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三部分 朝向森林深处 (下)

时间: 2009-05-26 / 分类: 收藏推荐 / 浏览次数: 4,415 / 6个评论 发表评论

第四章 会动的植物

   
离开树冠层,森林中的阳光很少,冰冷,潮湿,阴暗,这就是原始森林所带来的全部感受。犹如那些绒毛状物是浮在空中的,他们没在树干间荡飞索,而是下到地面,踏着半湿滑的泥土,缓慢靠近。没走几步,就能看到岳阳说的那奇怪的东西,应该说那是一种树,但是…..

   
靠近树顶的地方,有五六个并排悬挂的肉囊状物,直径大约有七八米,占了树身的一半以上,形如椰子,尖头朝上,肉囊一刻不停的收缩,好似跳动的心脏。每收缩
一次,就将无数的毛绒漂浮物喷射到上百米的高空,形成岳阳所说的,地下泉水一般的喷涌。而且,那种矮树仅有不足二十米高,实在难以想象是如何在这样丛里里
存活下来的,前面一整片丛林都是那些奇异植物,无数肉囊喷射出大量的絮状物,好似蘑菇云将整个天空遮蔽。若要绕行,只能从密林下方通过。

   
“天啦!那是什么?”唐敏惊呼道

   
胡杨队长也道:“那是寄生在植物上的生物,还是植物本身?植物可以这样动吗?”在他的认知里,就算是食肉植物,也无法做出这种好似肌肉一般的运动来,可是看那肉囊,根本就是长在植物上的,喷射出的那些毛绒物,很显然也是具有植物特性的东西。

   
张立道:“用电脑,用电脑。”

   
肖恩道:“不用了,查不到的。如果真的发现这种生物化石,古生物学界早就蠢蠢欲动了,我一定会知道的。或许,这就是一些古生物学家提出的,动植物的分水领,像植物一样生长,却拥有部分动物才能做出的运动能力。”

   
岳阳讶异道:“动植物分水领?像植物一样生长,像动物一样行动?天啦,太离奇了!”

   
卓木强也道:“我从未听过这种说法.”

   
肖恩哼哼一笑,道:“这不是人人都知道的。早在进化论提出的时候,这种争论就存在了。有的生物学家认为,在早期菌藻等原生物存在的时候,动植物就已经出现
了明显割分,各自向着各自的领域发展,可另有些生物学家认为,在单细胞生物形态时,动植物是没有明确界定的,而后进化到更复杂的生物体时,动植物也不是完
全分离,各走各路,发展趋势应该是像电波一样,分开,然后合拢,交叉,然后再分开,如果没弄错的话,这或许就是单细胞生物结束后,原始动物和植物的第一次
交叉点。就算是现在,仍有这种形态的生物存在。

   
张立道:“不可能!”

   
肖恩淡淡道:“知道维安酸复合菌团吗?用你们中国的古话来说,叫太岁的东西,看起来好像是肉,但确切的说应该是大型菌团,能长时间生长,生命搭上万年,但
很难说清那是一个生命团体,还是无数的生命聚集体。某些特殊的太岁,当人用手轻轻挠时,会像肌肉一般收缩,就好像人被挠痒一般,传闻中甚至还能发出笑声,
人们管那种太岁叫‘孩儿痒’。那东西,可以说是复合菌类,也可以称动植物结合体。

   
亚拉法师和吕竞男对望一眼,心中均想:“这个肖恩,不简单。”

   
肖恩将注意力从植物身上穿衣到植物周围的地面,那些死去的动物,皮下明显有突起,好像树根盘根错节地埋在了皮肤之下,更有甚至,眼耳口鼻处有无数幼苗生长
出来,例如距离他们不足百米的一只巨蝗,一株幼苗撑破了坚硬的头壳,就好像巨蝗头上长了一根刺,尖刺周身又布满蘑菇状的半圆形袍子。他心头一惊,道:“看
来我们必须绕道走,是寄生植物。”

   
“寄生植物?”

