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四部分 第二层平台(上)

时间: 2009-05-27 / 分类: 收藏推荐 / 浏览次数: 3,487 / 0个评论 发表评论

第一章 黑暗中的危机

   
随后,亚拉法师又从村志中找出了这个村落一千多年能安然无恙的原因。原来这个村落单独在第一层,此地潮湿闷热,而且怪兽蚊虫居多,极不利于人类生存,而通往第二层村落的路途,也充满了危险,若仅有单人,根本不可能穿越森林抵达第二层的人类聚居区,勇士要走三个月,才能抵达最近的村落,往返一趟,也是半数已殆。

   
里面记述的大多数内容,和卓木强家的《宁玛古经》极其相似,三层楼高的怪兽,在勇士的冒死穿越中频频出现。

   
由于经卷上记载的都是大事,往往好几年也没有一项值得记载的事件,一千余年累计的量并不惊人,亚拉法师和唐敏立即着手,将卷轴按时分类扫描进电脑。卓木强则关注着有关‘天梯’的资讯。

   
按照卷轴上的记载,原本村寨背后的山崖,是一片不可逾越的绝壁,在无数勇士付出生命的代价后,终于找到通往第二层平台的途径。后来在某位充满智慧的长老指引下,勇士们将种子埋在山岩的缝隙中,最终长成了天梯。再后来,才有了可上下的通道,按卷轴上的记载,类似于吊篮。

   
卓木强呼叫了胡杨队长,询问他们在崖壁下有没有什么特殊发现。胡杨队长回答说,山涧有一台巨大的水车,不仅为这里的田地引渠灌溉,似乎还提供特别的动力,只是转轴深埋入地,不知道通向哪里。至于天梯和吊篮类的东西,还没有发现。

   
过了片刻,吕竞男道:“强巴,我发现了一些东西,不知道是否和天梯有关,你来看看吧!”

   
卓木强赶到崖壁边缘时,吕竞男和胡杨队长正对着一堆藤蔓植物,只是没见到岳阳。胡杨队长说他和吕竞男、岳阳三人分头搜索三个方向,他在中间,听到吕竞男的声音,所以赶来。

   
那些藤蔓粗如儿臂,在山崖的下面堆积如山,而抬眼望去,山壁上还凭吊着部分藤蔓,一截截的,只是早已不连贯,相去约有数百米。掉落在地表的藤蔓并非死物,仍有枝叶从主干中生长出来。

   
吕竞男手拎起一截,卓木强发现,在两根粗如儿臂的主干中间,竟然有无数细枝整齐地并排扭结在一起,看起来更像是绳梯。

   
吕竞男道:“看起来,这就是天梯了”

   
胡杨队长道:“非常有智慧的创意!这些藤蔓生命力非常强,能植根在岩壁缝隙中,一直生长,并越来越粗壮。就算老藤死去,新的植物也会顺着老藤的走向继续生长,保证这个天梯永不断裂。”

   
吕竞男清理出一条绳梯的一端,看着断口道:“看来是有意被破坏掉的,似乎是为了断绝所有逃生的通道,或许也是为了防止别的人来援救吧!”

   
卓木强看着崖壁上几截不足十数米的残藤,喃喃道:“看来,我们只能自己爬上去了,这片崖可真大啊!”

   
“还好。”吕竞男看着耸入云霄的岩壁,淡定道。

   
他们面前的崖壁,并非完全垂直的九十度,也非内斜形,而是八十至八十五度的坡,也正因如此,那些古人才将这里选作上第二层平台的唯一通道吧!可是这片大岩壁毕竟已接近或超过两千米高,上头的少许突起和裂隙,恐怕只有岩羊才能站立,卓木强没有吕竞男那么乐观。

   
胡杨队长也道:“嗯,看来接下来几天都得在这大崖壁上过夜了,恐怕得花三天才爬得上去。”

   
“不用那么久。”吕竞男道:“大家在村里养足精神,勘察好路线,只需在大岩壁上休息一夜就可以爬上去。虽然天梯被破坏,可毕竟留下了十几截残藤,至少有几百米不需要太费力,实际攀爬距离应该在一千三百米至一千四百米之间。”

   
卓木强道:“回去再议一议,看看那些资料中,还能不能找到什么有用的资讯。”接着,又寻呼岳阳有无发现。

   
岳阳回应道:“强巴少爷,我看到些机械装置,你们过来看看!”

