岳阳和张立又挥舞着手臂喊开了。

   
卓木强奔走过去,边跑便问:“怎么啦?出什么事了?”

   
岳阳大声道:“这是人工建筑!这真是人工建筑啊!”他指着一座石堆,激动至极。

   
卓木强一惊,他也没料到,原本只是依稀若似,自己随口一说,竟会成真。如果昨天看的真切,恐怕昨晚便会连夜爬上巨人脚。

   
走到近处,只见那碎石堆小如土丘,大若高塔,栉比鳞次,远远铺开,竟似一眼望不到头。真个巨人脚背,不知有多少这样的碎石堆。越是靠近,卓木强越是感觉,这就像是一片乱葬岗,可他不明白为何会出现这种感觉。

   
碎石块皆呈红褐色,显然是就地取材,石形千奇百怪,但很重要的一点,无数石块表面上皆有一层黑色灰污,明显为火烤留下的痕迹。

   
还没走到近处,岳阳已经高举着一块碎石,朝向卓木强方向问道:“上面有字!”

   
卓木强更为惊讶。忙奔过去,询问道:“能认吗?写的什么?”

   
张立在一旁道:“当然,是古藏文,”接着念到:“我,没有…我有,不存在…这写的什么啊?”

   
卓木强接过石头,仔细辨认。红色石头上,用刀外斜地刻着竖写的古藏文,就像中国的古体诗一般,一共四行,按照字面意思解,全写着真我无我一类怪异的偈语,让人难以参透,只知道四行头牌的字都是一个我字。字迹有些模糊不清,看来被放在这里有些年头了。

   
他喃喃道:“这是什么?”

   
岳阳道:“每块石头上都有,都是这些内容,完全一样。”

   
亚拉法师从乱石堆中走出来,含笑道:“是尼玛。”

   
“尼玛,尼玛堆!”卓木强心头一震,他曾有所怀疑,但是不敢肯定。首先,这里的尼玛堆是红色的,其次,上面的碎石各种形状都有,与常见的扁平尼玛石也完全不同,刻下的字体也和常见的尼玛不一样,倒有些像在地狱之门看到的两处尼玛堆。

   
亚拉法师解释到:“上面刻的是偈文,用现代的话翻译过来,应该是这样解释——“我站立着!我存在!我骄傲!我是唯一!”

   
胡杨队长忍不住道:“我思故我在?”

   
亚拉法师微笑道:“这能说是古人质朴的我思故我在的哲学思想,但它更像是一种誓言,表达的是不惧死亡的决心。这些尼玛堆,便是坟墓。”

   
“坟墓?”卓木强一时无法理解。

   
亚拉法师道:“没错,与你印象中的尼玛堆积如山不同,是吗?不是白色的,只写有六字大真言的尼玛石……”他惜惋道:“其实,你可知道?藏民的白石崇拜,来自于远古,在六七千年前的石器时代,就使用白色的石头为工具,两千多年前有了文字之后,便已在白色的石头上写下思念的话语,祈求神明的祝福。尼玛石上的六字大真言,则是密教在藏区广为传播后,才形成了今天人们看到的石堆和经墙的。

   
法师接过卓木强手中的尼玛石神情肃穆道:“这种写有密语的尼玛石,是古人,是古人为纪念勇士刻写的墓碑。当勇士们因为战争而死亡,无法辨认尸体,或则根本找不到尸体,活着的人便统计人数,以没有刻写名字的墓碑表示对英灵的悼念。他们深信,勇士的灵魂蕴藏在坚硬的白石核心,因而在白石上铭刻下格言,用以超度亡魂。这每一块石头,都代表了一条性命。”

   
说完,他庄重地将尼玛石放回了尼玛堆,口中念诵经文。

   
“你怎么知道的?法师。”岳阳好奇地问道。

   
亚拉法师道:“强巴少爷家传的古经中不是记载着吗?先哲们渡过暗无天日的地狱,十中存一,活着的人们相互搀扶着走向坚地的深处,到不了的同伴的尸骨,便用血染的尼玛石,刻下生命的格言——我站立着,我存在,我骄傲,我是唯一!”

