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五部分 正面交锋(上)

时间: 2009-05-28 / 分类: 收藏推荐 / 浏览次数: 2,917 / 0个评论 发表评论

第一章 摊牌

   
转眼之间,已是来到第二层平台的第十日。

   
当此时,他们接连三天没发现溪流,备用水也快用完了。队伍不得不离开边缘,向深处走,幸好由边缘向平台内走入近十公里,便发现了一个可以取用水的池塘。

   
这是一片低洼地,有无数看不见明显水流的暗溪流入,面积大概四五平方公里。

   
成员们对行程出现了分歧,肖恩认为,附近没有明显的水源,这地方有可能是怪兽们的聚居区,取到足够的水之后,应该马上撤离,但大多数人认为,眼下天色已晚,就算撤离也不可能回到平台边缘,同样需要在密林中宿营。与其在密林中与怪兽遭遇,还不如守着水塘,起码明天可以带走更多的饮用水。

   
从水塘边缘的勘测结果看,没有发现大型生物的脚印和尸骨,甚至没有发现生物活动的迹象,水塘里也是一片平静。吕竞男初步判断,没有怪兽出没,至少最近几日不曾有过,周围也不太可能有大群的生物存在。

   
就此,岳阳做出几点推论:其一,这个水塘只是临时形成的,诸如三层平台或这第二层平台的一场大雨,暗溪汇集在低洼处而形成水塘,一旦雨停下,很快就会消失。其二,汇集成水塘的暗溪在别的地方露出地表,那些地方取水更为方便,所以周围的生物不会聚集于此,只是偶尔来。其三,周围存在着一两只可怕地终极猎食者,这里成为他们的私有水塘,别的生物自然不敢靠近。至于没有留下痕迹,则是因为地上的泥很软,就算有足迹也很快就会消失,死亡后的尸骨则沉入了泥下面。如果岳阳的推论正确,待在水塘边不仅没有危险,反而还相对安全。张立认为,就算有恐怖的终极猎食者存在,只需要像以往一样,布置几个简易装置,便于发现和警报就足够了。更何况他们有威力巨大的武器,专为对付终极猎食者而准备的。

   
支持肖恩观点的只有巴桑,他的理由很简单,这个水塘太安静了,安静的不寻常,甚至有些诡异。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不赞成在此扎营。

   
要在理性和感性之间做出抉择稍有难度。没有人怀疑肖恩的理论和巴桑的直觉,可也同样没有人对岳阳和吕竞男的观点提出反驳。更主要的是,对连续多日缺水的人而言,眼前这个水塘简直就是一个诱惑,太难以抗拒了。

   
张立见大家犹豫不决,进一步提出更加完善的陷阱防御体系,他会在宿营地周围,水塘旁边,挖出一个直径五米以上的圆形隔离沟,里头堆放易燃的木料,反正这里最不缺的就是木材。以汽油为引,碰上紧急情况,只要点燃火油,便形成绝对屏蔽。

   
听了张立的陈述,胡杨队长加入了支持的行列,赵祥自然和岳阳紧紧联系在一起,而对唐敏和吕竞男来说,水塘还有一个重大的好处——可以洗澡。虽然已经习惯了奔波在尘土之间,终日与沼泽为伴,但天性使然,如果可以洗澡却不得不错过,那比杀了她们还难受。汗水浸湿衣服,像一块粘满胶水的毛巾搭在身上,冷冰冰、滑腻腻的感觉,无疑比遭受到怪兽更让她们感到可怕,特别还是在卓木强的身边更加致命。

   
两派势力中,巴桑和肖恩显然落于下风,他们甚至没有讨论的资格,局势完全是一面倒。唯一不为所动的只有亚拉法师,作为密修者,适应各种环境下的生存,是最基本的要求。最终,卓木强决定在此安营扎寨,并让岳阳带人去巡视四周。

   
张立忙着布置机关,岳阳便叫上了赵祥。不过,这次岳阳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在营地周围一百米半径活动,而是带着赵祥渐渐远离营地。他似乎根本没注意到倾斜的巨树和被压塌的灌木丛,心思放在了别的地方。

   
林间阴暗冰冷,无孔不入的风令巨大的树发出了战栗的沙沙声响,令人不自觉的想要收拢衣领。地面布满了树根和草藤,此外便是积水的水洼。岳阳和赵祥一前一后从湿滑的泥地上踏过,纷乱的脚步声在幽寂的密林里弹奏起单调的鼓曲,急促而压抑。

   
赵祥没察觉岳阳的变化,只是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不住询问。“嗨!岳阳,我们好像离营地太远了。”

   
“不远,我在测量着。”

   
“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怎么一直往前走?再走就到第三层平台的下面了!那是阴影区,会不会太危险了?”