   
三人又赶到岳阳的所在,距离山涧泉的出口不远,但是较为隐蔽,藏在崖壁下一丛竹林之中。拨开了才发现,里面竞然是一道裂隙,表层在竹林上方,已然合口,内部黑黝黝的,似乎一直各上延伸。

   
岳阳说出他观测的结论:“这地方的岩壁很湿滑,看起来好像是另一条山涧泉,只是不知是干涸了,还是上面被人为地堵住了。里面有个机械架,被破坏掉了。”说着,见卓木强等人要往里走,又道:“小心,路很滑”

   
看着散乱的木架,胡杨队长道:“看来,戈巴族人攀上第二层平台后,利用山涧泉形成的天然通道,搭了一个起落架,再利用另一条山涧泉的冲力作为水车动力,牵引吊车上升。这是戈巴族人的智慧哪!”

   
吕竞男则看着被水气腐蚀得不成样子的木架,道:“破坏得相当彻底,屠村的时候,凶手把所有的退路都堵死了,村民没有任何逃生的希望。”

   
湿漉漉的岩壁根本不可能攀爬,卓木强明白,只能靠自己的力量了。

   
只是他很奇怪,如果按推测,是狼一样的生物造就了这一切,他们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又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忙碌大半天,巴桑等几人也把尸骨处理妥当,村西头多出无数坟冢,其后按村志所述,从下方出口出去,捉了无数巨蝗,饱餐一顿,又将身上破烂不堪的衣服换作了戈巴族人衣服,找了一间较为完好的村舍为营地。亚拉法师和唐敏将卷轴扫描入电脑,大多来不及详查的资料,可在日后找机会慢慢解读。

   
处理尸骨时,张立意外于另一处房间内发现许多机械构造,大多数是木制枢轴,嵌合极为巧妙,内部更是精密如古老的瑞士怀表,还有些铁、青铜、黄铜构件,作用不是很明确。他认为是可以自动耕田的木犁牛,或是播种机,肖恩则觉得,有些部件是仿人体或动物身体做成的。

   
不过,这样一来,不得不面临一个惊人的推论——这些戈巴族人,难道于数百年前,就在试图研究机器人了?

   
后来,张立又去研究了胡杨队长提到的水轮机,不由又发了一通感慨。这种一机多用的水轮机,能近乎完美地将水的势能转换成生产、生活所需的各种动能,堪称古代机械制造的典范。

   
张立认定,如此精密的机械不可能凭想象造成,肯定有文书记载,终于在亚拉法师的帮助下,从记载大事记的村志中找到写有机关制造的篇章。村志中记载的那些机关陷阱,看得他额头直冒冷汗,同时才知道,他们能平安地抵达这座村子,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如果将埋伏在村外铁矛林里的机关全都开启,要想毫发无损地进入这村落,几乎不可能。

   
亚拉法师由此想到另外一件事情:那些屠村的生物,能将如此可怕的机关破坏殆尽,岂不是更加可怕?

   
随着研究的深入,张立和亚拉法师都发现,卷轴的字里行间,似乎隐藏着某种秘密。这个村落里的人,特别是制造机械机关的这批人,似乎在研究一种东西,每当提到这件事,都显得隐晦莫深,只是淡淡几笔,却又透着些许骄傲。至于究竟所指何物,一时片刻还无从知晓。

   
晚上开了个会议。由于卷轴里并没有藏医方面的资料,也没有关于帕巴拉以及狼群的记载,商议的结果是及早离开村子,继续向第二层平台挺进。

   
半夜,村头池塘边,一个人影除去身上衣物,泡在水中,调小手电筒光圈,在微光下仔细地照着自己的身体。

   
突然,人影心生警觉,第一时间灭掉了光,低声喝问:“是谁?”