   
我站立着,我存在,我骄傲,我是唯一!四行古文中,隐藏着怎样的慷慨与激昂啊!

   
卓木强巴再次放眼望去,那密密麻麻的尼玛堆,成百上千,而每一处尼玛堆,又都是由千百块石头堆成。这里究竟堆积了多少无名烈士碑?

   
刹那间,矗立在尼玛堆中的人们,感到了自己的渺小,脑海中仿佛浮现出一千年前那幅画卷:为了埋葬黑暗而从地狱冥河中漂流过来的人们,十中存一,活着的相互搀扶,登上了这片高地,放眼一片充满死亡的森林和那埋葬了无数同胞的黑色海洋,还将继续前进,只能将对死者的哀思,寄托在如同被血染红的小小石块之上,将心中的思念铭刻,堆放。随后,又相互搀扶着,向着漫无边际的车载黑暗深处前进,前进…….

   
张立道:“哇!那不是死了好多人?”

   
“不是死在这里的,应该和我们一样。”岳阳遥指大海的方向,张立顿时缄默。

   
卓木强漫步在如塔林一般的尼玛堆积如山中,心情犹如踏入墓地,凝重、肃穆。

   
每一块石头,都代表着一条生命,古人拥有的勇气和决心,让他更加坚定自己的信念,在心中默道:“沉睡与地下的先哲们,你们可知?一千年后,又有一群人,踏上了与你们相同的路。”

   
张立突然说道:“既然有尼玛堆,就不定这附近就有人居住,我们就快要找到戈巴族人了!”

   
“不!”岳阳指着上层的尼玛石,上面的古文已风化剥落。他道:“地下海的洋流,保持着同向的稳定性,将穿越地下海的船只送到临近的地方,一千年前的古人,也是从这里踏上了他们的香巴拉之旅。别忘了,这些尼玛石可是致密的火山岩,比花岗岩更为坚硬,从他们风化程度看,大概已经放了一千年了。也就是说,那些古人走进森林深处之后,便再也没有回来。”

   
卓木强在尼玛堆中静默片刻后,低声道:我们也立一个尼玛堆吧!顺便把王佑葬在这里。

   
大家齐动手,打眼埋药,准备炸几块红岩当作原材料。张立一边打眼一边抱怨道:为些岩石这么硬,古人是怎么取下来的?他们又没有炸药!

   
胡杨队长道:你没看到吗?那些尼玛石有被烧过的痕迹。将岩石烧到很高的温度,然后用水一泼,岩石便会自动裂开,这是古人的智慧。

   
安好引线,一行人退避到远处。胡杨队长担心道:响声会不会惊到其他动物?

   
肖恩道:不会,如此巨大的响声,别的生物只会被吓跑。按吧!

   
轰的一声巨响,红岩被裂一个坑口,他们取到不少红色的岩石,并将王佑放入坑中,又盖好那些碎石,并选取了其中形状较工整且够大的,为那些葬身在黑暗世界的人另搭一座尼玛堆。

   
我站立着!我存在!我骄傲!我是唯一!一样的古文体被刻上了尼玛石,每个人都认真地雕刻着,虽然歪歪斜斜,但绝对一丝不苟。

   
战友李庆宏长眠安息于此。岳阳看到赵祥刻下了古人之后,又刻了一排字,刻完后,拿在手中长久地端详,神情戚然。

   
他忍不住撞了撞赵祥,询问他发什么呆。

   
赵祥苦笑到:“今天我们为他们立碑。明天,谁来为我们立碑刻字?”