   
“恩,走就是了。”

   
“岳阳,你看,这些树怎么会歪了?这些树根全翘了起来!奇怪!这么大的树,难道是风刮歪的?”

    “恩。”

   
“这地方怎么坑坑洼洼的?到处都是小水塘,要是跌一跤,我可没衣服换啊!岳阳,你还有衣服换吗?”

    “没有。”

   
“够了吧!我们走了这么远了,还没有发现一只大型动物,是不是该绕着营地转一圈呢?你今天怎么搞的?老朝着一个方向走,也不告诉我你发现了什么。”

   
岳阳停了下来,回身。

   
赵祥盯着地面道:“岳阳,你看,这个水洼的性状好奇怪,怎么看像脚印似的?”边说还边用手比划着长短,“哇!如果是脚印,那家伙块头可够大的,我们不会遇到什么三层楼高的怪兽吧?啊呸呸呸!幸好我不是张立那个乌鸦嘴!”

   
望着他,岳阳迟疑了一番,终于缓缓道:“瘦子,我……”

   
赵祥猛然道:“有动静!”

   
一阵细碎声响传来,岳阳扭头一看,一只两腿直立行走的小型蜥蜴样生物从灌木丛下方跑出来,警惕地盯着两个巨大的不速之客。赵祥快步追赶几步,笑道:“蜥蜴!不会吧?这个头还没有我的德国教授养的那条变色龙大,难道就是传说中人类的祖先?哈哈哈!看来应该捕捉回去,让肖恩鉴定鉴定。”

   
那只小蜥蜴似乎感应到危险,迅速无比地蹿回了灌木丛。岳阳收回视线,盯着赵祥道:“瘦子,我问你,这几天晚上,你在干什么?”“什么?什么干什么?除了守夜,就是睡觉啦!”赵祥好像有些不敢正视岳阳,慵懒的斜靠在一块泥灰色岩石上。

   
岳阳没说什么,从口袋里抓出了一把子弹样式的信号发射器,一粒一粒洒在地上,最后在手心留了一枚,向赵祥摊开,“自从那晚在大岩壁上,看到了香巴拉的顶峰容貌之后,没到晚上,你便想方设法地放上一枚信号发射器,到今天为止,一共十一枚,都在这里。能告诉我,是为什么吗?”

   
他的语气乍听很平静,细听却带一丝微微的颤音,目光渐渐变得凌厉。

   
赵祥没有回答,冷漠地反问道:“你监视我?”

   
岳阳道:“不错,在我能力所及的范围内,注意同行的每一个人,这就是教官交给我的任务,只是我没有想到,竟然是你……”

   
赵祥不再掩饰,桀骜的昂着头道:“不错,就是我!你打算怎么做?干掉我?”

   
岳阳皱眉道:“瘦子,你是为哪个组织服务的?”

   
赵祥笑道:“你又不是第一天当侦查兵,竟然会问这么愚蠢的问题!嘿!我们出生入死为了什么?教官交给你这个任务,你总不可能就怀疑我一个人吧!最后留下来漂流冥河的人里面,谁没有自己的目的?可不要告诉我,你能高尚到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人舍生忘死!你敢说你没有目的?只是大家的后台老板不同而已,对吧?今天你既然把事情点破了,那么好,我们把这件事情揭过去,如果后面我的人来了,我也给你留一份好处,怎么样?”

