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四部分 第二层平台(下)

时间: 2009-05-27 / 分类: 收藏推荐 / 浏览次数: 3,271 / 0个评论 发表评论

第四章 惊遇野人

   
其余的人也听到了消息,岳阳报告了方位,卓木强立即带上身边最近的赵祥、肖恩和胡杨队长赶了过去。

   
“我们在探查周围环境,发现了一串巨大的脚印,有些像巨人的手掌印……”

   
“张立他说,该不会遇到野人了吧?结果还没说完,那家伙就从我们身后的树上跳了下来……正好落在张立面前,二话没说,抓了他就跑。我……我一是怕打伤张立,二怕激怒那家伙……强巴少爷,你不知道那家伙有多大……所以就没开枪。”

   
“行动已经很小心了,谁知道他会突然从树上跳下来,那串脚印,就像故意吸引我们注意的陷井……”

   
“那家伙足有十米多高,一身长毛,棕黑色的,一跳能窜几十米远,爬那些大树更快,简直就跟猴似的……张立在它手里就跟小孩儿一样,我看见他被那家伙的手臂箍得死死的……现在看不见了……”

   
“我不知道现在他们在什么方位,张立被它带上树了,我看到的树冠层,到处都在晃……”

   
卓木强一行赶往张立的失踪地途中,岳阳迅速将当时的情形说了一遍。

   
来到地方,胡杨队长一眼便看到那一串脚印,那尺寸、那步幅,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道:“肖恩,来看看。。。。。。”

   
肖恩道:“不像是夜啼呢!”

   
“什么?”卓木强抬头看着四周,头顶开始昏暗,天马上就要黑了。

   
肖恩道:“夜啼,野人的别称,专指雪山野人的。你们看着脚印,如果是野人,起码也要像人脚印一些,可这根本就是手印,那种大型生物或许和猩猩关系更接近,大型灵长类生物……唔……”

   
岳阳抓住肖恩衣服叫道:“不是侏罗纪吗?怎么会有大型灵长类生物?”

   
肖恩一脸无辜:“我又没来过,怎么知道第二层平台和第一层究竟有什么区别?况且,就算有各种罕见生物,他们又不是分区居住的,像那种灵活的生物,自然会在森林里到处游走。”

   
岳阳退了一步,焦虑彷徨,茫然无助,喃喃道:“都怪我,怎么会发生那样的事……愚蠢!愚蠢!愚蠢!”

   
他骂着自己,一拳拳狠狠地砸在巨大的常青乔木树干上。

   
面对这样的情形,张立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大家正在不知该如何安慰岳阳时,原子表上的红光又闪动了,卓木强连忙抬腕问道:“什么事?”

   
却听张立在另一头有气无力道:“强巴少爷,快来救我!”

   
“张立,你小子在哪儿呢?现在怎么样了?”卓木强克制不住地吼起来。

   
张立哼哼唧唧道:“我被那头该死的野人……哎呀!别闹!捕获了……它,它或许刚丢了孩子还是怎么的,好象把我当成孩子了……手拿开啊!现在我被勒得动也动不了,它一个劲儿地挠我,还。。。。。。还喂我奶吃……噢!该死”

   
听到张立没事,几人这才放下心来,能够用原子表通讯,说明他距离这里没多远。

   
赵祥长吁一口气道:“这小子,真是傻人有傻福。”

   
岳阳宽心一笑,揶揄道:“你小子,把我吓得够呛!喂!猩猩的奶好喝不?”

   
张立道:“别提了,一股膻味!不过那奶子,足足有木瓜那么大!”

   
岳阳道:“哦!木瓜那么大的奶子,你可有福了,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说着,故意发出很大的吞咽声音。

   
卓木强道:“先别扯那么远!张立,你能判断大致方向吗?我们来救你。”

   
张立说他行动不便,只能大致看清周围都是树叶,记得被掳走的时候沿途掉了不少东西,说不定可以当作路标。

   
卓木强等人立即在四周查找,果然找到一些生活用具和枪械,顺着那掉落的东西走,没多久便看见张立的背包,跟着在树冠中探查到他和那灵长类生物的具体位置。

   
电子望远镜在五人手中轮了一圈,那头生物大半个身子都隐藏在高高的树冠中,仅可见四肢和猩猩手臂相似,臂长且披毛,体形比岳阳估计的要小,大约也就三五米高。

   
为了不让那生物发现,他们退到远处商量对策。

   
那么高的距离,身体又被树枝遮挡,要想一举命中那生物的要害着实不易,况且就算打死了,张立若不能及时脱身,从如此高的地方摔下来,也是死路一条,若上树去吸引怪兽注意,则要考虑那家伙肯不肯放开张立和上树的人能否避开可能遭遇的攻击。这么一讨论,竟然不知该如何救援了。