   
岳阳拿着尼玛石的手微微一抖。

   
李庆宏、黎定明、诸严、严勇、张健、孟浩然、王佑、七条生命,如今是七块石头,红色的石头。到于塔西法师,亚拉法师并未为他放上红岩,只说他们信奉的宗教不同,所以未为塔西法师放尼玛。

   
众人围成一圈,默默为逝者送行,祈祷他们的灵魂安息,早入西天极乐,早入轮回。

   
香巴拉的风送来了千里之外的耳语之声,我站立着,我存在,我骄傲,我是唯一,这是他们留在这个世上唯一的宣言。活着的人相信,同伴会永远与香巴拉相伴。

第三章 谜样雾气

   
做完这一切,大家又望向了卓木强。如今,算是站在了香巴拉第一层平台上,这巨人脚的一侧,一直与山根相连,向里走,可直抵瀑布下方,再往内,就是第二层平台下的凹陷处,是黑色的森林,又分左右两侧,如今只在路的入口处,

   
而地图显示,从第一层平台上到第二层平台的唯一通道,在香巴拉右侧。

   
但那密光宝录图形的缩微比例实在太大,诸如巨人脚这一类地形特征,在上头根本就找不到,他们有可能在通道右方,也有可能是在左边。如果密光宝录的地图比例和地下河系统图比例相当,香巴拉第一层的横向距离便都有好几百公里,万一走错方向,一来一回,可不是说着玩的,更何况,天知道那黑森林中,有什么样的生物存在?

   
在这不辩方向的香巴拉里,没有任何方法可以确定队伍目前的位置,必须要赌一把,和命运对赌,岳阳站在卓木强的旁边,恳切道:“强巴少爷,我们现在需要你的手,指明一个方向。”

   
张立也道:“强巴少爷,你说吧!我们跟着你走。你是队长。”

   
唐敏睁着一双大眼睛,吕竞争男也轻轻点头。

   
卓木强缓缓抬起右手,食指由曲伸直,终于伸得笔直,有如钢筋一般遥指远方,其余的人二话不说,各自背起为沉重的行囊,朝着他指出的方向,大踏步前进。

   
密林深处,到处是看不见的陷阱,每时每刻都上演着人间蒸发。只有千年不变的风,依旧吹得树木沙沙作响,平静地看着每天发生的一切。

   
一头约有一米长的蛞蝓般的软体生物,正沿着粗壮的树干慢慢往上爬,啪一声,由于自身太过沉重而掉在树底。一只约有五十公斤重的大蜘蛛型动物一见有机可乘,大力扑跳上去,按住软体生物就是两口,如同现代蜘蛛一样,先用颚下毒腺麻麻痹对手,然后注入消化液,从内部加以消化,接下来,就等着享用美餐了。

   
但它运气不好,另一只大型生物也看中了这条软体生物。这是一只约有一人高的大螳螂,同样从高处跳下,将那大蜘蛛一刀砍作两段,但还没反应过来,软体生物已腾空而起,巨型螳螂只能瞪着三角头两侧的眼睛,眼睁睁看着猎物被一只身长一米有余的蜻蜓带着飞走。

   
巨型蜻蜓刚刚飞不远,另一只约有一米的巨蝗扑空而至,一口气把蜻蜓按在地上,跟着是第二只,第三只。巨型蜻蜓挣扎了两下,很快就不动了。眨眼时间就有二十余只巨蝗叠在一起,争抢美食。便在此时,地面的草皮泥土一齐松动,一张大网腾空而起,将那些贪吃的蝗虫一网打尽。一人从树梢倒挂着,双脚绞绳,从天而降,正是张立。他哈哈一笑,对树上的人道:“一只没壳蜗牛就引来这么大一群蝗虫,这下不愁吃了。”

   
岳阳在树梢道:“肖恩大哥说过了,是蛞蝓,不是蜗牛。”

   
张立道:“还不都一样。把我放下去点,把网收高些。”