   
岳阳心中一寒,痛惜摇头道:“我曾经以为,我们是最要好的朋友,你不是一个会为了利益出卖朋友的人,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你在德国,究竟学了些什么?”他的眼神,好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赵祥苦笑道:“人总是在为了一些特定的利益而活,这就是人生的真谛。每个人都有他的价码,那就是人生的价值,你也脱不了这个圈子。我为了一个合适的价码而做自己该做的事情,我是拿命来换的。你知道,其实我并不想跟你冲突,可如果你真的已经忘记了曾经的情谊……”说着,手中的枪无声无息地举了起来。

   
“别傻了!”岳阳也擎起了枪,神态正气凛然,出枪的速度快了赵祥不少。他一手端着枪,一手捏着那枚发射器,说道:“通过高能粒子流产生变频脉冲,定时定向发送强电波信号,由同步卫星接收,再借地面中转站传送,很先进的办法,但是没有用!就算我没发现,就算我把它们留在那里,藏在你身后的人也得不到任何信号。你没有攀爬过头顶的雪山,所以不晓得那上面有奇怪的强磁场,一切与电磁有关的信号都会被吸收,你的信号根本就无法发送出去!你不要抱有幻想了,我向你保证,你的人不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他狠狠将手中的发射器弹出,赵祥脸色一变。

   
放缓了语气,岳阳又道:“不要这样,好不好?二条,你应该知道,我从来就没想过,有一天我们会持枪相对,我也从没想过要伤害你,今天之所以带你走了这么远,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回到队伍里,和大家一起前进吧!在这片原始森林,我们的力量极其弱小,为了生存,必须不断对抗周围的一切,何苦还要彼此相互斗争?我可以不把今天的事告诉任何人,只要你别再做出伤害大家利益的事。你问我怀着怎样的目的加入进来?告诉你,最开始,那只是我的任务,但到现在,这已经成为我的使命。在这个过程中,我的命,是被强巴少爷和其他队友冒死救回来的。四次,至少有四次,我应该死,但却还活着,这就是我在这里的原因!”

   
赵祥若有所语道:“为了报恩?”

   
岳阳鄙夷道:“你又错了。其实,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报恩什么的,只是和大家待在一起,感到很快乐、很充实,就这么简单。所有人的命运被捆绑在一起,笑对天灾人祸和一切强敌,不管遭遇多大的困难,只要在一起,就不会感到害怕。这段经历,将是我一生都无法忘却的,特别是当你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哪怕再微薄,也会比任何时候都清楚自身存在的价值,这种感觉,恐怕你从未有过吧!所以,我由衷希望,你能加入我们。在这片土地上,就目前为止,我们是唯一的人类了,怎么就不能放下所有的成见,团结起来呢?”

   
赵祥低头不语,手中的枪渐渐垂下。岳阳见状也放下了枪,不想突然之间,赵祥又端起枪来,这次,他比岳阳快。

   
“说得好像有些道理,还有些感人,但,正如你所言,我没有经历过你所谓的生死与共。如果你不把事情揭发出来,我们本来可以和平相处,但你揭穿了我,所以……”话虽如此,手中的扳机一时也无法狠心扣下。

   
对面的岳阳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赵祥。同时,竟然也举枪!

   
枪声响起,赵祥打中了岳阳拿枪的手,岳阳的子弹却打在了空处。赵祥愣了愣,岳阳没有打自己,他在打什么?

   
只听岳阳声嘶力竭地吼起来:“快跑啊!二条!”

第二章 三层楼高的怪物

   
赵祥还未明白过来,只感到一阵巨力由腰身传来,好像听到骨头大谬不然的声音,身体变得轻了。自己怎么会离地而起?那黑色的,是血吗?怎么红得发黑?

   
岳阳眼中,清楚看到一幅骇人的景象:赵祥身后的怪岩动了动,悄然无声地睁开一只铜铃大眼。他刚刚想发出警告,巨物已然张开大嘴,猛地一叼,将赵祥衔进嘴里,鲜血洒了一地。

   
那一枪击中了怪兽的面颊,怪兽吃痛,甩开赵祥的同时呼地站立起来,天色顿时一暗。那体积太可怕了,身高居然超过了十米左右的灌木丛!赵祥领先的那块巨岩,只是那家伙的头部!

   
岳阳为之一震,满脑子只有一个声音:“三层楼高的怪兽!三层楼高的怪兽……”

   
硕大的体型和森森利齿,立刻让他联想起侏罗纪的终极猎食者--暴龙!虽然眼前这生物和电影上见到的不太相似,但无疑是一种终极猎食者,有鳄鱼般的血盆大口,军刀般锐利的巨大犬齿,短而小的上肢,粗壮有力的后腿,以及一条长尾。

   
被那暴龙盯着,岳阳自然生出猎物般的胆颤,但此刻不能躲避。看了一眼赵祥被抛落的方向,咬紧了牙,一面开枪射击,一面用原子表求助。然而原子表没有回音,他这才想起,不妙!走得太远了!