   
一个冷漠如狼的身影在夜空下显露,阴暗的杀意不经意间充斥周遭,便听巴桑冷冷地道:“这么晚不睡,在这里做什么呢?肖恩。”

   
肖恩站起身来,道:“哦!原来是巴桑啊!我睡不着,打算出来洗个澡,没想到把你吵醒了。”

   
巴桑声音依然不急不缓,冷冷地说道:“洗澡?你最近的行为很奇怪啊!自从我们爬上这红岩平台……”

   
肖恩哼道:“你多心了,我感觉没…没什么不同。”

   
巴桑道:“切记,如果你做了对不起大家的事,我会杀你。”说完,身影又消失在黑暗之中。

   
肖恩喃喃自语道:“哼!杀我,你又知道什么?难道你心里就没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他又点亮了电筒,想着:“我所知道的方法都尝试过了,究竟有没有被那人种上蛊毒啊?该死的,难道这就是我们间的差异?一点痕迹都没有。他真的会对我下手?不,应该不会。。。。。。只是万一。。。。。。”

   
尚未回到房间,巴桑忽然停步,伫立在风中,屏住了呼吸,全身毛孔收缩,瞳孔放大,仿佛和黑暗融为一体。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就在四周!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虽然眼睛什么也看不见,可此刻的自己,就像裸露的婴儿,正暴露在别人的视线下。是谁?或者,是什么?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巴桑才感到那种危机渐渐远离。他小心地呼吸着,悄悄走回房间,心跳渐渐平和,只是双腿仍有些发麻。

   
房间里,另一个人同样暗松了口气,轻柔地抚摸着怀里的另一半生命,好令她睡得更安稳。

第二章 上天梯

   
第二天,吃饱喝足,收拾行装,开始攀爬大岩壁。

   
大岩壁攀爬,在攀岩之中,属于顶级中的顶级。主要是人的体能有限,加之目前最长的安全绳也不超过一百五十米,要攀爬上千米的大岩壁,绝对无法一天徒手到顶,必须背负大量的器械,并在岩壁上宿夜,靠着一根安全绳挂在半空,不管吃喝拉撒,全部在上头解决。

   
两千米的高山,就算步行也要花大半天时间,更何况是在无法立足的垂直岩壁上?看着一眼望不到头的岩壁,每个人都暗暗吸气。

   
岳阳和赵祥轻灵,负责打头阵,紧跟在后面的是胡杨队长和巴桑,然后是唐敏,张立和肖恩,卓木强,亚拉法师,吕竞男在最后。

   
攀至三十米以上,岳阳才开始沿途留下安全固定点,为了保障安全,加大了密度,每五米左右就固定一次。绳索长度不足,仅用两根主绳当安全保障绳,每个安全固定点都用主绳在上面打结,最后一人经过之后,还得揭开主绳,拆除安全固定点。

   
这十个就这样利用两根主绳,形成一条百米体长的小蠕虫,在崖壁上艰难挪移。既要固定,又要解除固定,攀不了多久,就得停下来休息片刻。最前面和最后面的人,无疑是最费力最辛苦的。

   
原本攀岩没有如此困难,可他们必须将背包连同沉重的武器都搬上去。每个人几十公斤,加在一起就是几百公斤的负重,大大增加了难度。

   
整整一天悬挂在悬崖峭壁上,无论对体力还是意志力,都是一大考验。大多数时间,必须像壁虎一样攀爬在接近垂直的山岩上。这道山岩是在是太过平直,缝隙和岩褶都少的可怜,一不小心脚下就打滑,虽然不至于掉落,但摩擦总免不了。在没有防护装备的情况下,才爬不到两百米,众人的手肘,膝盖就多有擦伤。

   
攀爬到四百米左右,胡杨队长发现插在裂隙中的岩塞松动,正准备再加固一次,突然脚下一滑,整个身体顿时失去支持。

   
“咔嚓”一声,那枚岩塞果然掉了出来,主绳松动。

   
下面的巴桑感到绳索上传来的变化,这时候,他正处于半休息状态,手上没有攀附任何岩石,唯有双脚瞪着岩壁。突如其来的改变,让他也失去了平衡,离开岩壁,全身重量挂在了主绳上。

   
跟着是唐敏,她也猛一沉,失去了与岩壁的连接。“嘣嘣”两声,又有两枚岩塞脱落,三人以主绳为圆心在空中画了一道圆弧,从左晃到右,一个东西被从唐敏背包里甩落,她“呀”的叫了一声,跟在她身后的张立本想伸手捞,但那个小东西已被甩得老远,瞬间不见。

   
所有这一切,只发生在一瞬间。胡杨队长马上考虑着,是不是要割断自己的安全绳,以免主绳承受太大的负重?腰刀拔到一半,却在被下面的巴桑握住了脚踝。从他那双冷眼中,可以读出一种坚毅:如果你割绳子,我就不松手。

   
幸亏张立很快将双手和双脚固定在岩壁上,这才没有继续失滑,终止了连锁反应。

   
直到此刻,赵祥的声音才传到其余人的耳朵里,“趴在岩壁上别动!有滑坠!”