   
深入森林已经十五天了,他们正在以吕竞男教会的独特的生存方式,逐渐熟悉,瞭望这片真正的原始森林。

   
森林里长满了高达百米的蕨类植物,只有一根主干,没有分枝,到了顶端,陡然伸展开叶片,像伞一样撑开一片。这些植物的叶子也与常见的树叶不同,主干部辐射出去的其实是一条条茎,无数卵型薄片好似鱼鳞般附着其上,便是叶子,每片叶子的卵型中心,又有一个梗。其实,那些叶子也就是这些蕨类植物的种子,飘落在地,便会长成一棵巨大的蕨类。

   
除此这外,密林深处,还生长着一类更古老的原始植物,没有根,没有枝叶,只有茎,远远看上去,和巨型蚯蚓一般,弯曲盘绕在巨型蕨类植物上,绕了一匝又匝。起初大家还以为是和一种动物,吓得不敢从上荡过去,几番试探下来,才发现是是种植物。巴桑也说,不是他见过的缠人植物,那种植物的根茎不会如此粗壮。

   
至于密林中的动物,大多是体大无脑的原生动物,按各自的本能行事,一旦摸清楚了生活习性,对这群探险者便构不成威胁。

   
在这十五天内,几乎所见过的动物,都成了他们的盘中餐,而且按照肉质高低,还被分为三六九等。

   
诸如那条巨型蛞蝓,肉的质感虽然不错,却有一股难闻的味道,大大降低了品级,但它却是密林中其余生物的最爱,特别是那些巨蝗。巨蝗在密林的沼泽边缘群居活动,什么都吃,长相狰狞,但肉质非常可口,特别是一双后腿壳里的肉,感觉和螃蟹肉有些相似。只是这些巨蝗难以捕捉,常常是一群群的活动,范围非常大,能进行低空飞行,搏斗时,甚至可以依靠强有力的后腿直立,差不多有一人高,而那带着尖刺的前腿和硬鳄一般的嘴,也能给别的生物造成极大的的伤害。

   
卓木强等人第一次遭遇这些巨蝗的时候,经历了一场艰苦的搏斗,巴桑还负了伤,不过后来就搞清楚了,这些飞虫的最高飞行距离不过十米,几乎和那种叫晴耵的巨型古蜻蜓一样,于是开始在高处设陷阱,加以捕捉。

   
同时,也发现,越往密林深处走,里面的生物便进化得越高级,器官更复杂,更完善,动作也更灵敏,无论抓捕还是躲避,难度都提高了很多,这15天来,估摸着约从史前4.5亿年走到了史前3.5亿年左右。当然,没有绝对的界限,只是肖恩称他的感觉如此。

   
巨蝗头壳坚硬,四肢带刺有力,但腹部极其柔软,困在网里不久,就不再挣扎了。吃过蝗虫,将蝗虫腿部的肉剔出来打包装好,一行人继续向右前进。

   
在香巴拉,其实没有方向可言,所有的辨认仪器都失灵,通过天空,通过植物,各种野外辨认方向的办法也无法使用,唯有靠最原始也最简单有效的方法,才不至于在森林中迷路–做标记。

   
张立在出发的地方放了一个小功率的电波发射器,定时检测与发射源的距离和方位,就知道他们有没有在原始森林中绕圈子。只是那些未知的原始生物和丛林沼泽阻挡去路,所以每天的前进距离最多只有20公里。

   
从多拉雪山一直到蒙达雪峰,直线距离有接近两百公里,也就是说,香巴拉的上空裂隙开口约有两百公里,而这个锥形散射的下段距离,远远大于裂口距离,或许两倍,或许不止。按照目前的方向前进,大家都认为是正确的,即便错误,十五天的时间,也该走到裂隙边缘了。

   
在树冠层用飞梭飘荡飞行了一段距离,负责侦查的岳阳停了下来,对赶上来的大部队道:“前面好奇怪,有一层灰蒙蒙的雾气,不知道有没有危险。”

   
肖恩接过望远镜一看,忍不住骇然,说道:“那是什么?又是我从来都没见过的东西!电脑呢?”