   
肖恩解释道:“还记得我们在美洲丛林遇到的那些菌落吗?这种东西和那种相通,只是要巨大得多。首先被母体喷洒到空中,随风而动,一旦被动物吸入体内,遇到
适应的温度和环境,就开始生长,在动物体内扎根,吸收养分,最后破壳而出,长成另一株高大的母本植物。绕开,如果不想死的话。”

   
亚拉法师不由又和吕竞男对望一眼,不约而同想到了蛊毒。

   
巴桑脑子嗡的一声,肖恩的话勾起了回忆,他想起来了,在那茂密的丛林里,是雷,嘴里吐着白色泡沫,艰难的哽咽道:“我感觉到,它就在我身体里,每天都在长,我好痛苦!我真的好痛苦!求求你,队长,让我解脱吧!求求你了!”

   
那可是最强悍的战士啊!有着比钢铁还要坚硬的神经!究竟是什么,让他痛不欲生?

   
巴桑闭上眼睛,记忆中的雷圆睁着双眼,半张着嘴,嘴里不停吐着白色泡沫,没有呼吸,却有心跳,没有知觉,却能不由自主的抖动手脚。队长拿着尖刀,划破了雷的皮肤,鲜血涌出。

   
他们像打开轿车的前顶盖一半打开雷的胸腔,天哪!那是什么东西?紧紧地包裹着雷的心脏!心脏早已停止工作,是它在收缩跳动,触须像八爪鱼一样沿着血管向八
方散开,一条条乳白色的触须扎进神经和血管,一面吸收养分,一面破坏雷的感觉和行动能力,让雷痛苦万分。队长的刀插入雷的心脏时,那白色的东西抽出了触
须,当空乱舞….

   
看到这一幕,简直就像看到外星怪物。

   
“走吧!绕过去。”卓木强淡淡道。

   
看着浓雾中遍地的尸体,他们不敢当空荡过,只能再次踏着危机四伏的湿滑泥土,慢慢前行。

   
刚走没两步,只听左边瑟瑟作响,一条约五米的多足蜈蚣窜了出来,身披厚厚的盔甲,好似一架加长重型卡车,此刻却仓皇逃离飞絮的包围圈,一见前面有挡路的,上半身随之翘起,高高昂起的头足有两米,两条触须甩动。

   
然后,这群人已经见惯不惊了,卓木强冷冷道:“开火!”前方岳阳和肖恩手中的枪喷出火舌,巨型蜈蚣只挣扎片刻便瘫趴在了原地。

   
再往前,地面上出现一个个大坑,坑口布满白色丝物状。岳阳掂起那好似纺线一样的白丝,奇怪道:“这是什么?”

   
突然,一个坑中探出一双刺头,一个肉乎乎的八脚生物爬出,不止一只,两只,三只,别的坑中也爬出了足有脸盆大小的….好像是蜘蛛啊!

   
“是中突蛛的巢穴!”肖恩道,“快走!”

   
好不容易逃过中突蛛巢穴,爬上一处斜坡,张立脚跟未稳,从斜坡滑下,撞到一截枯木,“哎哟”叫了一声,接着便喊道“快来看,这是什么东西?”

   
一行人从斜坡走下,来到张立身边,之间被他撞到的那截木头,中间竟然是被掏过的,有一道长一米,宽半米的矩形凹槽,从整齐的切痕看,是人为造成的,难怪张
立如此惊讶。卓木强触摸着凹槽的边缘,整齐而平滑,绝不是自然形成的,他断言道:“没错,是人工制造!这附近应该有人!”

   
岳阳奇怪道:“这截木椿是用来做什么的?建房子?”

   
肖恩道:“不,看这形式,这是木鼓,应该是最原始的一种鼓。古人掏空木椿,敲击以发出声音,好多地方都有。”说着,随手捡起一块石头敲击木椿边缘,发出“邦邦邦”的鼓音。

   
卓木强道:“既然发现人工器物,我们就在这附近搜寻,两人一组,朝东,南,北三方向散射,记得保持联系,注意可疑动静,小心陷阱。如果碰到有人,保持冷静,克制,尽量不要和他们发生冲突。都明白了吗?出发!”