   
胡杨队长稳住身体,用另一枚岩塞固定住主绳,重新找到附着点,总算松了口气。巴桑和唐敏也都回到了岩壁上。

   
“是什么掉了?敏敏。”张立问道。

   
唐明道:“不晓得,或许是手电筒,也可能是一卷纱布,我要清查之后才知道。总之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我们继续吧!”

   
越往上,风开始加大,被自流回旋的风抚摸千年的岩壁越是光滑。

   
更为困难的是,这道垂直距离两千米的大岩壁,没有一处可以供十个人同时落脚的歇息平台。往往休息的时候,一部分队员得像沙袋一般任由保险锁吊着,而为了防止主绳无法承受全部的重量,另一部分人不得不继续保持壁虎一样的攀爬姿态。这样轮番休息,且爬且走。对于饮食,吕竞男早在出发前就做了严格规定,毕竟人在半空中,无法正常大小便。

   
从天蒙蒙亮就开始攀爬,直到天色渐渐灰暗,他们才停下来,开始搭建岩营。上下两排铆钉深深地插入岩壁,下排钢管斜伸向天空,将上排钢管像栈道的横梁一般托架成三角形,并将上排合金管外缘拼接固定成一个矩形方框,随后在方框的合金管与合金管中间反复缠绕强力尼龙绳,完成在半空中平伸架出的平台。最后上方再斜拉下带有伪装色的布匹,这样就算搭建完成。

   
从侧面看去,岩营像一大一小两个三角形拼接在一起。下方的承接平台比帐篷布略微伸出一些,可以支起小锅煮食风干的兽肉。唐敏为众人处理了伤口,并建议在第二天攀爬时给这些容易擦伤的部位增加点衬垫,避免再次损伤或感染。

   
唐敏站在平台边缘,微凉的风拂乱她的头发,只见下方的森林已经化做碧波,淡泊的云仿佛一缕青烟,从海面氤氲而升,又好似浮在绿海上的一抹轻纱。深深呼吸,只感到一阵心旷神怡,真想纵身一跃,学那鸟儿般展翅翱翔。

   
岳阳蹲在一旁嚼着风干肉,抬头望望,红色的岩壁像那巨人殿的宫墙,高耸入云,望不到头,探头看看下方,高大的森林植物已经连成一片,只能看见一匹翠绿的光滑的绸布,风吹过,泛起微微波丘。

   
不能享受阳光直射的香巴拉总是很早就天黑,从架平台到吃晚饭,总共也就是半个小时不到。头顶那条蛇形太阳从金黄,到灰白,再到漆黑,跳跃式变化着。在营帐里简单地计划了明天的行动步骤后,便各自入睡。

   
天黑则睡,天不亮便起,这些天已经养成习惯了,毕竟这里拥有与外界不同的时间概念。若是对比佩戴的原子表,入睡的时间不过是下午五点左右,而起床等待天亮,则要到早上七点以后。

   
不过,今晚,有两人无法安眠。

   
胡杨队长掏出珍藏的中华香烟,点燃一根,红光在黑暗中一闪一闪。他经历过的危险并不算少,不过像今天这样,距离死亡如此之近,还是不多见的。那一瞬间,是生,是死,至少考虑了两秒。他甚至可以想象,如果当时张立也滑脱,那多犹豫的一秒,就可能造成他下面的人全部跌落。

   
巴桑蹲守在一旁,红色的闪光映在眼中,使他看起来就像潜伏在暗夜里的狼,正回忆着昨天深夜那种危险的感觉。只要没有想明白,他就会继续保持高度的警惕,哪怕身在绝对的黑暗中。

   
胡杨队长将皱巴巴的烟盒递过去,道:“来一根?”