   
子弹在暴龙身上绽起绿色的血浆,但这只让它更加愤怒,而无法致命。

   
庞然大物发出令人悚然的吼声,头一伏低,朝岳阳冲来。

   
感觉大地都在颤抖,岳阳被吓得愣了片刻,直到最后生死关头才醒过神,本能地往旁闪。暴龙收不住势子,直接往一株巨大的乔木撞去,“轰”的一声,巨树被那股蛮力撞得一颤,微微倾斜。

   
那家伙再度昂首巨吼,身体左右一摆,挤开两株巨树,向岳阳冲来。

   
岳阳握枪站在另一株直径数米的树后,手有些发抖,不住告诫自己:“冷静下来,岳阳,你必须冷静下来!那家伙除了体积大,没什么可怕的,没什么可怕的……你一定有办法通知强巴少爷,一定有办法……对了!吸引弹!”

   
大地一震,暴龙把岳阳藏身的巨树也挤到了一旁,岳阳暴露在空地上,只能祈祷吸引弹有效了。

   
暴龙怒气冲天地看着眼前这个给它的身体造成伤痛的两足小虫,必须将它放在嘴里慢慢磨碎,才能一泄心头之愤。突然,那小虫放出闪闪金光,竟然一分为二,金光发出令自己难以忍受的声响,朝另一边飞去。

   
噪音污染!这位猎食者被彻底激怒了,大吼着追了过去。

   
岳阳胸口兀自不住地起伏着,不敢有丝毫犹豫,刚才手发颤,吸引球没扔多远,在暴龙没回头前,必须通知强巴少爷等人,否则,自己和赵祥都逃不掉。

   
摸出一根小棍,轻轻一折,一阵紫红色烟雾滚滚升腾。他先将这根求生棒扔向另一个方向,随即用大树作掩护,向赵祥的位置摸去。

    营地。

   
卓木强刚和巴桑搭好了望台,从一株巨树上下来,便听一声惊天巨吼从巨木林中传来,大地颤动,跟着又是两声。

   
所有人都停下手中的活儿,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张立和吕竞男站在未完工的捕象桩旁,亚拉法师走过来说:“巨型生物,准备好武器。”

   
“巨型生物?”张立满脸疑惑,那吼叫的声音听起来很可怖没错,但是声音大未必体形就大。

   
亚拉法师似乎知道他在疑惑什么,又道:“大地在颤动,是很大的东西。”

   
“我怎么没感觉?”张立趴到地上。

   
卓木强望着那方向,轻轻道:“是岳阳他们离开的方向。”

   
唐敏放下手中柴火,拉拉他的衣袖,往远处一指道:“强巴,你看!”一柱紫烟在远方上空摇曳。

   
巴桑从了望台上跳了下来,离地不足二十米时手腕一扬,借飞索着陆,二话不说便去拿武器,显然也看到了烟幕。

   
“救生烟幕弹!快走,岳阳他们有危险了!”话不未说完,卓木强已经朝出事地点冲了去。“巴桑、亚拉法师、教官,带上武器跟我来!张立你们几个,赶紧把机关完成,上树隐蔽。”

   
“岳阳!岳阳!你们在哪里?回答我!”卓木强边跑边问,却迟迟没有回音,不由暗骂了一声:“该死。”

   
四人在丛林里飞奔,朝着烟幕散开的方向。

   
十来分钟后,吕竞男率先起疑,道:“岳阳怎么会走这么远?”

   
卓木强道:“不知道!但是直觉告诉我,他们的确在前面。”

   
亚拉法师忽然道:“停下。”

   
奔走中的四人说停就停,身形整齐,只见前方树丛里,钻出十来只小蜥蜴,就和岳阳他们看见的那种一模一样,四下打量了一番后,扭头又钻进了树木中。

   
亚拉法师淡淡道:“就在前面了,小心!”