   
巴桑和肖恩,岳阳和赵祥,胡杨队长和吕竞男,亚拉法师和张力,卓木强和唐敏五组人分向五个方向散开,彼此间用原子表联系。

   
卓木强和唐敏朝北走出五百米左右,其余几对人早已消失在密林从中。用原子表上的通讯器向各队打听了一下情况,皆没有发现,卓木强决定继续往丛林深入。

   
唐敏手里端着枪,但还是很害怕,紧紧跟随在卓木强身后,每每听到虫鸣兽吠都会停下来。卓木强安慰她道:“不用那么紧张,没事的。”

   
又走了三五百米,卓木强耳朵—动,拉过唐敏道:“你听。”

   
唐敏侧耳细听,微笑道:“是水!水声,前面好像有水。”再抬头看看,疑惑道:“这里没有瀑布,怎么有水声?”

   
卓木强拍拍唐敏的背,答道:“你忘了吗?除了瀑布,还有山涧水呢!走吧!我们去看看。”

   
有水,意味着可能有人居住,靠近水源而居是常识。

   
水声由小变大,前面不仅仅是一条小溪那般简单,不过数分钟,卓木强和唐敏就来到了水源处,只见潺潺溪流划破树林,从无数蕨类植物的当中穿行过去,接近百米宽的河面上,依旧长满了高大的树木,树枝树根垂至水面,成就了林中曲水,水中森林。

   
两人一面朔溪而上,一面将情况告知别的小组。亚拉法师和张立也看到了林中溪水,同样正朔溪而上;岳阳他们也听到了水声,并找到一些被人工砍伐过的树痕;胡杨队长和吕竞男则已抵达山根,发现一些有打磨痕迹的石块,目前正沿山脚继续向右绕行,搜索范围开始收缩。

   
沿着溪流而上,没走多远,典型的人工建筑物在丛林中显露身影,出现在卓木强眼前。那是一面高大的石墙,墙上插满了铁矛,一根根直立向天,石墙下还有无数小的石墩,也插着铁矛,尖锐的矛头横拦在路上。看着这布置,卓木强马上意识到,是这里的人们用来防止大型猛兽的。

   
两人停下来,前方有可能就是戈巴族人聚居的地方,再冒然前进将有难以预知的危险,忙通知各个小组,都到石墙前集合。

   
大家很快都到齐,看着那荆棘丛生、铁矛遍布的石墙,毫无疑问,石墙后有一个人类的聚居区,但是里面有多少人?习性如何?该如何相处?将是一个麻烦的问题,毕竟大家那对—无所知。

   
张立道:“要是里面的人都说古藏语就好了,起码可以交流,就怕不是戈巴族,而是别的什么人。”

   
岳阳道:“如果说,那个从地狱之门出去的疯子是来自这里,里面居住的应该就是戈巴族人了,不如,我爬上墙去侦查一下。”

   
亚拉法师阻止道:“不行,如果真是戈巴族人的地界,触碰任何东西都有危险。你看墙上那些铁矛,这地方湿气这么重,上头却一点锈迹都没有,说明外面涂了东西。”

   
巴桑道:“就这样进去好了,如果他们敢动手,就干掉他们!”

   
“啊!”众人闻言皆大惊。

   
唐敏道:“我们本是来求助的,如果—见面就动手,岂不……”

   
巴桑看了看其他人惊恐的面容,道:“用武力慑服,有什么不好?”

   
亚拉法师道:“当然不好,首先,我们的武器未必能强过蛊毒,其次,采用武力震慑,他们岂肯全心全力医治强巴少爷?不如,让我前去探探。”

   
卓木强点头同意,那些机关陷阱,想来亚拉法师都能够避开。

   
亚拉法师放下背包,步入石墙,身影很快消失在铁矛林中,其余人则在外焦急等待。不到十分钟,里头便发出信号道:“里面没有机关,大家快进来!这里……这里发生了一些难以臆想的事。”

第五章 戈巴族村

   
林中石墙列阵,通道曲折蜿蜒,往往只容一人经过,稍微大一点的生物皆无法穿行,足有数百米深。

   
为了避免被划伤,刺伤,队伍的前行速度不得不减慢,花了十分钟才穿过。

   
绕过最后一堵挡路的墙,面前豁然开朗,看到一幅与外面截然不同的画面。

   
绿色占据了全部视野。巨大而灰暗的植物森林被垦成一片沃野,占地约数百顷,无数的翠竹像卫士一样散布其中。数百栋带栅栏的木制小楼分布,就如竹林里的小庄园。远处又出现夯土堆和铁矛,将大块的平整的田园分割开来,这样的布置,显然是为了纺织空中的大鸟。