   
这十五天,方新教授的电脑可谓帮了大忙,凡见了不认识的生物,都在电脑里找寻答案。一些国外的科学家利用化石标本对一些古生物进行了3d复原,基本形态结构还是正确的,尽管种类不是很多,毕竟让他们对古生物有了大概的了解。

   
张立在一株蕨类植物顶端分叉处将电脑取出,利用电子望远镜将其中的信号输入,一幅清晰的画面立刻出现。卓木强等人仔细看了,灰蒙蒙的雾气被电子望远镜放大了十六倍之后,变成淡青色的颗粒状物,前面的树冠层整个都被那些颗粒状物覆盖着。电子望远镜继续放大,发现颗粒状物呈毛茸茸的球形,每个球又由许多细绒毛组成,有些像蒲公英,全都漂浮在空中。

   
“这是什么?”张立一面问,一面点击电脑软体进行截图对比,没有弄清楚那东西到底是什么之前,任何人都不会前进。

   
大约半小时后,电脑查完了所有库存图片,只找到几类蒲公英和雪花的图片,相似率约不足50%,显然又是一种全新的物种。

   
那片绒毛球状漂浮物距离大约两公里处,远远看去如浮云,随风涌动,经过岳阳辨认,中心部位像是有无数地泉在喷涌,他自告奋勇道:“我想靠近看看。”

   
卓木强到:“记住,不要靠的太近。恐怕对身体有损害。”

   
岳阳一笑:“知道啦!”

   
他只去了不一会儿就返回,对众人说道:“在下面,那种东西,是下面的,一种喷射上来的。”

   
张立道:“下面的一种什么?”

   
岳阳道:“我也说不清楚,你们去看看就知道了。还有,我发现,那在雾气正下方的沼泽中,有很多死去的动物,这种东西估计对生物体有害。”

   
卓木强道:“好!下去靠近看看,如果不行就绕过去。”

★前六部电子书推荐下载:《藏地密码》第1-6部全本精编版,PDF电子书下载

《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二部分 真正的天堂(下)

《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二部分 真正的天堂(上)

《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一部分 纯真年代 (下)

《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一部分 纯真年代 (上)

《藏地密码》7 第六部分 向光而行 (下)

《藏地密码》7 第六部分 向光而行 (上)

《藏地密码》7 第五部分 (下)

《藏地密码》7 第五部分 (上)

《藏地密码》7 第四部分 黑暗中的漂流

《藏地密码》7  第三部分 地狱里的第二日

《藏地密码》7  第二部分 冥河之路
《藏地密码》7  第一部分 彼岸花开,此岸忧伤

《藏地密码》第1-6部全本精编版,PDF电子书下载

电子书《藏地密码》第1-6部全本,PDF下载

《藏地密码》(1-141)章PDF下载统计

藏地何马最热门小说《藏地密码》(1-141)章PDF下载

历史上的今天

2013年:快乐星期天259期:幽默语录(62)(35条评论)

2011年:文摘手打018:我们为何不愿花钱(26条评论)

2011年:追看的电视剧03:超人前传(Smallville)(57条评论)

2010年:招商银行信用卡“15元看大片”活动(济南)(69条评论)

2008年:四川地震:写给孩子的诗(0条评论)

2008年:谭晶:女声版《生死不离》(0条评论)

2007年:济南:愈夜愈美丽(2条评论)

2007年:我的Vista(0条评论)

2007年:我的新办公电脑(0条评论)

2007年:长清大学城(0条评论)

2007年:五一游莲花山(5)(0条评论)

2006年:今日流水(0条评论)

2006年:纪念赵树理(0条评论)

2006年:介绍家乡的历史--山东新泰(2)(0条评论)

2006年:介绍家乡的历史--山东新泰(1)(2条评论)

2006年:[教你一招]博客快速升级教程(0条评论)

2006年:我看[中国情诗名句排行榜](0条评论)

2006年:今日短信整理(0条评论)

1个评论

  1. www.zhuna5.com住哪
    2011/03/13 20:05:34

    呵呵,沙发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

您的邮箱 *

您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