   
巴桑竖起手指拒绝道:“不。”

   
胡杨队长深深吸了口烟,惬意的薄雾从口鼻缓缓喷出,接着用自嘲的口吻说道:“今天…………我………”

   
巴桑站起身道:“不用说什么,不管谁在你下面,都会那样做的。我们是一个群体,在雪山上你做过的事,我没有忘记。”

   
胡杨队长良久对着巴桑,一口接一口地吞云吐雾,半晌才说道:“你是一个兵,经历过战火洗礼的真正士兵。”

   
巴桑眺望着远方黑暗,眸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闪闪发光,很久才回答:“只是,我的战友,都去了另一个地方。”说着,冷漠地盯住胡杨队长道:“和你的队员一样。”

   
胡杨队长愣住了,仿佛陷入沉思,直到烟蒂烧到他的手指,才赶紧捏住烟屁股再猛吸两口,熄灭烟头,站起来,满怀着同情地拍了拍巴桑的肩。他知道,如果香巴拉真是巴桑他们曾到过的地方,那么,这里就是他的战友的葬身之所。

   
胡杨队长安慰道:“我一直以他们为荣,他们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除了在医院里,我还从未见到哪位队友带着不安,惊恐、后悔和懊恼而离开。他们走的时候,都知道自己要死了。很平静,很满足。过去,我一直很奇怪,以为那种表情是自己的错觉,可是今天,割绳子前的一刹那,我也感到很平静,思维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晰。”

   
一阵悉窣声,又有一人走了出来。

   
胡杨队长问道:“是谁?”

   
巴桑道:“强巴少爷,怎么不睡?”

   
来人正是卓木强,他轻轻道:“你也没睡?是因为昨天晚上……”

   
巴桑心头大惊,但表面依然淡淡道:“你也感到了?那种感觉,很是特别。”

   
卓木强道:“嗯!是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

   
胡杨队长道:“你们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卓木强于是将昨天夜里忽然的警觉告诉了胡杨队长。

   
胡杨队长听完后惊讶道:“有这样的事!虽然那个村落很大,但没多少可以隐蔽的地方啊!会是什么人在监视我们呢?”

   
巴桑道:“不是那么简单!我可以告诉你们,昨天晚上,我隐约感到,那种感觉唤醒了我的某部分记忆,和我的那些队友的死亡有关!”

   
卓木强心头一惊,随即,巨大的喜悦涌了上来。

   
“说什么呢?巴桑大哥,又想起什么了吗?”人头隐约攒动,却是岳阳、赵祥、张立几个也来凑热闹。

   
卓木强道:“你们几个,怎么还不睡?”

   
岳阳道:“听到强巴少爷出来了,就跟来看看。”

   
胡杨队长道:“你警觉性倒是蛮高的,一点风吹草动都瞒不过。”

   
岳阳“嘿嘿”两声。

   
张立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说来听听。”

   
“是啊,是啊!”赵祥也附和。

   
如此不知过了多久,岳阳最先发现道:“奇怪!怎么今天我能看清你们的脸?”

   
众人这才发现,今天晚上居然有光亮!要知道,以往香巴拉的夜晚,可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再抬头一看,大家皆是目瞪口呆。

第三章 第二层平台

   
香巴拉由三层平台组成,可他们一直以来看到的,仅有底层和第二层,第三层平台和更上方的位置,始终都被云雾包裹着,不见真容。

   
但这个夜里,香巴拉一反常态,如同初夜的新娘,只蒙了一层薄薄的面纱,烟雾散尽,月光洒下一片神圣的洁白。

   
头顶那一弯藏在云雾中的狭长缝隙,如今看得真切。他们身处的地方,乃是两道山脉之间的峡谷,说成一道山脉裂隙也无不可。

   
两壁数座山峰屹立,皆向峡谷中心倾斜,略弯成狼牙形,若是将之比作莲花花心,从莲台之上,看那尚未绽开的莲花,也该是如此吧!

   
裂谷中心,竟然缀满星辰,好似银河拉近了百倍,一轮玉盘从缝隙的一边探出头来,纯白无瑕,光鉴照人。

   
“月……月亮啊!”众人无不欢欣鼓舞。原以为已经与世隔绝,不知身在何处,如今见到久违的月亮,叫人如何不激动?这至少证明,他们仍在地球上某个不为人所知的角落,而非坠入地狱深渊。

   
原本已睡去的唐敏、亚拉法师等人听到呼喊,也来到帐篷之外,愕然发现,迷一般的香巴拉,此刻完全呈现在眼前。

   
“一模一样!真的一模一样!”唐敏雀跃道。她所谓的一模一样,是指此时所见,和香巴拉密光宝鉴上看到的一致。

   
从踏入这片未知的土地以来,一直不敢确认,这里是不是他们要寻找的地方,虽然发现了古人留下的痕迹,可毕竟没有看到那些辉煌的宫殿,也没能看到与坛城和莲花圣地相似的面貌。直到今夜,方才确信没有走错。

   
这地方,应该是了!