   
荒芜的田地里还有东歪西倒的稻草人,那是为了防止一些比较小的飞行生物。

   
村寨的尽头一直延伸到崖壁下,没有瀑布,却听见潺潺的水声,山涧岩泉顺着缝隙从上一层平台流淌下来,最后汇集成溪,一条银色飘带呈S型环绕着山郭小村。

   
谁也不会想到,在这危急四伏的原始丛林中心,竟会有这样一方净土。只是,他们晚来了一步……

   
整齐的田野早已荒芜,野草横生,只剩下一排排稻草人仰望着天空。巨大的蕨类植物在村落中安家落户,有些大树已经从屋舍的中央窜出来,顶翻了屋顶,疯狂地向上生长。溪水依旧,却无饮水的人畜。

   
宁谧的小村庄,尸骨遍野,除了植物,再也看不见任何有生命的东西。田埂上有卧倒的牲畜白骨,溪水出口处,铁矛拦下了无数漂浮的白骨,牲畜圈栏里、屋舍门
口、草地上、住屋枝枒上,到处都是人和牲畜的白骨,以各种不同姿势舞蹈或匍匐,衣物尚未完全破烂,但身体皆已化为白骨,显然死亡多时。

   
看到这幅场景的刹那,卓木强顿时想起蒙河那个疯子所说的话:“所有的羊,都被咬死了!所有的人,都被咬死了!”如今身临其境,一股莫名的寒意袭上心头,那句话的真相,居然如此让人难以接受!

   
唐敏失声道:“这里,究竟发生过什么?”

   
岳阳则喊道:“矮门!工布村!”

   
的确,这里的建筑模式,布局,几乎和工布村一模一样,大多数村宅都是三层的木制结构,人字形木屋顶,下面两层比顶层稍大,像码放整齐的长方形木箱,又或像被放大的积木,一根根横木拼接的木墙,则像小孩子玩的雪糕棍拼图。

   
支持着整栋木屋的是楼底的柱头,用实木深深地插入地里,整个房屋都以实木咬合成,柱头的多少决定了房屋的大小,经过数月的沉降,全木结构的房屋会契合的非
常紧。不过,也同工布村的木质房屋一样,房屋,房屋底层的入口处都稍显矮小,像卓木强这样身材的人,必须低着头才能进入。

   
亚拉法师从远处走来,摇头道:“没有一个活着的人。”停了停,改口道:“没有一个活着的动物。”

   
这座宁谧的村庄,是座死村!屋舍原封不动地保留着,却没有一个活物。站在空旷的田间地头,看着满地的白色骨骸,全部的人都感到一阵阴冷。

   
走进一间房舍,屋中有一具骨骸,显然是具女性骨骸,跪着蜷曲在地,怀中还紧紧抱着一具婴儿尸骨。窗外远处则有一具匍匐的尸骨,手骨伸直,显然倒地后还爬行过一段距离。

   
吕竞男分析道:“这村庄外遍布荆棘,背靠山崖,头顶又被那雾状植物笼罩着,可以说得天得地,大型禽兽根本无法闯进来。还有,从这些白骨衣物的腐朽程度来
看,这些的人至少死了有三四年了,却来保持着死前的状态。也就是说,在这三四年内,除了植物,没有任何活动的生物来过。”

   
赵详道:“照这样说,这些人是怎么死的?”

   
吕竞男道:“从尸骨的位置来看,这些人在慌乱地逃散,朝各个方向逃的都有,可是凶手堵死了所有的出路,一个都不放过,不管男女老少,就连婴儿也未能幸免。
他们……死于屠杀!事情在一瞬间发生,或许是夜里。凶手至少得是一种比人小的动物,或是别的种族的人,我个人更倾向于是动物行为。”

   
“屠杀……”巴桑心头一阵惶恐,仿佛捕捉到什么,他们也曾遭遇过那种惨绝人寰的屠杀啊!