   
岳阳灵机一动,出主意道:“对了!如果那家伙是因为丢了孩子,所以才把张立掳走,我们不如想办法,另外弄一个更象它孩子的东西,吸引它的注意,趁机将张立救下来。你们说,我这个主意怎么样?”

    众人沉默。

   
“喂!你们……你们这是什么表情?为什么眼神那么不良?”

   
卓木强大力一拍岳阳的肩膀,说道:“这个主意好极了!就这么办!主意是你出的,就交给你了。”

   
胡杨队长笑道:“没想到关键时候,鬼点子还是挺管用的,让你来做错不了。”

   
肖恩双手比划着岳阳的体型,道:“嗯!找点草皮、树根,糊些黑泥,看起来一定比张力更像小猩猩。”

   
岳阳不干了,忙道:“干嘛拿我来做比较?弄个假人不行吗?”

   
赵祥道:“你个张立是兄弟不?什么叫为兄弟两肋插刀,知道不?赴汤蹈火的含义,领悟了不?”

   
卓木强道:“你和张立的体型很相似,而且人也够机敏。张立只是因为没准备才被抓住,而你做好了准备,那头猩猩不能拿你怎么样的。”

   
岳阳瞪大眼睛道:“我……我,我不……那个……”

   
胡杨队长用力一推,嘿嘿笑道:“小子,你不是从来没见过木瓜那么大的奶子吗?这次有机会了。”

   
张立也在另一头大声喊道:“岳阳,你小子讲不讲义气?快来换我!”

   
肖恩此时已经就地取材,准备好了大量黑泥的草根树皮等物,自称他的野外伪装技术好得没话说。

   
岳阳尽管心头一千个不愿意,还是被裹上一层泥衣,外面沾满草根,看上去真的颇像一只小黑猩猩。

   
卓木强和胡杨队长在一旁指点要领,告诉他们如何吸引那树上生物的注意,如何躲避袭击,如何利用地形尽快脱身,以及武器的临场发挥等,说得有模有样,好像两人都有过亲身经历一般。

   
还没布置好呢,就听张立道:“好了没有,我被熏得受不了了!”

   
岳阳没好气道:“啊!那膻味儿能熏人啊?你不早说……”

   
却听张立突然道:“等等,又来了一只,难道是一公一母?天哪!别……别……”

   
通讯信号戛然而止,卓木强赶紧用望远镜看去,远方树冠层一阵骚动,不知道来了几只巨型猩猩,其余人则持枪戒备着。

   
树冠层很快就没了动静,卓木强道:“走,快去看看!”

   
待重新赶到先前那生物的歇息处时,头顶已经空荡荡了,用原子表呼唤张立,却再没有了回音。

   
肖恩看着天色道:“是不是先回营地,和大家商量一下?要知道,这里说黑就黑,若再不回去,我们也有可能迷失在丛林里。”

   
“不!”岳阳道:“先去找张立!现在还来得及!”他那张不满黑泥的脸,呲牙咧嘴起来很是吓人。

   
胡队长赞同肖恩的说法:“这森林里既然有如此大型的生物,就不可能是唯一物种,肯定还有别的生物,我们仅有五个人,实在太危险,而且离营地也太远了,留在营地里的人同样危险,得回去警告他们。”

   
赵祥道:“那……张立呢?”胡队长落寞的低下头。有时候,为了大多数人的安危,不得不放弃少数人,这是必须具备的理性认识。

   
岳阳满怀信心地看着强巴少爷,他知道,强巴少爷是不会放弃的。

   
果然卓木强决绝道:“这样!我、岳阳、赵祥,我们三人去寻找张立。肖恩和胡队长先返回营地,通知他们戒备!”

   
“不可以!”胡队长否决道:“你是队长,你不能置大多数人于不顾,你……”

   
眼看双方要开始一场争辩,一个黑色的身影忽的从林中窜出,竟是张立去而复还。岳阳眼尖,迎上去道:“张立,你回来啦!你没事吧?怎么逃掉的?”