   
亚拉法师则思索着,“那山脉、山峰,为何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啊!是了,女神斯必杰莫大雪山!那夜也是山雾散尽,若从外面观,必定非常形似。”念至此,淡淡道:“如此说来,那道斯必杰莫大雪山峰顶的裂缝,果真就是香巴拉了。”

   
岳阳惊喜地欢呼道:“真的!我怎么没发现?你们看,对面的山峰,那几座山峰,左边第二座山峰的弧度,还有右边那座,那就是斯必杰莫大雪山!那肯定就是斯必杰莫大雪山!”

   
张立恨道:“哎呀!当初如果下定决心,从上面跳下来,说不定就成功了!”

   
胡杨队长看了看那个凹口,摇头道:“从那上面跳下来,极有可能掉到海里,根本没希望降落在这一侧的平台上。”

   
吕竞男忧心忡忡地想:“如果有人在香巴拉内部定座标,并能与外界取得联系,那么,从峰顶伞降并非不可能。”想着,满心疑虑地看了肖恩一眼,发现亚拉法师也正从背后注视着肖恩。

   
卓木强巴突然说道:“我懂了!那两张狼皮地图都是真的,极有可能是从同一张狼皮上分割开来绘制的!专家的推断没有错,只是我们选错了上山的路径,如果改从另一方登顶……”他手指头顶道:“就有可能找到通往第三层平台的路!”

   
语毕,卓木强霍然站起,手指远方,胸口起伏,突然一晃,差点跌下岩营,被张立和巴桑一左一右抓住。

   
发现冥河入口时,其实大家心里都隐隐觉得,从这地下河前往的香巴拉,与唐涛和巴桑经由山顶抵达的那处秘境,恐怕不是一个地方,换言之,大概只有遗失在历史中的帕巴拉神庙,没有紫麒麟,但是谁也没有说穿,就连卓木强也没有表露出来。他知道,经历了这么多磨难,历经千辛万苦才发现那唯一的线索,只要肯定有帕巴拉神庙的存在,那么,不管有没有紫麒麟,都不可能放弃。

   
然而也正是为此,一路上,他其实都在强忍巨大的失落,如今陡然发现,自己所抵达的地方,仍有可能与唐涛和巴桑曾经抵达过的地方一致,紫麒麟说不定就在某一处,让他如何不激动,如何不欣喜若狂?

   
赵祥道:“原来这里与外界是相通的,原来如此!”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肖恩也似乎想到了什么。

   
吕竞男对巴桑道:“难道你们去了那么多次,一次都没发现山峰的原貌?”

   
“没有,每次我们都在雾中,可见范围只有身边的几百米。”见巴桑皱眉,吕竞男相信他没有说谎。

   
岳阳疑惑道:“为什么平时上面总是被雾笼罩着?像这样雾气散开的时候,有没有什么规律可寻?”

   
全部人都把头扭向了亚拉法师,法师道:“村志上没有记载,里面提到的自然现象只有一种,被称作‘龙抬头’,发生在平台的第三层,似乎没有固定的时间,具体情况也不是十分详细。“

   
大家都清楚亚拉法师过目不忘的记忆力,他说没有,就是没有。

   
明月出现了大约一个小时,薄雾又渐渐聚集起来,天空恢复黑暗,不过,至少已发现了香巴拉的真身。

   
一行人各怀心事,良久才重新入睡。

   
花了两天一夜,总算爬上了悬崖峭壁。

   
站在二层平台向下俯观,但见青海连天碧,翠林接水寒,云从脚下过,泉坐壁上观。悠悠荡荡,浩气井然,自成一派风景,煞是好看。仰头望上,第三层平台隐匿于云雾之中,不见真容,唯有几条缎带迎风垂落。

   
第二层平台之上,绿树幽幽郁郁,高耸入云但与底层的蕨类植物截然不同,肖恩说这是裸子植物,高大疑是云杉,矮小酷似荆棘。站在森林边缘。一眼望去,里头黑暗幽深,无论是植物的数目还是种类,都远多于一层平台。谁又能说准,在此百米大树背后,隐藏着何种猛兽?