   
吕竞男接着道:“房屋中的家俱器皿衣物俱全,没有财物被洗劫,就连掀翻的桌椅板凳,也只是逃跑的人们在大力冲撞下造成的。换句话说,凶手只杀人畜,没有动别的任何东西。如果是不同种族间的仇杀,这种情况几乎不可能发生。”

   
赵详道:“那么,那些东西呢?会不会是那些东西杀了村里的人?”他抬头,朝着那团紫色的烟雾呶嘴。

   
吕竞男微笑道:“不会,我说过了,这里是古人精心挑选的地方,背山靠水,在原始森林中占有地利,而头顶的那一片青天,有着防御空中猛禽的作用。如果这些人
是被那种飞絮所杀,不可能造成大范围的人员惊恐逃亡,它也不能让人即刻死去。看到围栏里羊的死尸了吗?死前并没有惊慌地四下逃散,而是被围困在一个小圈子
里,尸骨曾叠在一起,这是典型的屠杀手法。至于人为什么慌忙逃窜,我想应该是前来屠杀的凶手不能和人进行十分有有效的沟通,所以没有把村民驱赶到一起,而
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所有人都杀死。”

   
胡杨队长道:“我同意这种观点,尸骨上有咬痕和抓痕,看来凶手拥有锋利的爪牙,从逃跑中死去的尸骨位置来看,还拥有可怕的速度和敏捷的身手。一次性围杀这么多人,一个也不放过,在数量上应该也有明显的优势,而且善于群体作战。”

   
肖恩道:“嗯!利用牲畜的天性能将其驱赶在一起,进行屠杀,拥有这种智慧,体型以比人小……如果是在外面的世界,能做到这一点的生物,我想屈指可数,可是在香巴拉……”

   
卓木强转头问张立:“还记得那个蒙河的疯子说过的话吗?”

   
张立惊讶道:“啊!难道是……”他想起了,转而望向岳阳等人。

   
大家不约而同想到他们曾经做出的推论——那群袭击过巴桑的生物,那群屠杀了戈巴族村落的生物,正是拥有堪比人类智慧的可可西里狼,或者应该说是香巴拉的狼。

   
众人又看着巴桑,看他能不能从眼前这一幕中回忆起什么,可巴桑面无表情地漠视着累累枯骨,显然这场景还不足以激发深藏的回忆。张立暗想,或许,真要见到那些可怕的狼,才能让巴桑大哥回忆起来。

   
唐敏道:“如果说是被屠村,那个疯子又是怎么逃出去的?还有,比村里的人数量都还多的凶手,是从哪里来的?如何穿过黑森林到达这里?为什么会突然屠村?屠村后又去了哪里?”

   
她提出的一系列问题,实在不好回答,目前一切都只是推测,没有任何更有效的线索和实际证据。

   
岳阳也道:“还有,这些尸骨保持完好,也就是说,凶手屠村之后,并没有动过尸体。如果是食草动物,不可能拥有如此尖锐的爪牙,如果是食肉动物,又怎么可能
只是将人杀死?这违背了本性。没有动任何财物和东西,又没有食肉,这只能归结为一次有目的有计划的军事行动,可是除了人类,还有什么生物可以做出这种行
为?”

   
卓木强道:“按地图提示,该从这里上去,只是那幅图上没有这个村子,这里应该还隐藏着许多信息,我们恐怕得歇一阵。这样吧,胡队长,你和竞男、岳阳去看
看,崖壁下有没有上去的通道?巴桑,你和张立、赵详把这些尸骨都处理了吧!剩下的人和我在村子里找找,看看有没有别的线索。”

   
村子里大多是普通房屋,底层是栅栏围成的牲畜栏,二三楼分布有客厅、卧室、管家室、贮藏室等。横梁、额柱,门楣上都画着或雕刻着精美的图案花饰,用整根剖
开的原木截成锯齿状,做上下的楼梯。大多数居民家里的摆设、器皿都完好无损,看起来根本不像发生过一场屠杀,但正因如此,一切显得更加诡异。

   
最后,他们在一栋两层的大木屋内查到些许线索。这居然是一处祭坛,下屋有议事厅,上层有文献资料。看到那些写在羊皮上,金银描写的古藏文,卓木强等人激动万分。对一个文明来说,这些是最重要的资料。

   
大部分经卷用金银汁涂写在羊皮卷上,也有更早的卷轴,和他们看过的古格卷一样,写在狼皮上。

   
通过亚拉法师等人的精心阅读,对这些卷轴总算有了个大概了解,原来是保存完好的村志,从一千多年前一直记载至今。

   
这个村,竟然也称作工布村,采用一种火空海的纪年,亚拉法师看过之后说,这种纪年和他们所掌握的那种火空海纪年有些不同,不过大致推算下来,应从朗达玛灭
佛的那一年开始。村志中并没有书写村人前往香巴拉的原因,只是淡淡提了一笔,说智者们决定放弃,循着前人留下的痕迹,前往香巴拉。