   
张立表情严肃,摆手道:“起码有三个野人在树上追随,那只野人见逃不掉,就将我扔了出去,幸亏我的飞索还在,否则……算了!先不说这些,强巴少爷,你们跟我来,我带你们去看点东西,就在前面不远。”

   
他一脸严肃地转身就走,几个人跟在后面,心中满是疑问。

   
“这……这是?”

   
岳阳惊讶的看着前方,其余几人也一样。

   
这是一片长在巨树丛中的灌木,带刺的植物约有十来米高,一块巨大的布幅搭在上面,已经破碎了,但仍可看出是降落伞。

   
卓木强道:“走!我们进去看看”灌木丛林里荆棘丛生,怪异的植物浑身带刺儿,尖刺足有一米多长,一根根好似利剑,横在树与树之间,想要进入从林中,可是举步维艰,卓木强拿起大砍刀,用力劈砍,身后的人也大力劈削出一条路来,走到降落伞下方一看,跳伞者只剩白骨,根根可辨,初步判断为男性。

第五章 暗流涌动

   
胡杨队长仰头望去,透过密密麻麻的尖刺,透过更高的树冠层,隐约还能看到香巴拉那被灰色雾霾隐藏的出口。所有的人都是同样心思,看来,这位朋友,应该就是从那雪山顶上勇敢跳下来的。他没有跌入海里,但同样失去了生命。

   
岳阳从地上拾起一缕碎步,用力扯了扯,道:“时间不会太久,这伞布还很结实。”

   
胡杨队长扫视林中,已经看不太清楚了,单还是肯定道:“没有留下别的东西,连工具包都没有。”

   
肖恩道:“伞降者不会背负太沉重的背包,首先不利于开伞,其次不利于控制。通常,他们会先将必须品捆绑上信号发射器一类的装置,进行空投,然后再根据发射器的位置伞降。”

   
赵祥淡淡道:“原来,我们不是唯一来到这里的人。”

   
张立道:“嗯,他们不止一人。”

   
谁都明白,在那雪山峰顶,没有人会愚蠢到独自往死神的怀抱里跳,应当和他们一样,至少也是一群人。如今才发现一个降落伞,说不定在别的地方还会再有发现。

   
“找…找到了。”岳阳趴在地上,小心地钻进尖刺林中,当他有些勉强地倒退出来时,手里多了一块被小珠链系着的不锈钢铭牌。

   
这是块有些像外国士兵表示身份的铭牌,上面刻着姓名,编码和时间。这个叫瓦尔德的男子,是1972年出生的。胡杨队长思索了片刻,回忆道:“我想起来了!瓦尔德他们是1991年失踪的!那年我正在进行珠峰科考,他们一共有20几个人,分作三个团队,好像是去征服西夏邦马峰,回来后就呈报有三人失踪,我们还参加了搜救工作,但是没有收获。”

   
岳阳说道:“原来是这样,看来那三位跳下来的勇士都没能发出资讯,后面的人只好放弃。”

   
除此以外,再没有新的发现。卓木强于是道:“走吧!返回营地,将今天发生的事告诉他们。”

   
回到营地,天已漆黑,将大致情况一细说,大家一商讨,那种大型灵长类生物在树上优势明显,树营反不如就地扎营更安全,每天晚上至少得有两个以上的人守夜,另外,营房的布局结构也要做调整,在周围增加一些简易的捕象椿和陷坑,只希望那种巨型生物不是夜行动物。

   
那名勇敢的伞降者,则给这群人带来了各种猜疑,既然不只一位伞降者,那么别的人呢?都掉到海里去了?还是说,在这与世隔绝的地方生存下来了?