   
周围突然传出轰轰巨响,整个树林都在颤动。巴桑将背后的爆破弹发射器取出,装上爆破弹。这套装置是张立自行组成的,仿德国铁拳,爆破弹也和铁拳一样,都只能用一次,这是他们最厉害的远距离攻坚重武器,专门用来预防超大型猛兽。卓木强等人则手持卡宾枪,,一左一右散开来。

   
没走几点,原子表嘟的响了,岳阳他们就在附近。卓木强低声问题:“岳阳,你们在哪里?”

   
岳阳回应道:“强巴少爷,我和瘦子在树丛里,我暂时没事,瘦子快不行了。是暴龙,瘦子被拦腰咬了一口,你们要小心。”

   
卓木强愕然:“什么?暴龙?”

   
岳阳道:“是的,大极了,三层楼那么高!它现在就在我们外面,你们要注意,子弹对它的伤害不大。

   
此时,卓木强他们也看到了那巨的身影。暴龙前面横七竖八躺着十几棵巨树,不知道是不是它狠狠撞倒的,岳阳和赵祥应该应在巨树的缝隙之中,而暴龙正用力推着那些倒伏的树干。

   
骤然见到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卓木强等人都是一惊。对这怪物来说,子弹的伤害,恐怕还没有灌木丛的尖刺可怕。

   
巴桑看了看肩扛的爆破弹,又看了看那暴龙的体积,摇头沙声道:“太大了。”爆破弹可以给那暴龙造成一定伤害,但能否致命,很难说。

   
卓木强道:“瞄准要害打。”

   
巴桑扭头,冷眼看着他问道:“要害在哪里?”

   
卓木强一愣,是啊!那怪兽有心脏吗?心脏是不是和人一样在胸口位置?还是在那硕大的肚子里?他略微有些懊恼没有带肖恩或是电脑出来,不过当时情况哪容多想?就算肖恩也未必知道。

   
吕竞男道:“头部。”

   
巴桑举着瞄了一阵,那暴龙正用头去擂动巨树,甩来甩去的。他无奈摇头道:“不行,动作太大了,我没把握。”爆破弹体形长而粗壮,巴桑就带了一枚,一旦落空,就再没有足以一击杀死暴龙的武器了。

   
正说着,那暴龙似乎有所警觉,回头瞄了一眼,卓木强他们马上伏低身体隐蔽。

   
过了片刻,听见岳阳道:“强巴少爷,那只暴龙好像走了。”

   
卓木强微微探头,道:“别动,它没走远,就守在外面等你们出来。我们已经到了,你照顾好赵祥,我让你们出来才出来。”

   
确实,暴龙没走,正一脸阴笑蹲守在巨树旁边。真没想到,长相如此原始的家伙,居然会玩欲擒故纵这一招。它似乎对卓木强这边也有所察觉,一只眼睛紧紧盯着草丛,另一只则瞟着树缝。

第三章 单挑暴龙

   
卓木强注意到,那头暴龙伸出好似蛇信一样的舌头,上头插着一把反光的刀具,显然是准备用舌头去裹岳阳他们时,被狠狠地来了一下,现在缩不回去了。这其实也是危险的信号,因为那种分叉的舌头相当于嗅觉器官和另一半眼睛,异常灵敏。空气中的陌生气味,估计已经暴露了他们的行踪。

   
巴桑的位置无法瞄准暴龙,吕竞男接过爆破弹发射器,架在肩上,趁着怪兽还未察觉出危险,略做瞄准,一下便扣动了扳机。

   
“通”的一声,爆破弹弹射而出。

   
虽然吕竞男瞄得精准,但这毕竟是张立手工组装的玩意儿,飞到了暴龙那里,却在暴龙的前臂附近炸开。

   
那怪兽一声嘶吼,站立起来,大地颤动,左前臂血肉模糊,却仍连皮带筋。并未全断,然没能造成致命一击。

   
暴龙负痛而起,朝着卓木强他们冲了过来。

    “快躲开!”