   
据工布村村志记载,这层平台上坐落着很多遗迹,古老得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人修建的,还有大大小小上百个村庄,都是戈巴族人来到之前就形成了的。但是看到工布村的遭遇,卓木强一行人并不抱太大期望。

   
天知道这地方发生过什么事情?村落遗迹能在这个野兽横行的世界保存下来,本身就已是一个奇迹。

   
“为什么不直接修筑通往三层的吊篮,还要横着贯穿第二层平台?”岳阳嘟囔着收起望远镜,崖壁上看不见藤蔓长成的天梯。

   
张立白了他一眼:你懂什么?岩涧泉渗透出来的通道,不是那么好找的。如果不是利用洞穴两壁分段分层制作起吊设备,像这种岩壁,根本就没法吊上去,首先,上千米的绳子你就做不出来。”

   
“而且,暴露在空中太危险了,飞禽猛兽会破坏设备的。”胡杨队长补充道。

   
“那我们可不可以直接从这里爬上第三层平台?”岳阳又问。

   
亚拉法师摇头道:“不能,岩壁全是内斜形的,几乎找不到着手攀爬的地方。若是随便找个地方都可以攀爬,我们何必绕那么大一圈?”

   
岳阳叹道:“唉!看来还是只有穿过整个平台了,还要走多久啊?”

   
吕竞男道:“别在那里唉声叹气了,先探路吧!”

   
首先寻找水源,扎营探路,在这危机四伏的原始丛林中,不探明周围情况是不行的,小心地沿着二层平台边缘前进,一路没发现大型猛兽的痕迹,随后找到一条小溪,看来就是工布村山涧的源头。

   
卓木强决定扎营休息,让岳阳、张立去巡查四周。

   
十分钟不到,帐蓬还没有搭好呢,就见原子表一阵红光闪闪,卓木强忙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岳阳在另一头焦急道:“强巴少爷,你快来!张立……张立被抓走了!”

   
“什么?怎么回事?你说清楚,是什么把张立抓走了?数量有多少?你们怎么没使用武器?”

   
电子望远镜在五人手中轮了一圈,那头生物大半个身子都隐藏在高高的树冠中,仅可见四肢和猩猩手臂相似,臂长且披毛,体形比岳阳估计的要小,大约也就三五米高。

★前六部电子书推荐下载:《藏地密码》第1-6部全本精编版,PDF电子书下载

《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三部分 朝向森林深处 下

《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三部分 朝向森林深处 上

《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二部分 真正的天堂(下)

《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二部分 真正的天堂(上)

《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一部分 纯真年代 (下)

《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一部分 纯真年代 (上)

《藏地密码》7 第六部分 向光而行 (下)

《藏地密码》7 第六部分 向光而行 (上)

《藏地密码》7 第五部分 (下)

《藏地密码》7 第五部分 (上)

《藏地密码》7 第四部分 黑暗中的漂流

《藏地密码》7  第三部分 地狱里的第二日

《藏地密码》7  第二部分 冥河之路
《藏地密码》7  第一部分 彼岸花开,此岸忧伤

《藏地密码》第1-6部全本精编版,PDF电子书下载

电子书《藏地密码》第1-6部全本,PDF下载

《藏地密码》(1-141)章PDF下载统计

藏地何马最热门小说《藏地密码》(1-141)章PDF下载

历史上的今天

2016年:悼念杨绛先生(26条评论)

2015年:多看阅读书摘合集(16)(39条评论)

2014年:童年电视剧《小侠龙旋风》(41条评论)

2012年:快乐星期天207期:一周美女秀专辑(18)(76条评论)

2008年:好莱坞女星莎朗·斯通关于四川地震的无耻言论(0条评论)

2006年:今天要早睡(0条评论)

2006年:[推荐]闾丘露薇:为什麽都是大房子(0条评论)

2006年:雨,还在下...(0条评论)

2006年:把自己的BLOG登陆到Blog搜索引擎(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

您的邮箱 *

您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