   
可是,外界一直没有任何关于前往香巴拉通道的传闻。讨论下来,有三种情况可能造成此一结果:一是没有人活着走出去,二是出去了的人都对这段行程守口如瓶,最后一种情况是功课做得不够,因此没能查到更多的线索。

   
前两种情况都不是好资讯,但他们对这个地方的了解也太少,因此无法得出正确结论。最后还是亚拉法师提出,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如果运气够好,真能发现留在这层平台的村落和村民,应该可以了解到更多。

   
深夜,一个不为人所察觉的角落,出现一个人影。

   
那人用一只手握着一枚比子弹略小的仪器,像一颗螺钉,轻轻一摁,仪器闪了闪。握着仪器的人知道,这枚信号发射器已经开始有规律地向外界发射无线电波了。他没有犹豫,将那东西小心地掩埋起来,转身离开。放仪器的人影刚离开,又有另一道人影出现。

   
此人来到掩藏仪器的地方,将它掘出,重新将土埋好。按了一按,关掉信号发射器后,将那螺钉放进了自己的口袋。

   
西藏,无人区。

   
一辆经过改装的卫星接收车内,急促的警铃响起,将车内熟睡的虬髯大汉惊醒。他看了看那好似雷达的萤幕,赶紧拿起手机。

    拉萨。

   
马索将手机递给莫金,莫金低声询问了几句,一抹得意的笑容浮现在脸上:“他们终于到了!”随即打开手提电脑,接上网路,电子地图资料传输了过来。

   
看着老板笑容,马索也兴奋起来:“在哪里?”

   
莫金道:“距离我们上次登顶的地方,仅有六十公里不到。”

   
“啊!”马索惊讶地说道:“这么说,我们上次去的地方大致正确啊!真是没想到!可是,怎么会呢?老板,那么多支队伍丧生在那山头附近,是不是再等一等?我怕他们故意……”

   
莫金道:“不!你不明白,那张地图原本就是真的。还记得我告诉过你什么吗?两张图将指向同一目的。冥河的可怕,在于无边的黑暗和汹涌的暗流,雪山的可怕,则是山头的大雾和让一切电子仪器失灵的强磁场,不管选择哪条路,都不可能轻易抵达。如今有了坐标,就可以伞降了。真是愚蠢!那么多支队伍登顶,可当中究竟有几支队伍选的是另一方向?山的那头是生,这头是死,跨过此门中人,需要放弃一切希望。难怪一直没有人成功,原因竟然在这里!”

   
他急迫地打电话通知索瑞斯:“嗨!卡恩,我的老友,请你赶快来西藏!哦不!我们在加德满都见面。带好你的全部研究成果吧!这次,可得给他们一些颜色瞧瞧。”

   
按照香巴拉密光宝鉴提供的指向,在第二层平台,方向与第一层平台相反,必须自右向左走,抵达边缘附近时,才有更上层的路。如果比例正确,通过第二层平台所需花的时间估计是第一层路径的三倍,几乎纵向直穿整个香巴拉。

   
通过一路勘察周围的生物形态,发现所有的昆虫类动物体型有急速缩小趋势。肖恩解释说,这是生物进化的一个过程,拥有外骨骼的昆虫在体型增加到一定大小之后必然停滞,新生的内骨骼生物则可以更加庞大。此时,昆虫已经从猎食者转变为被猎食者,体积较小者目标较小,拥有更多存活下去的机会,一切都是为了生存。

   
沿着第二层平台边缘前进,刚开始,除了见到体积日益缩小的昆虫,几乎没有大型生物出现。一方面是边缘地带容易坍塌,平台边的岩层十分薄,显然承受不住大型生物的重量,另一方面是这里的树木渐渐稀少。第二层平台不仅由两翼向中部倾斜,边缘也向平台深处倾斜,没有水的地方,植被无法生存,露出光秃秃的红色岩体,峦叠起伏,像怪兽红褐色的背脊。

   
如此走了四五日,右侧的灌木愈发矮小。

   
这天休息时,一行人碰到一群奇怪的生物,他们有着长长的脖颈、肥硕的身体和粗健有力的细腿,看起来像一人来高的鹅。这群生物聚集成群,拦在卓木强等人前进的路上,根本不畏惧,怡然自得地在岩缝里啄食,或在岩石上磨尖自己的嘴。

   
“鸵鸟!”岳阳第一眼就叫了起来。那种动物,确实太像鸵鸟了,只是颈项上披着厚厚的羽毛。

   
肖恩从卓木强那里接过电脑,查阅道:“不,肯定不是!我记得有一种古生物很像鸵鸟,叫什么来着……似鸟龙,对!就是似鸟龙!你们看,这是科学家根据似鸟龙骨骼还原的3d图,如何?”