   
亚拉法师和卓木强,巴桑和吕竞男,四人分别朝左右两旁翻滚出去。暴龙巨大的头颅轰地撞开两棵巨树,凶神恶煞般盯着一左一右四只小虫。

   
巴桑、卓木强、吕竞男几乎同时开火,巴桑还朝着暴龙的巨嘴里扔了一枚手雷,不过暴龙将头一缩,那枚手雷掉在了地上,反而把趴下的四人弄了一头一脸的泥。

   
暴龙再度用力一挤,身体从树间隙挤了过来。此刻它心中怒火熊熊燃烧,决定新账旧账一起结算,大脚一踏,踩向卓木强,尾巴一甩,扫向吕竞男和巴桑,一张血盆大口,毫不犹豫地向亚拉法师咬去。

   
面对来势汹汹的暴龙,卓木强、巴桑、吕竞男三人一时只能躲避,但亚拉法师似乎无所惧怕,看准来势,突然返身,冲着身后仅隔数米的巨树直奔。

   
暴龙的速度迅捷无比,他也毫不逊色,就地一滚,险险避开暴龙的第一口,跟着又冲向巨树。暴龙头微微一抽,又是极若闪电的一口咬去。此时亚拉法师已到了巨树面前,并不停下,一脚蹬上树干,借助惯性,一步、两步、三步、四步……一共沿着树干蹬踏上升了七步距离,用力一蹬,顺势就是一个后空翻。

   
结果,暴龙啃了一嘴泥,亚拉法师则翻身站上了它的头顶。

   
暴龙明显感到头顶有个东西,猛晃脑袋,想把那东西摇下来去,可是亚拉法师双足就像木桩,纹丝不动。

   
暴龙又猛撞巨树,亚拉法师只是稍稍退了两步,依然牢牢站立。暴龙的前肢能抓到自身大部分地方,就是抓不着头顶,更何况还只剩下一只前臂?

   
见弄不下亚拉法师,暴龙又将注意力转向了其余三人。亚拉法师却抓住机会,突然伏身,铁拳捣向暴龙左眼,一击奏效。暴龙一声嘶吼,昂首直立,左眼眼眶中,红的、黑的、白的,各色浆汁渗了出来。待到它身形一顿,亚拉法师再度伏下身子,一手抓着暴龙眼眶上高高翘起的眉弓,另一手握拳,整条前臂都埋入了暴龙的眼内,弄瞎了它的一只眼睛。

   
暴龙又是阵阵嘶鸣,头颅猛甩,亚拉法师一手吊着暴龙眉弓,身体就像轻盈的雨燕,一摁一撑,又站回了头顶位置,无论怎样摇晃,只须或左或右、或前或后地挪移,就可以保持身体平衡。

   
然而这还没完,暴龙失去了视力,开始在树林里横冲乱撞。亚拉法师双手各握一枚手雷,拇指一挑,去掉插销,跟着手臂一展,灌入它已瞎的双眼。

   
做完这一切,他一个转身,前腿微伸,后腿微屈,顺着暴龙的背脊一溜下滑,就好似滑板运动员从U型槽的边缘俯冲而下,滑至一半时,手臂一扬,飞索射向前方巨树,身体顺势荡开。

   
亚拉法师刚绕到巨树背面,只听“嗡”的闷响,骨屑四溅,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和硝磺气息,暴龙的头颅被炸得像揭了盖的锅,巨大如山的躯体轰然倒地,只有四肢还在不住地屈伸抖动。

   
卓木强等人何曾见过这等场面?无不以敬若神明的目光看着亚拉法师。

   
早在暴龙发怒之初,他们就远远地避开来,单挑暴龙,想想就令人心寒。巴桑也磕了下巴,再看看卓木强,在俄罗斯群殴时,他曾以为,强巴当时的实力,或许已和亚拉法师有得拼,现在看来,还差得远呢!

   
暴龙倒下,第一批冲出来的竟然是那些小蜥蜴,总数约有百来只,蹦蹦跳跳地爬上尸体,大快朵颐,看着就像一条大肉虫上爬满了蚂蚁。

   
“岳阳!”终于脱离险境,卓木强顾不得眼前狰狞的场景,立刻想到了还藏在树里的岳阳和赵祥。

   
他们绕过暴龙的尸体,引起那些小蜥蜴一阵骚动,不过很快又平息下来。巴桑看着暴龙那还算完整的锯齿,立马想起曾插在他队友身上的那颗牙齿。

   
来到树缝旁,对暴龙来说算是树缝,对卓木强他们来说,还能算一条林间小道,只见岳阳坐在地上,手臂有伤,绑了衣襟止血,赵祥躺在他腿上,下半身和上半身赫然已分离,只剩一层皮连着。卓木强心中一沉,这样的情形,神仙难救,没想到赵祥还能撑到现在,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岳阳道:“瘦子发现了巨大的脚印和倒伏的巨树,我们一路追踪,是我大意了,我不该带着瘦子走这么远的。我根本就不该带他来的……”他的眼中尽显愧疚和悔恨,悲痛中,另有一些迷茫。