   
那些堆积在巨人脚背的尼玛堆,早在他们来之前就有,是更古老的人留下的祭拜之台,最早可以追溯到三千年前。显然,以前的人们是能读懂古象雄的纪年的。

   
这个村落的人是自愿留下来的,守护着香巴拉的第一层,并为迎接后来的勇士做好准备,而同时进入这里的更多的戈巴族人,则继续往上,在第三层平台留下来。工布村的村民一直守护着村落和通往上一层平台的唯一通道,最终历史,结束于四年前。

   
村志中记载的大多是祭祀、天灾,或神明显灵等重大事件,其中几条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在某某年,……族的人从天梯下来,借走了多少多少粮食;某某年,……族
的人来宣布了……消息,……国的国王召开……;在某某年,村里派出多少人的使者前往香巴拉圣坛,参加重大仪式,于什么时候回来了多少人……

   
根据这些几条资讯,可以知道,香巴拉并不只有这一个村落,在平台的二三层,有更多更古老的民族存在,竟然形成了王国,同样不只一个。流传于世的香巴拉王国,是真实存在的。

★前六部电子书推荐下载:《藏地密码》第1-6部全本精编版,PDF电子书下载

《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三部分 朝向森林深处 上

《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二部分 真正的天堂(下)

《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二部分 真正的天堂(上)

《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一部分 纯真年代 (下)

《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一部分 纯真年代 (上)

《藏地密码》7 第六部分 向光而行 (下)

《藏地密码》7 第六部分 向光而行 (上)

《藏地密码》7 第五部分 (下)

《藏地密码》7 第五部分 (上)

《藏地密码》7 第四部分 黑暗中的漂流

《藏地密码》7  第三部分 地狱里的第二日

《藏地密码》7  第二部分 冥河之路
《藏地密码》7  第一部分 彼岸花开,此岸忧伤

《藏地密码》第1-6部全本精编版,PDF电子书下载

电子书《藏地密码》第1-6部全本,PDF下载

《藏地密码》(1-141)章PDF下载统计

藏地何马最热门小说《藏地密码》(1-141)章PDF下载

历史上的今天

2013年:快乐星期天259期:幽默语录(62)(35条评论)

2011年:文摘手打018:我们为何不愿花钱(26条评论)

2011年:追看的电视剧03:超人前传(Smallville)(57条评论)

2010年:招商银行信用卡“15元看大片”活动(济南)(69条评论)

2008年:四川地震:写给孩子的诗(0条评论)

2008年:谭晶:女声版《生死不离》(0条评论)

2007年:济南:愈夜愈美丽(2条评论)

2007年:我的Vista(0条评论)

2007年:我的新办公电脑(0条评论)

2007年:长清大学城(0条评论)

2007年:五一游莲花山(5)(0条评论)

2006年:今日流水(0条评论)

2006年:纪念赵树理(0条评论)

2006年:介绍家乡的历史--山东新泰(2)(0条评论)

2006年:介绍家乡的历史--山东新泰(1)(2条评论)

2006年:[教你一招]博客快速升级教程(0条评论)

2006年:我看[中国情诗名句排行榜](0条评论)

2006年:今日短信整理(0条评论)

6个评论

  1. 第三眼
    2009/12/13 20:17:34

    你这里还有藏地密码哦

    • Louis Han
      2009/12/14 10:26:49

      @第三眼, 呵呵是啊,我很喜欢这部小说,可惜最后一部一直不出来

  2. toinka
    2011/08/30 21:26:29

    我也一直追看这部小说~

    • Louis Han
      2011/09/01 22:16:36

      @toinka, 这部小说已经大结局了,不需要追看了

      • toinka
        2011/09/03 01:37:31

        @Louis Han, 好久木有关注了,原来已经大结局了~抽空看看去

        • Louis Han
          2011/09/12 11:47:31

          @toinka, 赶紧去看看吧,我追看了3年多才看到大结局,内牛满面啊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

您的邮箱 *

您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