   
大家对比着3d图像,是和眼前的生物有七八分像,就是头部有些差异。

   
这时,一只似鸟龙探头探脑地走了过来,歪着脖子打量起这郡陌生人,待走到卓木强面前,眼睛忽然一亮,瞪得浑圆,接着,做出极其怪异的举动来。

   
只见它极力张开了羽翼,两只无法飞翔的小翅膀像两把扇子,尾羽也尽量展开,随后,细长的双腿交叉横移,就像在跳芭蕾一般。左三步,蹬蹬蹬,右三步,蹬蹬蹬。向左移的时候就收起左边的翅膀,展开右翼,向右移时则反过来。如此反复,在卓木强的面前欢快轻盈地舞蹈着。

   
一行人看得目瞪口呆,岳阳不解道:“这……这是在干什么?”

   
肖恩结巴道:“这……这好像是,求爱的舞蹈……”

   
“啊!”岳阳明白了,“看来,强巴少爷风采不减当年啊!”

   
卓木强噎得说不出话。

   
很快的,其余的似鸟龙全停止了磨嘴霍霍的举动,转而把注意力集中在那头舞蹈的似鸟龙和卓木强身上。

   
巴桑不禁握起了枪,胡杨队长道:“这又是哪一出?”

   
肖恩疑惑地说道:“整个族群都看过来了,难道说……这只似鸟龙,是整个群落的女性首领?”

   
张立感叹道:“爱情的魔力太伟大了,不仅可以跨越国界和年龄,连物种也被跨越了!”顿了顿,似乎想起什么,又道:“不过,在强巴少爷面前大胆示爱的,好像不是青蛙,就是恐龙……嗷!”最后那一声,却是唐敏在他背后狠狠地踢了一脚,连吕竞男也忍俊不禁。

   
肖恩忽然转动眼珠,对大家道:“想不想找代步工具?”

   
岳阳反应最快,追问道:“你是说……这些似鸟龙可以骑?”

   
胡杨队长也道:“我想起来了,在非洲,一些部落会用鸵鸟来当代步工具,就像我们骑马一样。这些似鸟龙和鸵鸟这么像,腿又比鸵鸟粗实,想来应该可以骑。只不过,要经过驯养才行吧!”

   
张立信心满满道:“没问题!强巴少爷最擅长的就是和动物打交道,特别是雌性动物,没有他搞不定的。”

   
岳阳在一旁大声响应。

   
当然,他们最终没能骑上似鸟龙,不过这段行程中的小插曲,让所有人津津乐道了好几天。很多年后,岳阳再回想起,仍是乐不可支。

   
这支队伍,在一片野兽横行、不见人烟的森林中踽踽前行,一路拾掇着小小的趣事,抛却恐惧和疲惫,暂忘沉痛和忧伤。用岳阳的话来说,既然不管多么悲痛也要向前,那,为什么不快乐地走呢?

★前六部电子书推荐下载:《藏地密码》第1-6部全本精编版,PDF电子书下载

《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四部分 第二层平台(上)

《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三部分 朝向森林深处 下

《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三部分 朝向森林深处 上

《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二部分 真正的天堂(下)

《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二部分 真正的天堂(上)

《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一部分 纯真年代 (下)

《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一部分 纯真年代 (上)

《藏地密码》7 第六部分 向光而行 (下)

《藏地密码》7 第六部分 向光而行 (上)

《藏地密码》7 第五部分 (下)

《藏地密码》7 第五部分 (上)

《藏地密码》7 第四部分 黑暗中的漂流

《藏地密码》7  第三部分 地狱里的第二日

《藏地密码》7  第二部分 冥河之路
《藏地密码》7  第一部分 彼岸花开,此岸忧伤

《藏地密码》第1-6部全本精编版,PDF电子书下载

电子书《藏地密码》第1-6部全本,PDF下载

《藏地密码》(1-141)章PDF下载统计

藏地何马最热门小说《藏地密码》(1-141)章PDF下载

历史上的今天

2016年:悼念杨绛先生(26条评论)

2015年:多看阅读书摘合集(16)(39条评论)

2014年:童年电视剧《小侠龙旋风》(41条评论)

2012年:快乐星期天207期:一周美女秀专辑(18)(76条评论)

2008年:好莱坞女星莎朗·斯通关于四川地震的无耻言论(0条评论)

2006年:今天要早睡(0条评论)

2006年:[推荐]闾丘露薇:为什麽都是大房子(0条评论)

2006年:雨,还在下...(0条评论)

2006年:把自己的BLOG登陆到Blog搜索引擎(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

您的邮箱 *

您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