   
巴桑按了按岳阳的肩,示意他不要太过自责。

   
面无人色的赵祥,双眼无神,看着的不知是岳阳还是卓木强,抑或是天空,灰白的嘴唇翕动:“谢谢……这是,命。强巴少爷,我……没什么要说……的了,我最后只想听你唱歌,你能给我唱海……海阔……”

   
卓木强半蹲下去,轻声唱到:“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失去了理想,谁人都可以,哪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失去了理想,谁人都可以,哪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低沉浑厚的嗓音在林间远远飘散开来,苍茫却又豪迈的歌声在大地方回响。赵祥心满意足地合上了眼睛,亚拉法师随即念起超度亡灵的经文。

   
一只趴在暴龙尸体上的小蜥蜴直立起来,可很快便发现自己撕裂的肉条被同伴毫不客气地抢了去,立即低下身,义愤填膺地再撕下一块肉来。看来,欣赏音乐还是不比填饱肚子来的重要。

   
赵祥的遗体被抬回了营地,所有人都为岳阳这个爱唱歌的好友默哀。短暂的了解情况后,肖恩提出要去暴龙的尸体处看看,顺便看看那些小蜥蜴。张立安慰了岳阳几句,也表示要去看看,他知道,这种时候让岳阳和他的老战友单独处处更好。

   
巴桑带着胡杨队长等人寻找暴龙去了,岳阳一个人拿着把折叠锹,一铲一铲地刨了个坑来,一面挖着,一面回想。

   
“今天,我们为他们立碑。明天,谁来为我们刻字?”

   
这是刚到香巴拉的时候,在那尼玛堆前,赵祥亲口说的,没想到会这样快就应验。

   
与此同时,赵祥声色俱厉的另一句话,也让岳阳担心不已……

   
“最后留下来漂冥河的人里面,谁没有自己的目的?”

★前六部电子书推荐下载:《藏地密码》第1-6部全本精编版,PDF电子书下载

《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四部分 第二层平台(下)

《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四部分 第二层平台(上)

《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三部分 朝向森林深处 下

《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三部分 朝向森林深处 上

《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二部分 真正的天堂(下)

《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二部分 真正的天堂(上)

《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一部分 纯真年代 (下)

《藏地密码》7 香巴拉之夜 第一部分 纯真年代 (上)

《藏地密码》7 第六部分 向光而行 (下)

《藏地密码》7 第六部分 向光而行 (上)

《藏地密码》7 第五部分 (下)

《藏地密码》7 第五部分 (上)

《藏地密码》7 第四部分 黑暗中的漂流

《藏地密码》7  第三部分 地狱里的第二日

《藏地密码》7  第二部分 冥河之路
《藏地密码》7  第一部分 彼岸花开,此岸忧伤

《藏地密码》第1-6部全本精编版,PDF电子书下载

电子书《藏地密码》第1-6部全本,PDF下载

《藏地密码》(1-141)章PDF下载统计

藏地何马最热门小说《藏地密码》(1-141)章PDF下载

历史上的今天

2017年:理想与道德——评易中天《王安石变法》(10条评论)

2015年:病来如山倒(88条评论)

2014年:GJB7691-2012数字示波器检定规程(31条评论)

2013年:Thinkpad X230预装Win8降级到Win7(69条评论)

2011年:夜·济南(6条评论)

2011年:博客终于升级到Wordpress 3.X版本(112条评论)

2010年:如何保存整个页面用于离线阅读[译文136](54条评论)

2008年:Windows 7,还是别等了(0条评论)

2008年:ASP.NET:ListBox数据合并问题(0条评论)

2006年:一日行踪(0条评论)

2006年:看看我的UC在线时长吧^_^(2条评论)

2006年:今天是什么好日子?(0条评论)

2006年:可悲,为了看到闾丘露薇的文章,不得不注册凤凰博客(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

您的邮箱 *

您的网站